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錢怎麼不見啦?一本幽默又自省的理財處世書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435731

凡是在連載小說"新浮生"文章搶得頭香者就送上述新書一本,但頭香中需要寫明"黃國華6/20將要出版人生遊記三大冊",且一人只能搶一次,重複的或是沒有載明的就把獎品順延到搶到二香者......

 新浮生(一)

       新浮生(二)

        新浮生(三)

       新浮生(四)

      新浮生(五)

      新浮生(六)

      新浮生(七)

      新浮生(八)

      新浮生(九)

     新浮生(十)

     新浮生(十一)

     新浮生(十二)

     新浮生(十三)

     新浮生(十四)


        工作的開始並非她想像中的容易,但是她很認真的學習著。她的工作是屬於內勤單位,舉凡外勤業務的一切資料搜尋,製作,規劃。因為不熟悉的延誤,因為不甚明瞭的失誤而引起的責備,漫罵再再影響挫折著她的心境。她咬著牙,她知道她經不起失敗,事業也許是她未來的依歸了。半年後她已經是個耀眼的工作人員了,她用心的搜尋資料,創新的規劃,製作讓她的主考官組長伊特大力的賞識著。這其間他們單位的最高長官保羅,總有意無意的視查她的單位。保羅喜歡斜靠在她的辦公桌組合牆上,帶著嚴肅的面容詢問著她的工作想法。她竊喜於他的額外關懷,她甚至是期盼著他的隨時出現。她開始沉醉於和他之間滔滔不絕的辯談,她覺得她的思想,人生的意義獲得舒發,獲得某個人的認同,激賞,雖然他的眼神有時會帶著一種輕佻的縱容,但是陶醉的她失去辨識真相的能力,她試圖說服自己那是一種魅力的表徵。


        伊特是個溫和的主管,典型的美國中產上班族,褐色的頭髮褐色的眼睛,高大的身材卻有一顆柔軟的心。用著軟性溫情的手腕帶領著一個約40人左右的小組。公司的編制將美國本土分成五大區域,總公司掌控著所有的規劃,設計,整合,解說。他們的區域是屬於中部大芝加哥周邊地區,由於隸屬豐饒的工業區域顯得忙碌異常。她在進入公司一年後嚴然已經蛻變成為一個精明的上班族,她開始顯現自身的特質,積極,精確,不拖泥帶水。她的各種特質倒是彌補了伊特的一些個性上的軟弱,她明確的掌握伊特的思考角度及個性上的柔軟程度,總能軟硬兼施,連哄帶騙的說服伊特接受她的企劃。在她們的單位裡東方人並不多,她也不想引人注目,她讓自己完美精確的企劃由伊特署名部門作業,從不邀功也不爭寵;然而她清楚伊特是完全的在她掌握之中。她小心翼翼的掩飾自己的銳利,總是笑臉迎人,適時的贊賞他人及時的談笑風生讓她異常的受到歡迎。這其間她開始和保羅發展起一種超越長官與部署之間的情感,她漸漸的把視正申為靈聖的感覺移轉到保羅的身上,她始終保持最高層次的靈性追求。她勤於讀書,探討新知,接觸藝術,她總有各種新鮮的話題,思想評判和他侃侃而談,她知道保羅深深的被她吸引就像以前和她相處的正申。


         保羅開始有了一些親密的舉止,她常常發現一些小禮物的出現;她的生日,情人節更是大把的花招搖的送進辦公室,嚇的她趕忙澄清是老公的愛心。他開始在談話的時候把他的手靠攏在她的肩膀上,離開的時候總會出其不意的輕吻她的耳朵或是臉頰。

