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門位於台南與高雄的交界處,長年以來由於交通不方便,所以內門地區的開發比較遲緩,但正因如此,許多內門傳統建築、民俗與自然景色也幸運地保存下來,尤其是南台灣盛行的宋江陣,就是以內門紫竹寺的陣頭最有看頭。

        內門過去是個盜賊橫行的窮鄉僻壤,幾百年來,鄉民為了村莊的安全,組了類似半民兵的自衛隊,在農暇時期練習一些武術,平常就擔任村子內的巡邏,久而久之,這種由鄉民自動自發的習武保鄉的活動就發展出今日的「陣頭」,宋江陣是一種武術性質的藝陣,通常都附著於寺廟,成為神佛駕前表演的藝陣,而內門鄉的陣頭多屬於紫竹寺觀音佛祖的子弟,歷經一百三、四十年的傳承,至今仍是一個經常練習的社區組織,每位內門子弟從小就會藉由寺廟與宗親的系統去練習與接觸。所以,每年到了二月以後,幾乎所有離鄉背井的遊子,就會藉由宋江陣的凝聚力而返鄉,再怎麼遠的內門遊子都會回到故鄉,或者擔任武陣陣頭、或者擔任文陣的南管樂器的吹奏,在內門的陣頭裡面。不論你是董事長、大官,還是尋常百姓、販夫走卒,一律完全投入宋江陣的表演。

       葉國強從小學就開始練習宋江陣,到現在貴為金控總經理,每年農曆除夕回到老家過年這十多天,每天都還會花上六、七個小時練陣頭,放完假之後也會每個禮拜抽空回來排練,尤其是從農曆2月12日起,到2月19日觀音佛祖聖誕這段期間,他更會安排休假回來參加陣頭出巡;內門被公認為台灣最大的「宋江窟」,主因是每年內門紫竹寺和附近寺廟的各陣頭都聚集在全鄉各地出巡表演、相互觀摩、切磋技藝「逗鬧熱」(鬥陣),使內門民俗藝陣得以完整保存。

        自從擔任金控總經理後,每年都會以金控名義編列數億元預算補助內門紫竹寺的陣頭表演以及和鄰近幾所大學合辦的「創意宋江陣競賽」。

     「劉三仔!」走進紫竹寺葉國強就碰到老朋友。

      「強仔!回來過年!」

      「專程來練陣頭!」

       「金控大頭雞,報一支股票明牌來聞香一下。」劉三仔正忙著幫其他陣頭上妝,

        葉國強微笑搖著頭說:「幹!好好做你的事頭啦!明牌!」

        和葉國強對話的劉三仔是內門紫竹寺主委,兩個人可說是從小玩到大,劉三仔是葉國強的國小到國中同學,當年劉三、葉國強與一群同學所組成的「後埔細漢仔陣頭」,三十多年來這個陣頭依然存在,每年還可以全員到齊地練習、比賽和參加出巡繞境,可見,這個「後埔細漢仔陣頭」的成員的向心力有多強,當然這陣頭的成員與當年多少有點不一樣了,有的新成員是舊成員的兒子、弟弟、妻子,老爸病了就由兒子來跳陣頭,哥哥不在了就由弟弟來接替。

        葉國強熟練地拿起彩筆化起臉妝,所謂宋江陣,顧名思義就是以水滸傳人物為背景所練習的一種武術佈陣,宋江陣成員人手一支不同兵器,叫的出名號者如:頭旗大統領宋江、雙眼副統領盧俊義、雙斧黑旋風李逵、大刀關勝、雙劍母夜叉孫二娘、雙刀一丈青扈三娘、雞掃鼓上蚤時遷、雨傘母大蟲顧大嫂、以及齊眉棍的行者武松、浪子燕青、花和尚魯智深。

         葉國強比較常跳的陣頭是雙斧李逵和浪子燕青,今天他打算練浪子燕青的陣頭。
       「喂!有心事哦!」劉三仔瞄了葉國強一眼就察覺到了。
       「靠夭啦!你是查某人啊,心事!你是在學電視那種什麼星相專家還是心理學家嗎?」

        「拜託啦!燕青的面妝最簡單畫了,雙眉要畫斜斜,你畫三十年還會畫錯畫成直眉毛,這表示你心神不靈。」劉三仔一邊說一邊搬出陣頭兵器。

       「來!咱作夥來請神明,等一下神明出巡,你心頭就會比較安定。」

        陣頭一夥人一人一把香祭拜著祖師爺「田都元帥」,台灣所有的民俗祭典與出巡繞境,不管是正式的迎神出巡,亦或只是儀式排練,老一輩的耆老或比較重視傳頭的陣頭都會先上香請神。

