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重點:

1.        行政院主計處甫完成的預測報告顯示,受就業不安定感漸升及卡債風暴後續影響,我國今年儲蓄率將升至二八.九%,明年直逼三○%,創下一九九○年以來最高。

 

2.        主計處依據當前國內外情勢評估,今年上半年民間消費僅成長二.三%,略低於原來的預測…….加上在全球化經濟競爭下,許多人對前景的不安定感與日俱增,因此未雨綢繆而多儲蓄、少消費的情況日趨普遍,而這正是國民儲蓄率在今年升至二八.九%的主因。

 

3.        經建會高層表示,不僅台灣,像日本、香港、德國及中國大陸的儲蓄率都在提升,這是因為全球化經濟下,就業的不安定感升高,中產階級擔心M型社會到來,因此消費動能不若一九九○年代成長這麼快,短期間這個趨勢不會改變。

 

4.        經建會官員表示,國內投資不足也是受全球化影響。事實上,許多企業近年投資仍持續增加,只是普遍有對外投資高於對內投資的現象,隨著今年第二季半導體大廠的投資,國內投資已有些改善,主計處雖然預測明年超額儲蓄率達八.九四%,但隨著半導體產業景氣的擴張,研判明年超額儲蓄應該會比主計處所估的低一點。

 

 

 

試著解讀新聞:

你是不是一看到新聞標題和內容,就會覺得消費少,儲蓄率高,代表景氣未來大家預期趨緩或走下坡,所以不敢花錢,景氣將沒有動能呢?

 

仔細一看,這裡所謂的「超額儲蓄」是指儲蓄減投資,最主要是反映投資的不足,但再仔細一看,是專指台灣地區投資的不足,當然在台灣,像日本、香港、德國及中國大陸(我覺得金磚四國應該沒有,頂多說金磚四國內的儲蓄減投資比率並不高)都有這種現象,但這是經濟全球化的調整結果,投資往更低人力成本的地方流動。

 

所以,個人解讀是~或許有部份地區的投資不足,但整體來說,全體投資額應還是大於以往,只是集中在少數幾國罷了。

 

但目前由於資金投資集中地的成本已往上,加上新興國家的消費力量大抬頭,全球消費景氣站在一個十字路口上,整體上全球景氣還是熱絡,但個別地區由於面臨的物價壓力和經濟成長的動力有所差異,故會有全球各地的景氣熱絡程度不一致的情形。

 

 

 

投資思考:

1.      在做各別企業投資前,請考量企業為「出口導向企業」或「內需產業」,「出口導向企業」須注意其出口主要地區為何。

 

2.      而由於開發中國家及已開發國家中由於受到經濟全球化的影響,民眾普遍擔心「M型社會」的到來,故民生基本用品(為維持生活)、奢華炫耀式產品(有錢人花得起)及售價可降低到中下階層可接受的消費性電子,預料未來較具有成長潛力。

 

 

 

工商時報消費少 明年儲蓄率直逼30%   20070827

 

 行政院主計處甫完成的預測報告顯示,受就業不安定感漸升及卡債風暴後續影響,我國今年儲蓄率將升至二八.九%,明年直逼三○%,創下一九九○年以來最高。由於民間投資仍緩,龐大儲蓄難以為投資所吸納,預測明年的超額儲蓄將升至一.二兆元的歷年新高。經建會官員表示,超額儲蓄過多意味閒置資金過多,對總體經濟相當不利。

 主計處依據當前國內外情勢評估,今年上半年民間消費僅成長二.三%,略低於原來的預測,經建會高層對此表示,民間消費未能如預期回升,主因在於卡債風暴的影響仍未完全消失,加上在全球化經濟競爭下,許多人對前景的不安定感與日俱增,因此未雨綢繆而多儲蓄、少消費的情況日趨普遍,而這正是國民儲蓄率在今年升至二八.九%的主因。

 經建會高層表示,不僅台灣,像日本、香港、德國及中國大陸的儲蓄率都在提升,這是因為全球化經濟下,就業的不安定感升高,中產階級擔心M型社會到來,因此消費動能不若一九九○年代成長這麼快,短期間這個趨勢不會改變,明年台灣的民間消費成長率預測仍僅三.一%,將使儲蓄率直逼三○%,達二九.八六%,創十九年來最高。

 我國儲蓄率在一九九八年至二○○二年間大致維持在二五%左右,此後開始升高,近四年幾乎每年升高一個百分點,顯示國人消費確實漸趨保守。

 除了儲蓄率創新高,依主計處預測,今年這筆約三.七兆的龐大儲蓄,由於投資(實質投資而非金融性投資)只能吸納二.七兆,因此還多出一兆多元的超額儲蓄,明年超額儲蓄預測更將達到一.二兆元,創歷年最高。

 經建會官員表示,國內投資不足也是受全球化影響。事實上,許多企業近年投資仍持續增加,只是普遍有對外投資高於對內投資的現象,隨著今年第二季半導體大廠的投資,國內投資已有些改善,主計處雖然預測明年超額儲蓄率達八.九四%,但隨著半導體產業景氣的擴張,研判明年超額儲蓄應該會比主計處所估的低一點。

 對超額儲蓄的攀升,中央銀行總裁彭淮南日前赴總統府發表專題報告時,也提出其憂慮,認為這對央行是一大挑戰。

 

 

 

工商時報 超額儲蓄 資金閒置指標   20070827

 

 超額儲蓄、儲蓄,看起來都有儲蓄兩個字,但是兩者的意義差別很大。一國一年所創造的GNP(國民生產毛額),不是被拿來消費,便是被拿來儲蓄,這裡的儲蓄是廣義說法,在銀行存款、買股票及置產皆可謂之儲蓄。

 換言之,在GNP固定不變下,消費與儲蓄是互為消長的,消費愈多則儲蓄愈少,消費愈少則儲蓄愈多。為瞭解消費與儲蓄的消長,通常會將儲蓄除以GNP,稱之儲蓄率,觀察儲蓄率的升降,便可以了解國內消費動能的變化,台灣這些年儲蓄率升高,即反映民間消費不足的現象。

 任何一個國家都不希望GNP全數被消費掉,因為如此,下一期投資所需資金便無著落,否則便要向國外舉借,因此適度的儲蓄是需要的,而儲蓄以能供應投資所需的資金為原則。換言之,若有二兆元的儲蓄,最好也同時存在二兆元的投資需求,以使資金被充份利用,否則若出現二兆元儲蓄,而只有一兆元的投資需求,便會使總體經濟出現一兆元的游資,資金閒置便會進出股、匯、房地產市場興風作浪,對總體經濟自非好事。

 要如何觀察游資是否過多呢?可用儲蓄減投資,這一減所得到餘額即稱為「超額儲蓄」,原則上超額儲蓄或許無需年年為零,但是一個循環五年或七年間應該使其為零,這才顯示資金被充份引導至實質投資,對總體經濟才有益。台灣今年超額儲蓄突破一兆,顯示閒置資金太多,投資動能不足。

 把超額儲蓄除GNP即為超額儲蓄率,可做為觀察一國資金閒置程度的參考指標。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