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全球股市經歷一周大跌及反彈的大幅震盪後,想必這個周末,大部份的投資人應該沈浸於媒體及週刊的催眠時。讓我們更冷靜的檢視這次風暴引起的深遠影響,雖然之前在總大的園地提出「2008年台股獨有的不確定性」及「2008年FOCUS ON美國經濟的衰敗」來討論空頭市場的降臨,但經由本周FED三碼的降息(六十年代以來最大的單次降息)及美國國會緊急通過布希一仟五佰億的退稅方案,更讓人驚覺事情的嚴重性。在分析情況有多嚴重之前,先來回顧二千年科技泡沫時,FED將利率從6.5%降至1%的過程,及Nasdaq的走勢比較(因為當時的震央在科技產業),當Nasdaq由二千年三月創下5132的歷史高點,崩跌到2001年元月的2300點時,葛老於2001年一月三日緊急調降利率二碼,一月底例行會議時再降兩碼,而Nasdaq亦由2500點反彈至2900點,但隨即又回挫到三月底的1600點,接下來的三、四、五及六月一日,連續四次降息,將利率在半年內由6.5%驟降至3.75%,其間市場反彈力道卻是相對微弱,之後又盤跌到911的低點1387點,九月開始至年底葛老又連續調降四次利率至1.75%,市場終於出現較明顯的三個多月的反彈行情至2100點附近,但反彈結束後又盤跌了十個月(2002.10)到1100點出現企業假帳醜聞,此時利率再降至1.25%,美國股市歷經三十二個月的空頭洗禮(5132-->1100),才正式開始脫離泥沼,空頭市場或許有搶反彈的小利潤,但風險太大了,很難賺到大財富,等待、再等待另一個多頭市場大波段的來臨,才是累積人生大財富的王道。



創造「民間及企業財富」是政府刺激景氣的最終目的,要探討美國經濟目前的嚴峻與困局,應該回顧美國幾十年來的經濟歷史,才不會犯了見樹不見林的錯誤,80年兩伊戰爭結束後的雷根時代,惡性通膨結束,利率大幅滑落,加上雷根政府擴張型的赤字預算政策(之前美國政府赤字很少),大量政府部門的投資刺激了美國經濟,房地產當時開始增值與熱絡,為美國「民間及企業創造財富」,但房地產的小泡沫在老布希時代破滅了,經濟和股市陷入了泥沼,雖然其間經過美國政府的努力振興,但不景氣仍然延續到柯林頓就任時,此時PC新科技時代的出現(工業革命以來另一次的產業革命),為民間和企業創造了十幾兆美元的財富,造就出廿世紀末的股市大多頭,也引發了泡沫的形成與破滅,接著有始以來1%的最低利率,又打造出美國五年來房地產榮景,創造出民間與企業財富達三十兆美金,房地產由2000年四十兆的總市值膨脹到2006年的七十兆,美國人的消費和股市也在這五年當中沈浸在財富的宿醉和狂歡中。

而今曲終人散後房價的殘酷崩跌正在進行,如果以國際研究機構推估,平均至少兩到三成的跌幅,那代表的將是十四至廿兆美金規模的財富在這兩年內突然的消失。十四兆美元是多麼可怕的天文數字,美股的總市值也不過是十四至十五兆美元,美國一年的GDP也不過十兆美元,亞洲型(如日本)的房產泡沫破滅,一般家庭尚可支撐,因為是屬於「儲蓄型」的消費,但美國家庭不一樣,那是一個「負債型」消費的社會,當2000年美國十幾兆科技氣泡破滅時,葛老可以用利率手段創造出一個三十兆的房地產財富來Cover,但房地產泡沫破滅後,如何再創造另外一個更大的財富來解決呢??日本就是一個最明顯的例子,許多人都很納悶,在1990年的股市和房地產泡沫化後,十七年來日本幾乎是零利率,政府為刺激經濟,不斷的從公共投資著手,目前日本政府的負債,已達GDP的五十幾%,是G7已開發國家中最高的(美國目前是三十幾個%),但是經濟和股市依然無法振興,原因就在於日本無法再創造另一個「民間與企業」的財富,2000年科技革命的列車沒有搭上,房地產泡沫大到零利率都無法再吹起,日本經濟便從此淪為我稱之為「僵屍型的景氣循環經濟」,股市也無法出現迷人的大多頭行情,而是呈現區間式的循環行情。當然我們不希望看到日本模式在美國出現,但是到目前為止尚看不到另外一個可再創造美國民間與企業財富的契機,三千萬戰後嬰兒潮開始退休,對美國房市與經濟都會逐漸顯現壓力。

總之,十幾兆的房產財富憑空蒸發掉,股市不可能在短短三個月就能消化整理完成,也絕對不是布希杯水車薪的退稅方案能夠解決的,另外,中國大陸經濟每年GDP仰賴外貿部門約占50%左右,而其中30%的外貿是仰賴美國市場,所以中國也不可能在這場風暴中獨善其身。

P.S.以上文章有關的部份分析數據取自葛老的「我們的新世界」。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