       宋江陣的陣頭程序是:上前香-貼符-打空拳-開斧-走陣式-打圈-打連環-繞陣-收尾。

        其實比較需要練習的是走陣式,走陣式起源自明末戚繼光,他為了打倭寇而組成民兵,然而民兵不非正式武裝部隊,所以在訓練軍事攻守隊型時必須用簡單易懂的陣式來教導這些由農漁夫組成的雜牌部對,而這些民兵回到個自家鄉時為了抵抗土匪,於是就把戚繼光教他們的這些陣式再教給他們的子弟,幾百年來輾轉地從福建傳到台灣南部的農村。

        陣頭掌旗的是劉三仔,他當掌旗當了三十多年了,他大喝一聲:「梅花陣」,於是每個陣頭成員就從不同方位向中間走位,到位後又循原路徑走回起點,如此周而復始,這在軍事佈局上有點「打帶跑」的遊擊騷擾陣術,今年「後埔細漢仔陣頭」的主陣式就是打算走梅花陣。

        葉國強扮的是浪子燕青,在陣頭內使的兵器是鐵尺,他不停地走位-靠攏-走位-靠攏,用之字型的步伐配著左三右三進三退二的走法,雙手揮著鐵尺,葉國強揮汗如雨,內心中一直想著宋江等一百零八條好漢的遭遇:「官逼民反」,和他現在的處境很像,只是他卻無能為力,至少宋江與燕青還可以放手一搏去造官府的反,葉國強陷入了歇斯底里的情境,唸唸有詞地背起當年陣頭老師傅傳誦的古漢文口白。

        掌旗的劉三仔見狀將旗子交給葉國強,跳了幾十年宋江陣的他知道葉國強已經起乩上身,這種經歷不是每個陣頭可以碰到了,這是與神明接觸的奇緣,跳過宋江陣或八家將而經歷過起乩這種神鬼上身的人,據說將具由與神鬼溝通的能力,或許用比較科學的說法來解釋,葉國強乃是經由純樸且深信的宗教來釋放內心中龐大的壓力,起乩或是是一種不自知的潛意識釋放壓力的表徵吧。

        走完陣式打完圈,劉三仔等人扶起瀕臨虛脫的葉國強到廟埕旁邊的辦公室休息。

        約莫過了一個小時,葉國強醒了過來,劉三仔倒了杯水給他。
      「你的事情,電視新聞剛剛播出來了,檢察官打算要通緝你。」劉三仔說完後將辦公室的門窗關的緊緊的。

      「強仔!咱以前那個拿雙斧的陣頭黑仔,現在在東石開漁船公司,一句話!現在趕過去,傍晚就可以把你安全送到福建廈門。」劉三仔表達了有門路也願意幫葉國強跑路逃亡的義氣。

     「劉三仔!謝謝啦,我和你一樣都是陣頭掌旗的,只是你是宋江陣,我是金融陣,掌旗的人步伐不能亂,旗子不能倒,一個陣頭掌旗的不能隨便亂換,其他的人完全跟著陣頭掌旗者走步、繞陣,最重要的是收尾,陣頭收尾要收的乾淨俐落,我做金融的陣頭也是一樣,要是逃跑,我一輩子別說東山再起,恐怕連人生的路都走不出去。」葉國強看著電視新聞畫面,一個個部屬同事被約談被收押。

      「幹!所以我都說你有心事!走!來拜觀音!拜完我陪你去投案,強仔,你要請律師嗎?我細漢小弟上個月剛剛考取律師執照….」

      「好!我就做你小弟的第一個客人,打贏金控總經理的官司保證他立刻成為紅牌大律師….不過,我免收廣告費啦…」

      「幹!老兄弟!」劉三仔點燃了香。

      「劉三仔!麻煩你去通知我老爸老母,講我暫時去吃公家飯一兩個月。」

       葉國強其實不擔心自己的案子,因為他握有一張足以翻盤的大王牌,只是這張王牌現在還暫時不必打出來。他舉起香對著觀音深深一拜,用力地吸了一口濃濃的爐香。




      十.司法金牛連載完畢,請期待十一 無情風櫃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