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市場的蝗蟲特性

 

              許多人在尋常時候,講究理性、分析起事物頭頭是道,甚至擁有很高的學歷與豐富的社會經驗,但往往墮入投資行為的「集體迷失」時,卻宛如被挑起激情的公牛,奮不顧身撲上鬥牛士的利刃。

 

              譬如每次台股上萬點,如近幾年造成上萬台灣人血本無歸的廣西南寧傳銷投資案,譬如從2012年以來業者與名嘴不斷鼓吹的馬來西亞或柬埔寨的房地產投資(先不論房價有沒有上漲,這些國家的匯率幾年來已經貶值30~40%)。套牢者或受害者不乏高學歷高社經地位人士,為什麼?一句話:莫名原因的團體迷失!

 

            當我們希望某件事是真的,就會把聚光燈打在支持這件事的事證上,之後,就從燈下所見的事物,推導出想要的結論,於是不去理會或故意忽略過高的股價,也不去探究匯率的風險。

 

              從前我認為這些笨蛋或許只是自我催眠,畢竟「裝睡的人叫不醒」,但幾年的觀察下來,我修正看法,這些人絕對是身陷險地而不自知。

 

哈佛大學羅伯沃斯利(Robert Walmsley)法學院教授Cass Sunstein指出:

   『「資訊錯誤」和「社會壓力」是造成團體無法發揮集體智慧的兩大元凶,會衍生出四大問題:
  1.無法糾正錯誤,反而放大錯誤:
  2.盲目從眾,讓團隊深陷「模仿效應」;
  3.團體極化,大家採取比原先更極端的立場;
  4.只把焦點放在「每個人都知道的事」,而忽略少數人知道的關鍵資訊。』

 

    如果看不懂這些論述,容我用蝗蟲的行為來解釋:

 

    蝗蟲在大多數時候其實很害羞、很不起眼,就跟一般的蚱蜢一樣,在環境沒有改變與受到刺激時,牠們會安靜地待在某個草堆中,不會和其他蝗蟲來往,大多數時間蝗蟲是獨居生物,此刻的牠不會造成任何威脅。

       但如果碰到環境巨變,譬如一場大豪雨讓大地的植物茂盛起來,蝗蟲會立刻抓緊好不容易盼到的食物充沛年(多頭年)大量產卵,幾周後,大量的新生蝗蟲誕生,如果食物繼續充沛,牠們便會生出更多的蝗蟲直到食物短缺為止,一旦大地的植被只剩下零星供應,牠們就得開始彼此推擠、爭搶有限的食物。蝗蟲的密度達到某個引爆點,牠們體內的某個機制就啟動了。此候,牠們會一改之前不想互相往來的習性,變成主動尋找其他同伴,而且非但行事不低調,還突然變得具有侵略性。於是幾十萬甚至百萬的蝗蟲便成為可怕的大地殺手,所到之處,人們的農田甚至森林無一倖免。

 

            真正會使「蚱蜢」變「蝗災」的,並不是什麼神秘的化學物質,而是身體上的碰觸。當食物短缺蝗蟲密度過高時,為了生存,蝗蟲會自相殘殺,基於恐懼與飢餓的雙重因素,牠們一方面要追捕啃食飛在前面的同類,一方便又要防止後面的攻擊,於是成群蝗蟲形成一支被迫不斷往前飛行的急行軍,因為牠們不想死在其他蝗蟲口下。

 蝗蟲  

            在蝗蟲群中,每隻蝗蟲其實不管大我、只管小我,牠們其實並沒有打算要合作完成什麼事情,在強迫飛行的過程中,不管是同伴和是偶爾出現眼前的植物,一律先啃食再說。

               金融市場中如果參與者的密度超過能夠容納的極限,個人投資者的行為往往會喪失自我控制的能力,植被短缺宛如景氣反轉,互相啃食宛如多殺多,投資群眾陷入自我保護的瘋狂狀態,如一群蝗蟲啃食大地。

 

               市場正常運作的時候,能自動調節各種恐慌及貪婪的心理,不同的投資者各有多空立場,彼此之間的競爭也容易達到平衡。但市場密度失衡的時候,一旦投資人盲目跟從單一方向的消息,由其是那些資訊不透明的市場,如廣西南寧傳銷案、如東南亞房地產投資,投資大眾之間缺乏溝通,沒有多樣化的資訊可供參考,此時泡沫就容易被炒作出來,泡沫破滅時集體跌入互相啃食的阿鼻地獄。

 

             蝗蟲發現資源短缺的時候,會開始同類互食,基於自我保護而引發高度毀滅性行為。在密度過高資訊不透明的市場,投資人的智慧往往會退化到單純生物本能,宛如蝗群中的昆蟲,早已失去判斷的能力,唯一能做的就是爭相逃跑或互相欺瞞,傳銷案的受害者搖身一變成為加害者,既盲目又殘暴。

 

              要避免陷入投資的蝗蟲困境,首先就是要避免將資金投入「密度過高」的市場,也要避免那些資訊傳遞不透明、多樣性稀少的市場,舉柬埔寨或馬來西亞為例,投資人真的清楚了解那些國家嗎?她們的交易環境良善嗎?買賣資訊透明嗎?能不能聽到不一樣的反向意見嗎?

 

                陷入集體迷失的投資大眾之所以看不到危機或風險,是因為身在群體中的每個人,視野和活動範圍都受限。

 

近幾年,台灣的股市很少出現崩盤或大量套牢,相較起來還算健全,或許很多人有不一樣的見解,總認為台股已經淪為昨日黃花。為什麼我會如此認為呢?

 

             台股的資訊透明且多元,多元資訊與意見相當重要,年長一點的投資人應該還記得一二十年前資訊不多元的年代,最有名的如名嘴譚清連,他竟然可以在台北體育館舉辦幾萬人的投資說明會,底下的投資人聽得如癡如醉,跟著去追捧特定小型股,淪為特定人士的出貨對象。某位名嘴竟然可以霸佔媒體天天吹捧她已經事先大量買進的小型股,透過媒體播放吸引投資人掉進炒作陷阱。但這些瘋狂不理性的行為,這幾年已經越來越少,最根本的原因是網路發達,網路裡頭有各式各樣不同的意見與聲音,也許良莠不齊也許多數不具專業深度,但最起碼造就了資訊與意見的多元性,也因為網路,資訊傳遞更為容易,各種資訊的取得門檻也比較低,有心人很難透過媒體一手遮天壟斷所有資訊。

 

              那些依賴壟斷資訊的有心人士無法在台股複製當年的「瘋狂環境」,自然就會唱衰台股,嚮往那些可以上下其手的不透明市場,於是鼓吹投資人去東南亞置產,或吹捧相對資訊缺乏的小型冷門股,那些還留戀於上個世紀昨日黃花的所謂專家名嘴,就讓他們繼續留在上個世紀吧!

 

             了解蝗蟲與蝗災的生物特性,不禁讓我聯想到2015~2016年的國民黨,這段期間國民黨一大堆荒腔走板的行徑,像極了成群蝗蟲,因為政權即將不保,利益與權位越來越稀少,為了爭奪日益稀少的資源,國民黨上下陷入蝗群集體行為,互相啃食、互相鬥爭、為了生存不顧一切摧毀大地,也摧毀彼此。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