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盼到過年與小范升官兩件喜事,打算趁機找間五星級飯店吃頓年夜飯的謝盈慧,卻被婆婆指責鋪張浪費,一家三口只能在我家牛排這種平價吃到飽的餐廳吃年夜飯。

 

   yoyo隨便請吃頓下午茶都比這裡好吃,謝盈慧心裡頭不知道抱怨了多少回,不看僧面也得看看佛面吧!我肚子裡有個可以幫你們范家傳宗接代的金孫呢!

 

   站在她婆婆的立場,年夜飯不在家裡圍爐這件事情已經接近「數典忘宗」了,要不是看在媳婦已經懷孕六個月的份上,她才不願意大過年還跑去吃外食。

 

   「有牛排吃已經不錯了,相當年小范他爹剛過世的前兩年,我連煮一隻雞都還得丟臉地回娘家借錢.....

 

「媽!大過年的就別再提過去的心酸了吧!」小范勸著他媽媽。

 

「也對!被時代淘汰的老太婆只懂得在家殺雞,哎呀!」

 

   聽不下去的謝盈慧拿著餐盤逃到自助吧檯,五百塊錢吃到飽的年夜飯,挑來來去就是那麼幾樣無滋無味的菜色,嘆了一口氣,這時候又想起前男友小曹的美好,別說逢年過節與生日,連情人節都會貼心地一起吃頓情人套餐,懷疑自己到底是怎麼挑丈夫的,年夜飯淪落到平價牛排店。

 

   沒關係啦!小范有房子,更重要的是他的職位可以源源不斷地提供一間又一間的房子,這個過年就先忍下來吧!小范安慰她,說什麼既然都已經收了業者的黑錢,行事作風上更要低調也免被有心人盯上。

 

「就你一個人行事低調吃平價牛排,你知不知道你們局裡頭,有多少人把裕隆換成賓士車嗎?」謝盈慧頂了回去。

 

小范媽媽並沒有什麼胃口,一副心事重重,唉聲嘆氣,謝盈慧心想你這老太婆明明就有滿肚子話要說,卻總是要把場面搞得很僵,非得別人來噓寒問暖一番才把想講的話說出來。

 

    「媽!你怎麼啦?肚子不舒服嗎?」沒有耐心的謝盈慧直接認輸,乾脆起個話頭讓婆婆開啟長篇大論吧,反正自己會自動進入把耳朵關掉的「忘我」階段,就當成看那種佛教頻道的大師開釋節目吧。

 

    「我說小范啊!你現在已經升上總工程司,在局裡面大概是排名前五大了吧?這種職位已經不是一般的公務員,而是屬於官員等級吧?」小范媽媽說著。

 

      小范點點頭答話:「也不過就是小官。」

 

        「大官小官都是官,既然已經當官了,就千萬別再有什麼改革啦!抱負啦!那種不切實際的想法,想當年你老爸,不過就是個小官,卻滿懷理想抱負去跟著上面的民進黨首長,結果人家要搞上面的首長,你爸這個當人家小囉囉的跟著倒楣,明明只是一件很普通的民眾請託,卻被羅織成貪汙重罪,檢察官來家裡那件事情你應該還記得吧?他們來家裡搜了半天,什麼也沒搜到,只找到三瓶空茶葉罐,就這樣你爸就被起訴,後來查無實證,白坐了一年的牢放出來,你爸的身體從此就........ 你那個時候好像剛升國中吧!」講到往事,小范的媽媽哭了出來。

 

       「媽!你放心啦!提拔小范的市長已經跟民進黨撕破臉了,上面的局長更是國民黨的,沒事啦!不管怎麼樣,只要不是民進黨官員,幹什麼事情都好講話啦!」謝盈慧安慰著。

 

              比較了解自己母親的小范這時後才恍然大悟,繞了一圈就是想要知道家裡最近為什麼會多出幾瓶茶葉罐。

 

        「唉呀!媽!你別胡思亂想,只是我最近工作太累太忙,開始學別人喝茶提神。」小范這才知道母親為什麼從來不喝茶,原來是十幾年前的幾瓶空茶葉罐毀他們家,難怪母親看到茶葉罐會疑神疑鬼。

 

        「小范!大過年的我就不講不吉利的話,還是你的媳婦懂事,總之,手腳乾不乾淨不是為官的重點,跟對老闆才能確保升官發財一家子平安。」

 

        餐廳內的電視正在轉播市長的除夕談話。

 

           「....我趁著大過年宣布,我當初競選時所許下的政見-和諧住宅,現在正式宣布兩個案子,分別是星友科大捐地案以及RAC公司捐地案,預計會推出五千多戶平價住宅,大年初三就會開始動工,一個月後就會開始預售,凡是設籍在本市的三十五歲以下、名下沒有房地產的青年,以及領有本市中低收入戶手冊的居民,都有承購的權利,明年農曆年前就可交屋,申購的民眾在明年這個時候就可以搬進新家吃年夜飯,我再重申,一坪售價就是十萬元,比起現在動輒每坪五六十萬的天價,和諧住宅的售價只有更低沒有最低,期望能落實平穩房價與青年成家.....」    

 

    正在切牛排的小范被市長的談話嚇了一跳,手上的牛排刀一個沒拿穩掉在地上,眼睛睜得大大的說不出話來。

         「你看看你,比小孩子還不會吃飯!」謝盈慧挖苦著。

 

         「你剛剛有沒有聽到新聞,我手上那個案子居然提早到大年初三動工,而且,這兩個案子送上來的時候,申請書上頭明明寫著一共要蓋四千戶,為什麼到了上頭大筆一揮變成五千多戶。」

 

       「當官嗎?好大喜功,挺自然的。」還是小范母親比較懂這些官場生態。

 

         「不!不是的!這涉及到很多安全結構以及環評的問題,說改就改,而且施工期限竟然壓縮為不到一年,這真的太離譜了!」深諳這案子裡頭的各種利益糾葛的小范,真的連牛排刀都拿不穩了。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