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國 俄羅斯五十年   瑞斯札德.卡普欽斯基著

帝國:俄羅斯五十年

        購買帝國-俄羅斯五十年

        五十年前,本書波蘭作者引用一位波蘭詩人Adam.Mickiewicz 的文字對西伯利亞的描寫:「沒有座位,而因為我的傷口還沒有痊癒,他們塞給我一袋稻草,還指明我是秘密囚犯,只有號碼,沒有名字,這樣的囚犯對他們而言是最重的罪犯,背負著最嚴厲懲罰的痛苦,任何人都不能跟他交談,連知道他的名字或他被關的理由都不准。」

       「我聽到隔壁牆後傳來的毒打聲,酷刑的聲音以及鎖鏈的叮噹聲。」

        在舊日的蘇聯,他們受不了囚犯的尊嚴,這也是極權國家統治者的心態,08年入秋後的台灣,鷹犬爪牙的黑暗身影似乎有點清晰地顯影了。

       「西伯利亞適合被放逐與拘禁在於她的廣闊無邊,對於異已放逐不只是時空的錯置,還伴隨著消滅人性的過程;那些如果沒有死在路上終於抵達終點的人,已經被剝奪了之所以成為人的一切。沒有姓氏;不知身在何處;不知道他們要拿他怎麼樣,他的語言已經被奪走了;沒有人會跟他講話,他只是個寄送的貨品…..」

        作者花了五十多年的時間大量大範圍的採訪泛俄羅斯這個古老帝國,從1937到1992年,用他的眼睛與筆寫出了一個不同角度的「舊帝國」,我們看過許多美國人的角度,應該也看過舊日國民黨給我們的「反共抗俄」的角度,也看過昔日俄羅斯文豪過度吹捧的自我角度,當然更遭糕的是近幾年充斥在市場的「投資銀行」角度;這本書提供了我們一種不同的角度看俄羅斯,他從邊境的昔日屬國如亞美尼亞、喬治亞去看看被世人所忽略的不一樣面貌,他對於西伯利亞的描寫,相當生動:
      「而那白,無處不在的白,眩目、難測、絕對,一種會把人拉進去的白,要是一個人任由自己被引誘,任由自己被攫住並走得更遠,深入那雪白當中,他唯有死路一條。這片雪白摧毀了所有企圖接近它、試圖解讀其秘密的人….」

       「火車不斷開過不同時區,一個人理應持續調整錶上的長短針,但要那幹麻,這樣做有什麼好處?改變的知覺在這裡萎縮;也不需要改變…..。」

       俄羅斯這片大地,一方面無邊無盡,另一方面卻又具備了另人屏息的全面壓倒性,不留空間讓人用力吸上一口氣,我們台灣是太小的想要出走,俄羅斯是太大的以致於走不出去,閱讀這本書不時產生這樣的窒息感。

        我喜歡本書的「南方」一篇對亞美尼亞的描寫:
      「亞美尼亞一切不幸的源頭皆來自於她災難性的地理位置,一個人得學著不是從我們有利的位置去看地圖,而是從完全不同的角度,要從亞洲南部那些決定亞美尼亞命運的人的方向來看。亞美尼亞盤據在地中海、黑海與裏海等三海之間,命運真的不可能把他們的國家放在一個更不幸的位置了,波斯、土耳其、阿拉伯與拜占庭都曾統治過這裡,蒙古與俄羅斯也征服並屠殺過這裡,在過去千年多以來的歷史中,這些不同時空所產生的鄰國強權看著亞美尼亞與週邊的地圖,他們的君王與軍頭們會想到什麼?極端且貪婪的擴張主義會對亞美尼亞做出什麼舉動?….持續千年的被入侵者掠奪。」

        羅馬人、波斯人、土耳其人、蒙古人、俄羅斯人、阿拉伯人….成為亞美尼亞的詛咒,除了政治問題以外還有更嚴重的宗教問題。這個國家的歷史讓我想起咱們的家-台灣,幾百年來被荷蘭人、西班牙人、中國海盜、滿清、日本人與中國軍閥不斷地入侵;如今又要面對強大的歷史怪獸。

        什麼是歷史怪獸?

        許多國家都曾經有其強大的過去,如蒙古曾經統計三分之二個亞洲與一部份歐洲,法國拿破倫曾經統治過半個歐洲直到莫斯科,德國希特勒除了征服半個歐洲以外還一度佔了北非和中亞,中古時期的土耳其或波斯,她們所建立的版圖一點都不遜於蒙古,五十年前的日不落帝國-英國,一百多年前控制過整個中南美洲的西班牙,六十多年前佔據整個東亞與東南亞的日本…..這些國家如果都根據她們的歷史史觀,主張所有她們所曾經統治過的地區都屬於她們的話,恐怕這個世界至少打上一千年的戰爭都無法平息,然而,從這本書的一些俄羅斯昔日屬國的觀點來看,這種強國的歷史怪獸史觀造成了幾千來的流離,這讓我不禁想到台灣的史觀在哪裡?她國對台灣的史觀又是什麼?到底有沒有那頭讓人不寒而慄的歷史史觀怪獸呢?

        或許我們都只是從「投資」的角度去看待這些從舊帝國解放出來的國家,我們只會去用「油田利益」、「油氣管運輸」與「原物料蘊藏」的思路去解讀這些國家與俄羅斯之間的糾紛,而不用她們的角度或她們昔日的角度去詮識,一如台灣許多無根的媒體言論,我們習慣性地污衊或汙名化「意識型態」,我們更鄉愿無知地被教導要原諒「歷史加諸在我們身上的過錯」。我節錄一段書上的精華:
      『在帝國時期,跟人接觸的第一句話,是確認彼此的國籍,因為很多事情會取決於此。』

        『如今隨著蘇聯的解體,這些人也正在找尋他們的新身份,新蘇維埃人是舊蘇聯的歷史產物,其中一大部份是由不斷、密集及大規模的遷徙、配置、運輸和流浪人口所組成。』當然我們都曉得,「民族清洗」是這些勾當中最有效的辦法。

      『結果就是整個民族的人都發現自己在陌生的國度裡,陷入貧窮與飢荒中,這樣運作的目的之一是為了讓所有人都離鄉背井,讓他們都成為無根的人,剝奪他原來的文化、環境與家園,之後無力反擊的他們就只好任其專制政權支配。』

        『一個專制的官員驅趕一整隊的人去勞改營,這些不幸的奴隸沒有一個敢反抗,畢竟他們大可以把這官員殺了,再逃進森林,但不,他們就是順從的走著,聽著官員的口號,默默承受他語言的暴力。…..官員象徵著專治政府的威權,令他們膽戰心驚,這些統治者盤算過,被殖民者到了最後,恐懼會凌駕仇恨…..』

        沒錯!恐懼會凌駕在仇恨之上,從拉薩到圓山,我怕了!
     
        評:五顆星 !


    一二月的書單
   吉田英治與吉本芭娜娜之間
   天使與魔鬼
   曉寺
   好預兆
   幻夜
   最後期末考
   博士熱愛的算式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