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關創作長篇小說已經進入第二十天,恰好也是中秋節,創作的進度相當順暢,略有超前預定的進度(十九天寫了五萬字),但我不會因為超前進度就讓自己鬆懈下來,原本計畫寫十九萬字,由於目標超前,所以我打算小說的內容擴大到二十二萬字,如此一來我可以用更多的情境去細細雕琢人物的立體感。

        前幾天我遭遇到第一次寫作瓶頸,那就是我該用什麼東西是串起一干人等的貪婪呢?沒有公務員天生就是喜歡貪贓枉法,而且以檢察官那種「一顆心可以打三千個結」小心翼翼的個性,收賄起來應該會比一般人更加謹慎,這個情結我想了一天,由於這個橋段不是原本所設定的大架構,所以事先並沒有構思,我枯坐了一天,晚上十點鐘終於抵抗不了睡意,沉睡過去。

        我從事寫作其實有如電子的smt廠,寫作的過程完完全全是照表操課,這恐怕和別人比較不一樣,我規定自己一天的額度是寫足2000字,一周寫一萬四千字,一個月寫至少六萬字,我的行事曆筆記本中寫著密密麻麻的進度表、預定內容並且天天計算自己的「創作進度百分比」和「進度超前與落後指數」,不管我寫的是什麼內容,是財經是小說是遊記,我的自我要求是相當嚴苛的。

        那天不支倒地沉睡後,到了晚上十二點突然驚醒,告訴自己,今天的工作還沒完成。

       「不能有任何藉口!」

        於是我忍受極濃的睡意爬到電腦桌之前繼續枯坐,於是我陷入自我冥想,想想自己曾經說過的名言,於是就有一句話浮現在腦海:
      「到最想要去的地方找人生的答案!」
       靈機一動把它改成:
      「到最得意的事情上找創作靈感!」

        說起來,去年以來我的投資,唯一得意或者是說唯一獲利的標的就是黃金,bingo!就是黃金,黃金金塊有全球標準規格,黃金金塊不須計名,且黃金金塊變現管道多而且很隱密,可說是洗錢的最佳工具啊;況且黃金還可以和小說後面三分之一的主軸-宗教相連結,加上黃金投資也是很熱門的話題,所以….

        黃金正是我靈感枯竭時的靈魂救贖!

         我愛死黃金了,它不只幫我賺錢,還幫我寫作呢!

        至於黃金會漲到什麼時候?別預設立場,一盎司兩千?兩千五百?三千?不知道!我只知道,不論黃金漲到哪裡?黃金不會造成不公不義!黃金不會帶動金錢投機風氣!黃金不會影響民生!黃金不會造成貧富不均!且全球央行基於預算,其主觀期望都希望黃金能夠上漲……換句話說黃金沒有空頭。

        如果你不缺錢,沒事就繼續抱下去吧!

        寫小說如果拋開進度、催稿與滯銷這些,其實還相當愉悅,我在第十章的最後打算加一點內門宋江陣的橋段,讓故事更有台灣味,我和宋江陣有一點小小的淵源,我小學時候住在鳳山五甲,那時候五甲有座五甲廟,由於當時國小因為教室不夠,我國小五年級下學期還因此被迫到五甲廟去上課,天天可以看到有人在廟埕練宋江陣,有一天我的死黨邀我去跳,於是我就迷上了跳八家將陣頭,大約跳了一個月。

        但當年跳八家將與宋江陣,由於文化隔闔,當時以大中國講北京話的主流價值卻將八家將視為「沒有水準」、「不良少年」,於是我的父親下令禁止我繼續跳陣頭,說來這也是我這生少數幾個小小遺憾之一。

        沒辦法,當年民國六十幾年七十年間,正逢國民黨政府在南部有計畫的「文化除根」,三太子、八家將、檳榔、零八褲….等等都一一被禁止,或直接在學校教育中用抹黑的方式對學生洗腦,一如當年日本的皇民化教育。

        後來我有一位國中同學,他來自於內門,內門是一個民風慓悍且鄉民格外團結的地方,那位同學每年都得回鄉練陣頭,剛好我也曾經跳過,因為彼此有共同話題,所以就成為國中時期的死黨,後來他考上南一中後就漸漸疏遠沒有聯絡,所以,我不只曾經練過一個月的陣頭,我兒時玩伴中也有宋江陣的正式陣頭,所以,內門宋江陣就一直是我喜歡的民俗活動。

        兒時的小遺憾當然可以用虛構的小說去滿足,小說中有個屬於自我投射的角色-金控總經理葉國強,我就讓他成為一個陣頭,即使幹到金控大老闆,還是對宋江陣陣頭文化出錢出力,反正金控有錢,且金控或銀行都有類似的文化補助款項,於是我就在小說虛擬世界中,去達成自己的小小心願。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