  隨時響起的內線『嘿,甜心沒什麼事,只想聽妳的聲音!』
  『晚上有個很棒的音樂會婀』
  『喜歡我的小禮物嗎?』
  『妳今天香甜極了!』

  她警覺到事態的變化,她知道那些老外對肉體慾望的隨意,但這卻是她最堅強的防線她熟知辦公室內隨意交集的婚外情,她警惕自己如果一時的失疏會讓她失去所有,她承受不起失去軒的危險。伊特把所有的事看在眼裡,他會用他褐色的眼睛誠懇的看著她說:『妳要小心他!』她開始有計劃性的規避他,她減少她的言談,她想辦法歸還他的小禮物,她鄭重的拒絕他的邀請並強調下班準時回家是她先生答應她出來工作的唯一條件。而事實上這唯一的條件也是正申撂下最嚴厲的妥協。在她搬至書房一個月後的一天正申暴發了怒火,他指責她忘了她仍然是她的妻子,並要她遵循不得打亂家中的正常運行。她回到他的床上,努力的總在他回到家的前一刻回到家烹調他喜愛的餐點,她知道挑起無謂的糾紛是沒意義的,她瞭解戰爭的真正勝利是在於內心的完全臣服。

        公司裡無可避免的騷動終究引爆開來。保羅明顯的不滿於她的閃爍迴避,開始正面的襲擊。這天她接到的內線要她直接到他辦公室說明一個企劃案。她支吾的解釋著那是我們小組的專案企劃,伊特才是瞭解全盤腹案的人

  『伊特會給你通盤透徹的解說的』她小心謹慎的回著話。
  他在電話裡突然暴跳如雷的吼叫起來:『我要的是妳的直接解說,妳馬上給我過來!』他摔了電話。

  她有點驚慌回頭求助的看著房間裡的伊特,伊特走了過來看著她拍拍她的肩膀說:『我陪妳過去!』當他們同時出現在保羅房間的時候,完全顯露了他的暴戾,他震怒的咆哮著說他知道那是她的專案並命令他即刻退出,伊特青白著臉僵持著;她擔心他可能對伊特的某些失控行為她請求他立即離開,她看著伊特流露出鎮靜,堅定的眼神,伊特憤然的退出。她從容的坐進那張她曾經降服過他的椅子上安靜的凝視著他。

  他用因盛怒而抹上一縷墨綠的眼珠子瞪視著她。『妳不識好歹!』
  他從牙齒間併裂出嘶嘶的寒意。『不,我對你的敬意始終保持和你第一次面試我時一樣!』 

  『妳態度的改變讓我懷疑妳的敬意!再說敬意是一般員工該有的態度,妳知道的我從來不待妳如一般員工!』他站了起來走到她坐椅前蹲下來兩隻手分靠在扶手上圍攏著她。
  『你知道嗎你生氣時的眼睛是可怕的墨綠色,我記得牠應該是清澈的天藍色!』她微笑著說。

  『妳微笑的時候是我最難抗拒的時候,是引發我某種慾念的致命傷,我該怎麼辦呢?』他也微笑了起來,眼中的墨綠開始潰散。
  『有些東西只適合欣賞,遠遠的看著充滿了魔幻的美,一旦握在手中一不小心就會看穿牠的虛幻,捏碎牠的魔幻!』

  『懂得欣賞的人才沒有辦法抵抗擁有的慾望,我對於擁有一向是非常小心的』他的眼睛笑的像太陽照射下閃耀的藍寶石耀眼的懾人,讓人拿不準抵抗的方向。他的唇迅速的吻上她的唇,她下意識的抵抗起來。他的雙臂像鐵鍊一樣的鍊住她的身體,他輕易的讓他們扭倒在地毯上。他的舌狂熱的探索她的唇,她頑固的閉緊牙齒,他的手在她的身體浮游著,『寶貝,放輕鬆我會讓妳愛死我的』他的身體激烈的磨擦著她的身體。

  她的腦中想起軒,又想起正申,她知道她必須維護某種無形的東西。她幾乎是尖叫的說:『聽我說!聽我說!』

  他驚訝於她兇猛的抗拒,他推開她憤怒的問道:『妳怎麼回事?妳以往表現出來的並不是討厭我不是嗎?』

  『保羅,是真的我從來沒有討厭過你,我對你是有很深情感的!』她坐了起來幾乎是哭出來的喊叫著。他躺在地毯上一幅不可思議的模樣看著她。

  『你在我的心目中像心靈上的一座神龕裡的聖靈,悲傷的時候,低潮的時候,愉快的時候,我可以隨時打開小小的罩門傾談,申訴,告解;你總啟發我的心靈,給我力量讓我安靜,自在,一無所求的甘於無聊的婚姻生活,平靜的做個守護家園的人,這就是我對你的情感,龐大的,深奧的無可捉摸。』

