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沒去過其他國家,諸如法國、瑞士、奧地利、義大利、澳洲、帛琉、泰國、柬埔寨、馬來西亞、印尼、新加坡、印度、菲律賓、美國等等,獨愛日本旅遊是因為她的親近,或許是受到童年家中長輩對日本的推崇,或許是因為她的距離(四個半小時內可以抵達日本任一個國際機場),或許是因為她的交通便利與治安,或許是喜歡日本那種一絲不茍的態度,或許是日本是距離台灣最近的世界頂尖先進國家;以我的世界先進國家的標準,全世界不超過十個,如北歐四國、美國、德國、英國、瑞士、荷蘭、法國、日本等等,在先進國家可以恣意的漫遊,可以任性的深入每個角落,可以讓自己充電,可以提醒自己是多麼渺小,而不是到一些比較落後的國家去滿足自身的那種金錢優越感。

        我真的不喜歡東京,偏偏就去了八次,東京是個極不協調的一個都市,你可以在原宿街頭看到那種巧克力妹,也可以在池袋車站附近看到那種標榜三個月不洗澡的「味覺系型男型女」,也可以在成田機場看到三五成群準備要去蘇美島喀藥、去菲律賓或泰國買春的年輕短大女生,而這些人一兩年後進入高度工業化的社會職場後,清一色幾乎是同一個模樣,木村拓哉的髮型搭配黑色西裝外套與一台簡易型SONY NB與DOCOMO的3G手機,OL則是打上淡淡彩妝、手提LV或cucci包包,穿著變化極少的粉色套裝,了不起只比十年前的OL露出更多的乳溝;你很難想想這兩種強烈的對比是同一族群。

        東京讓我唯一著迷的是那種有效率的強烈忙碌感,雖然近年去東京只是純旅遊,不過我喜歡東京那種重視時間、重視效率的速度感,這樣的生活速度感是我在台北找不到的,因為台北的生活步調過於鬆散,但是又是忙碌,鬆散與忙碌的夾擊造成台北的不快樂,從前曾到日本出差加上後來到日本自助旅行,我從未碰到任何一個日本人跟我約定的約會,發生過遲到的記錄,反觀台灣,我幾十年來與人約會從沒遲到,只不過我經常碰到別人的遲到,難道這十多年來我是台北最閒的大閒人嗎?

        日本東京的車站只有兩種人,百米衝刺趕地下鐵的人與小跑步趕地下鐵的人,每當我鑽進東京極為複雜的地下鐵系統時,經常會讓我覺得自己的生命脈動又重新啟動,可能是自己過於悠閒,過於心靈空虛,以往的交易員日子過久了,挺懷念那種一天做三百筆交易的跳動人生。

        許多朋友最喜歡問我日本最好玩最美的地方,其實我是受台灣幾十年來AV女優風行的次文化毒害很深,通常我會脫口而出回答是電車上的美美OL或銀座街道上面的那些讓人流光口水的女人,然後就會想到日本愛情動作片中的那句經典對白:「KIMOJI NE」,尤其是那個NE音;不過這些好像是還沒去過日本就已經喜歡的,夜深人靜時一堆台灣的「自了漢」似乎都會成為哈日族呢。

        仔細的思索哪些地方是我的日本最愛呢?攤開了地圖由北往南掃描:

        是北海道網走的破冰船嗎?哪種撕裂大地的壯闊場面的確是讓我動容,尤其是那種冰裂的巨大聲響,但是又覺得那是人為的破壞自然,似乎少了那種寧靜自處的怡然。

        難道是北海道美瑛富良野那片仲夏綻放的薰衣草田嗎?紫色是人類文明中最神秘的顏色,我們很難在其他自然現象中,同時有那麼一大片神秘紫色的影像映入眼球中,當我看到一大片的紫色花海時,自然會浮出美麗的吉普賽占星女郎拿著一個紫色水晶在你眼前,只不過富良野的那一大片薰衣草田其實只是種來吸引觀光客,你若知道真相就會失去那股無名的神秘感了。

        難道是小樽的運河嗎?小樽的四季都有不同的美,美到讓你流下浪漫的眼淚,有人常說看著小樽冬夜的昏暗雪景,向心愛的人求婚無往不利,話是如此沒錯,只不過會陪你到小樽或是布拉格、巴黎這種浪漫到不行的地方的情人,不就是等著你向他求婚嗎!只不過小樽浪漫的眼淚似乎無法與自己生命的激動相關聯,好像也不是最美的地方。

        秋天青森奧入賴溪畔滿山滿谷的楓紅,染遍了一幅紅色火焰的山光水色,日本秘境的狩楓捕捉到秋色景觀的變化,一幅莫名的秋末滄涼的愁緒凝結在冷冷的空氣內,只不過我不太喜愛這種淡淡的悲悵憂愁,不是我的STYLE,這似乎也不是我的最愛;

        難道是秋意的古都-京都嗎?尤其是洛東永觀堂與哲學之路滿地的落紅,引用一本不曾出版的小說對白:「綺麗的顏色正在轉換著,我在古都的楓葉下等你祈禱在最後一片葉子落下之前,與你相遇」,京都的楓紅太過夢幻了,夢幻到讓人離開霎那時有股失戀的酸澀,我不喜歡那股失落酸澀的少年愁滋味,所以京都似乎也不是我的最愛。

        難道是山形的銀山溫泉嗎?苦命阿信的故鄉,罕見的溫泉河流、寧靜小巧的舊礦坑有如染了銀白的金瓜石,這裡曾經是我的小孩初次與雪的接觸,所以銀山的印象除了秘境外又添增了一點童心,這裡就是開始讓我沉迷於溫泉的罪惡深淵中,以至於近年來過度的開銷,單就這股揮霍的罪惡感就該讓銀山溫泉剔除在我的日本最愛名單內。

        輕井澤要不是舊地重遊過,或許真的會讓我將她列入我的最愛,有時候記憶中美麗的地方是不要輕易地去嘗試重遊,如同初戀的情人,那種青澀酸甜苦辣百位雜陳的豐富記憶,悄悄封藏起來反而更棒,再見面往往會破壞掉心中的那份年代久遠的朦朧美呢。

        是日光嗎?日光可說是集日本所有獨特美學於一身的一個完美旅地,有媲美京都寺廟的佛教殿堂,有媲美上高地的自然寶地,有媲美草津的豐湧泉源,有高山湖泊、有冰瀑、有秋楓、也可讓你躲避關東酷熱的盛暑,她的缺點就是太完美,完美到來到這裡就可以體驗全部的日本文化風情,完美到讓人有些虛幻的迷惘,就好像當你看到一個百分之百的MR.RIGHT時,你反而會感到不真實,日光一切的美的確是真實的,只不過夢幻的國度體現不出心情的喜悲,我還是寧願相信有更好的地方。

        既然連日光都不是了,那其他如奈良的古街、合掌村的童話仙境、有馬的古泉、最上川的船屋、湯布院的細膩、神戶的夜景等等,好像也挑不出哪裡才是日本第一;最美的旅程與最美的地方,經常要伴隨著更美的記憶與五味雜陳的心靈悸動,旅人與自己的內心對話更能烘托出旅程的趣味;有時候只是在秋葉原挑出一張長瀬愛的最新光碟,甚至只是在鄉間的慢車上看到一群聒噪穿著泡泡襪的女學生,或者是在露天的野泉中看到幾條野猴,也能構建出滿足的旅行元素。日本最美是什麼?在我還沒找到女優光碟後的真正答案之前,我還會繼續去尋找,哎!耳中又傳來那句「奇模子~~一內」,中年怪叔叔症候群老是無法痊癒。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