贛州行()交通與破村

 

忍受了廣場後半個鐘頭,那些大媽總算走了,但緊接而來的是汽機車的喇叭聲,二十樓的高樓能夠聽到喇叭聲,可見路上那些衝鋒陷陣的車子的豪邁指數。

 

他們的車子的喇叭幾乎是從來沒停過,如果在車水馬龍的交通要道上按喇叭就算了,連在鄉間根本沒有其他來車的路上,開車師傅(中國用語:司機)沒事也會按幾下,我好奇地問著:前面沒車沒人,為什麼要按喇叭?

 

我的師傅告訴我:試一試喇叭有沒有壞掉!

 

廣場舞與車子喇叭的噪音,宛如一支穿雲箭,二十層高樓來相見。

 

來贛州的目的是為了採訪《邊境台商》的工作,想要看一看1930年代贛州附近的實際鄉村狀況,以及書中所描寫的打棉被師傅這個行業的現況,於是我請開車師傅載我到位於贛州市郊外的于都縣,寫作的背景是在岭背镇這個距離于都縣城五公里的小村。

 

村子已經無法用破舊來形容,整體的樣貌簡直像被轟炸過的廢墟,更讓我吃驚的是,居然還有許多村民住在宛如廢墟的村子內,這裡的村民相當不友善,就算透過開車師傅去攀談,也無法減低他們對我的敵意,東問西問之下,才勉強說出以前這個村子的人,曾經大規模地逃到東南亞海外,但對他們來說,根本搞不清楚台灣和東南亞的異同,也正因當年村子有許多人外逃,導致在1950年解放之後,留在這裡的村民有很長一段期間被共產黨視為黑五類。

 

「我們這裡有什麼好看?」這個問題在贛州的三天短暫採訪行,被問了不下十餘次,當然基於不曝光自己真正採訪目的的大原則下,我也只能說自己是為了來找尋外祖父的故鄉,也就是所謂的尋根之旅。

 IMG_2643.JPG

 

IMG_2801.JPG  

到中國偏鄉尤其是被共產黨視為起義的聖地-贛南,最好的對外說詞就是尋根之旅,這可不能亂開玩笑,老共對贛南可說是很敏感,特別是在開放改革的三十年間,共產黨完全忽略了他們的老巢的建設與開發,這對當地人來說,可說是藏在心中最深的痛,與當地人的言談間,多少會流露出失望與嘆息的意思,但身為外來者由其是台灣來的我,最好是假裝聽不懂這些埋怨,否則誰知道與自己對談的人當中,有沒有人會去舉報自己有台獨傾向呢。

 

採訪還算順利,由於長年疏於建設開發,贛州鄉間的多數樣貌還停留在七八十年前,對我書寫歷史小說相當有幫助,我不必靠老照片或自我想像就可以描繪出當年的地景風貌。

 IMG_2801.JPG

IMG_2840.JPG

IMG_2842.JPG

IMG_2919.JPG

IMG_2928.JPG  

贛南的方言其實就是客家話,但這裡的客家話與台灣的差異相當大,而且,光是贛南的客家話就有幾十種,隔個縣隔座山,就會出現彼此語言不通的情況,贛南多山,自古交通不便,且共產黨並沒有把心思放在這個所謂的革命聖地,即便到了撰寫這篇文章的2019年底,高鐵也都還沒經過贛州。

 

 

贛州的交通讓我大開眼界,高速公路可說是空無一車,據我估算,中國高速公路的收費標準大約是台灣的2.5倍左右,然而中國的國民所得卻只有台灣的三分之一不到,更別提贛南這種貧困地區,試想所得可能只有台灣五分之一的地方,高速公路收費卻高上2.5倍,除非像載到我這種花錢不手軟的外國客或外地客,否則誰有能力把車開上高速公路呢?

 

高速公路空空蕩蕩,可是下面的所謂省道或縣道,可說是塞車塞翻天,贛州鄉間的塞車可說是大開眼界,塞車的主因並非車多、路窄(當然這也是原因之一),而是當地人開車的壞習慣所造成,中國人開車只要碰到塞車或停頓在定點,他們就會習慣性的逆向開到對方車道想要超車,結果,兩邊的車都逆向,兩線道的路硬是被橫衝直撞得逆向車開成六車道,連大卡車聯結車都會逆向,於是,路上的車就通通擠成一堆,經常是短短的幾百公尺,卻得耗上半個鐘頭以上。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