  『妳在跟我談神話嗎?我對妳有這麼大的力量嗎?』他坐了起來手放在岔開的雙腳上歪著頭帶著玩笑般的面容。

  『你有的!你的魅力在我的心中已經昇華成一種像溺水中抓住的生機,我不無謂的掙扎,我安靜的倚尉著你,期待你引領我安全的避開這誘惑罪惡之海。』

  『為什麼是我呢?我絕對不是什麼正人君子之類的人!』

  『你的確不是什麼正人君子之流,你的蜚聞在公司間流竄,你的魅力所向披靡多麼輕易就能征服人心呀!』

  『妳也被征服了嗎?』他略帶尷尬的笑著。
  『我當然被征服了,剛開始對你的特別眷顧只能用驚嚇來形容,後來簡直是變成偷窺狂一樣的追尋你的行蹤。那股熱潮猛烈的燃燒著幾乎淹沒了我,但是我沒有向你伸出我的手。我知道你的玩世不恭,永遠在侵略永遠在放棄。』
  『妳又要開始分析我了?!』

  『不,我要告訴你一個新生命的長成。我和先生搞不好,但是他具備了最值得我忍耐的特質:忠誠。我曾經非常非常的愛他,雖然我說”曾經”但就算現在我也不會一口否定我的愛。那段癲狂迷魂的日子,我知道我不可能保有你,我也不願因無謂的放任而危害家庭;我學會了沉思,靜坐,閔想。在閔想中轉換你的身份,激情,傾吐,申訴,丈夫與情人的交替倒也幫我安然的渡過那段難纏的日子。現在我和先生還是搞不好,但是我很滿意你在我心中建立起來的神像,因為有你的存在讓我變得更踏實勇敢。』

  他噓了一口氣:『妳讓我變成神父的感覺!』

  他低頭苦笑:『嘿,妳的先生是個怪胎?』

  『人永遠追憶失去的東西,那永遠是目前擁有的無可比擬的!』他低頭沉思了一會轉過身來伸出雙手:『我親愛的小靈修女擁抱一下好嗎?』她投入他的懷抱。

  他輕輕的吻了一下她的臉頰在耳邊說:『對不起!』她也輕輕的回了一句:『謝謝你!』

  他放開她聳聳肩鄒著眉帶著笑說:『答應我,我永遠是佔妳心目中的第一位置的好朋友!』

  她回答:『你永遠是的!』

  他站了起來扶起她攏攏她的衣服:『告訴伊特他的企劃案棒極了!』

  她微笑著拿起檔案準備離開,走到門口遲疑了一下回過頭看著他說:『保羅,我建議你如果你真的迫不及待的想在你的辦公室內做一些愛做的事,最好是把你家人的照片蓋起來,我向來都是和我的小孩心有靈犀一點通的,當然了我以好朋友的立場提醒你”忠誠”真的是一種美德,你很難維持但試試看好嗎?』

        她走出門的時候發現伊特等在不遠處,他焦急的迎向她:『那個混球做了什麼事嗎?』

  她笑開了臉說:『那個混球說你的企劃棒極了!』

  一臉鄂然的伊特直呼:『怎麼可能?怎麼可能?他一向對我很挑剔的!』

  『世事難料不是嗎?』

  往後的一年內保羅昇調亞洲區的總裁,準備前往新加坡履新。伊特被指定接替他的位置。當保羅親自來傳遞這個指令時伊特簡直是驚嚇呆了。在歡聲雷動的掌聲中,保羅高聲的祝福他並向所有組員簡短的演說:『伊特的成功歸功於你們這些優秀的同事,勤奮,精確,敏銳,最重要的就是對伊特的”忠誠”,他應得的!』她看到他傳送來的眼神,她覺得安慰但更深的不捨。她的生活再次歸零。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