吳思慧打開手機的手電筒往裡頭一照,見到工廠地板上躺著一個人,嚇了一跳的吳思慧正打算拔腿就跑,便聽到一陣虛弱的人聲,空蕩的工廠造成的回聲,讓吳思慧摸不清楚聲音的遠近:

         「今天不營業!」

 

 

           離小曹起碼還有五六公尺,確能聞到對方嘴巴傳來的酒味,吳思慧只好硬著頭皮回答:

          「對不起,我吵到你休息了!我姓吳,是謝盈慧的同學,有急事想拜託你!」   吳思慧對著小曹深深掬了躬。

 

          「謝盈慧的同學!是怎樣!」語氣很不友善的小曹撐起身體坐了起來,狠狠盯著吳思慧。

 

             小曹腳步踉蹌地摸到電源開關打開廠內電燈,吳思慧這才注意到小曹的模樣,身上穿著好像好幾天沒換的衣物,滿臉的鬍渣,滿頭的亂髮,頭髮的髮油被燈光照著閃閃發亮,看得出好幾天沒洗澡洗頭,滿地酒瓶胡亂堆放在地上,還有垃圾食品的包裝紙、好幾盒沒吃剩的便當,以及散落一地的修車工具。

 

      妳來找我到底想要幹什麼?是小范叫妳來羞辱我的嗎?還是謝盈慧叫你來看我到底有沒有自殺殉情嗎?」小曹的口氣已經充滿了敵意。

 

           「小范?誰是小范?我是真的有事情想要麻煩妳的。」

 

            「范綱峰啊!既然妳也是他們的同學,應該認識。」小曹用很不屑的語氣。

 

                「嗯!你是說范班代嗎?我跟他完全不熟,是這樣啦!今天晚上是謝盈慧和范班代結婚的日子,我臨時有事情不能參加,我就想,之前謝盈慧曾經在曹老闆這邊打過工,如果你晚上會去喝喜酒的話,能否託你幫我把紅包帶去,真是不好意思!」吳思慧說得極為誠懇。

 

                 小曹盯著吳思慧,眼前這位女生,頭髮短短的,個頭不高,如果不仔細打扮,遠遠看過去絕對會被誤認成小男生,但如果只看她大大的雙眸,水汪剔透,眼神透露著女性特有的堅毅感,身材嬌小纖細討喜,要不是裹在中性甚至邋遢的衣物內,否則就曲線的勻稱度,簡直可說是縮小版的名模。

 

              「謝盈慧說,我只是她的老闆而已?」小曹嘆了一口氣。

 

                「她只對我說過在你這裡打工了半年多,你是個很nice的老闆!」聽出小曹話中有話的吳思慧也只能照著自己知道的事情說出。

 

「妳真的不知道,我和她在三個禮拜前還是男女朋友嗎?」

  

     吳思慧一聽整個人傻了,自己竟然冒失地找上新娘的前男友去幫自己包紅包,這簡直是在人家的傷口上抹鹽,自己的白目不小心鬧出糗事,吳思慧整個人愣在原地無法動彈。

 

     看吳思慧一臉驚惶失措的模樣,應該不是故意來找碴的,小曹的語氣變得比較柔和:「算了!不知者不罪!」說完後從冰箱取出兩瓶啤酒,一瓶遞給吳思慧。

 

     「曹老闆,對不起!我向你賠不是!」偶爾會接酒促小姐兼差工作的吳思慧說完後一飲而盡。

 

      「所以,你就在這裡借酒澆愁?」擅長陪陌生人喝酒聊天的她,啤酒一下肚,酒國解語花的身分立刻上身。

 

       「是謝盈慧甩掉你的嗎?」

 

    小曹雙手掩面,長嘆一聲。

 

       「能告訴我,你和她發生什麼事情嗎?」

 

           當男人被女人甩掉時,總是會經歷幾個階段。

 

            第一階段是不可置信、極力挽救,處理不好的話會淪為社會新聞常見的那種報復恐怖情人。

 

            第二階段是麻木不仁時期,這時候男人在人前會展現出近乎愚昧的樂觀和聳聳肩一副誰在乎呀的姿態,但人後會躲起來一個人喝悶酒,健康一點的人會瘋狂運動或旅行,處理不好的話會造成心理疾病,一輩子害怕女人,或從此把女人當成玩物遊戲人生。

 

              到了最後的第三階段,悶悶不樂的男人會想到處找人談話解鬱,若有人可以聊就還好,最怕沒人可以聊,從此個性變得陰沉嚴重影響人際關係。

 

            小曹似乎很快地進入第三階段,對著這位冒冒失失闖進來的陌生女人滔滔不絕地說了起來。

 

        愛情這東西,或許可以算計什麼時候開始,但永遠不知道它什麼時候會走,說來殘忍,卻是千真萬確的事實,每一段愛情的第一秒,其實就已一步步走向終點,所有愛情遲早會走到消失、醜陋的一天。」小曹有點悲觀。

 

           從不曾談過、更不敢嘗試戀愛的吳思慧不懂愛情,但她卻見多了借酒澆愁的失戀男女:「我知道你的感受,你想要對她生氣!你只是想要她提出一個更能說服自己的藉口!你只是生氣著沒有機會與她當面說清楚!你只是無法面對生命中從此不再有她的空蕩日子!」

 

        被拋棄不算多慘,最糟糕的是缺乏支配權,如果能支配何在什麼時候,或什麼方式別人拋棄,那事情便不會那麼糟,謝盈慧用一通簡訊宣布分手的方式,說才太過殘忍。

 

        「所以,你也認為我不買房子這件事情,只是她分手的藉口。」小曹始終不相信,不過就是打算晚一點買房子,怎麼可能無限上綱到摧毀七年的愛情。

 

         「不!既然我們只是陌生人,我也不想講好聽的話來刻意安慰你,你不買房子這件事情,我想就算不是百分之百的分手原因,起碼也占了七八成,除非你搞了什麼外遇劈腿犯罪吸毒。」 吳思慧說著。

  

          「許多女人要的是避風港,而不是想和男人一起遨遊探險,你的夢想很棒,我相信會成功,她應該也認為你會成功,然而,在男人遨遊冒險患難之前,應該先給女人一個小港口,至於男人要怎麼探索世界,女人就管不著啦!」為了背房貸忍受貧窮、忍受毫無品質的生活、忍受自甘墮落、忍受犧牲愛情,為了背房貸咬緊牙關努力生活的吳思慧,價值觀當然和小曹南轅北轍,內心上自然認定同學謝盈慧的選擇並沒有什麼不妥,只是分手的方法手段與過程太過粗糙不近人情罷了。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