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貧困髒亂的市場,賣魚貨的母親,穿著一身破爛的衣服,滿頭散亂的長髮,隨意盤在頭上。前一秒手上還拿著銳利的刀剁魚頭挖內臟,下一秒直接坐在地上臉一橫把孩子生下,一手拿刀切斷臍帶,隨即用右腳踹進死魚堆裡,連這一胎,已經第五胎,剛分娩完的母親,一臉蒼白面無血色,吃力地站起來繼續賣魚,因葛努乙的哭聲,斷送他母親的性命-罪名:謀殺親生兒,一出生就註定悲劇的開端

        這一幕讓我震憾極大!

        生命-有時脆弱到讓人無能為力,有時卻堅韌到讓人無法理解!

        葛努乙是後者。

        他終其一生,在追求被愛,從一出生,就沒有人愛過他,所有人只想在他身上取得利益,母親覺得他無益要他死,收養他的婦人養大後,把他賣掉,皮料行老板,買他從事有劇毒物質的皮料工作,一般人活不到五六年,葛努乙奇蹟得活下來。

        直到他遇到香水師父,此後一生只為追尋體味的保存而活,如從另一藝術價值的觀點思考,葛努乙真是個執著的藝術家,他專注研究如何保存體味,到不眠不休的境界,如果不傷及人命,他實在足以成就一番功業,眼神裡透著有一股深邃的吸引力!一般人終日汲汲營營得過且過,生命終了之時,回顧自己這輩子所為何來,竟說不出個所以然?

        而葛努乙,因得天獨厚的嗅覺天份,成為人間絕品天使般香水的製造者(香水師),聞其味,彷彿置身天堂,有著見到天使般的滿足與快樂,最後一幕最為經典。滿城的人,不論貧富男女老少,皆褪去身上所有衣物,與不相識的人,盡情擁吻,彷彿眼前是此生的摯愛,要將自己毫無保留奉獻給對方,葛努乙原本要被打斷全身骨頭,接受嚴峻的懲罰,卻因聞到他製造的香水,完成扭轉所有人的情緒由忿怒轉為愛意,刻畫至此,葛努乙成功得到世人的愛戴。但葛努乙內心深處,依然有強烈的孤寂感。

        整個劇情的轉折意境的描述,細膩優美,每一個謀殺細節,亦處理得讓人絲毫不覺可怕,如同藝術家竭盡所能製作完美的靈魂作品。

        在香水戲劇中始終抓緊你的視覺,又誘惑你的嗅覺,值得一探究竟,開啟另類的戲劇視野與想像!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