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特急2波斯之風 澤木耕太郎

        購買深夜特急


        這一系列的三部曲以第二部「波斯之風」最為好看,好看之處並不是在於作者所遊歷的印度、巴基斯坦、阿富汗與伊朗這些國家,而是從字裡行間所散發出來的「價值觀衝突」,西方與第三世界的差異,以及我覺得最棒的是「歐美與東方背包客的差異」,作者用日本背包客的觀點去陳述背包旅行的真正面貌。

        澤木耕太郎在加爾各答的火車上曾經爬上行李架,才驚覺行李架是車廂中最舒服的地方,比起下面侷促狹窄的座位,那細長的空間至少能伸展雙腿躺下;這讓我想起自己兒時(約七到十歲)搭過幾次基隆到高雄的過年返鄉火車,當時的行李架也是坐著滿滿的兒童,那絕對不是愉快的經驗,尤其苗栗一帶山線鐵路的彎度頗大,躺在行李架上的小孩都得緊握身體邊的鐵欄杆,每個轉彎似乎都得要和生命搏鬥一次,不過,這些經驗似乎至今沒人願意談起,我也一樣不願再去想兒時的貧困,只是對於那些富有國家年青人背起背包,去度過有如貧民窟生活品質的旅行,我總是無法認同便是了。

        書上提到在尼泊爾佛教道場,道場所收養的小孩晨晚兩次的梵文祈禱,孩童尖細聲音緩緩吟誦梵語禱詞,彷彿置身另外一個世界,澤木耕太郎還差點為了聆聽這天籟之音而長留於此;我可以體會這心情,人類最感動的成就在於聲音的藝術,而寺廟的鐘聲、禱詞、木魚或教堂的風琴…遠比一般音樂更能帶來心靈震撼;我大一升大二的暑假曾經到高雄梅山的某間廟宇住過三個禮拜,住持早課的木魚與晚課的阿彌陀佛禱詞,還有剛出社會時住在中和,晚上到圓通寺去聽鐘聲,日光二荒山神社的鐘聲,教堂兒童詩班的「聖善夜….」,作者這一小段文字讓我的耳邊傳來這些記憶中的天籟。

        澤木耕太郎很喜歡在旅程中看電影,特別在印度,印度的電影大多是樂觀進取的幸運兒、華麗的豪宅、泳池花園派對、上流社會生活….等,與觀眾完全無緣的夢想,在印度不作夢是很難捱的,這帶給我的創作生涯有更深的自省,夢醒之後就算夾雜著嘆息,觀眾(讀者)還是寧願得到一些美麗的想像吧!誰想花個兩三百塊看一本血淚交織、控訴黑暗的沉重作品呢?

       第三世界的人們,生存的條件極為嚴峻,資源有限人口數億的印度更是個「巨大江湖」,也因如此,印度尋常用話中竟然沒有「謝謝、對不起、請」這三個詞,生存的競爭是用掠奪與弱肉強食的法則進行下去的,沒人可以指責那些人的無理與粗魯。

       作者在途中碰到許多歐美背包客,他認為這些背包客大多散發頹廢氣息,長期旅行造成對人事物的漠不關心,頹廢的過客可以對所有事情都不用負責任,許多背包客是用一種逃避的心情跑到這些便宜的國家,由於逃避所以心胸無法開闊,他們的世界就只有哪一家旅館很便宜?哪一家餐廳有免費的水果?之類的話題;作者是日本人,日本的文化肯定無法認同這種頹廢的旅程與心態,本書好看的地方就在此。

        作者提到三輪車的耍詐,這讓我想起在曼谷、清邁與寮國的經驗,其實到二十一世紀的今天,這些地方的三輪車(或嘟嘟車)還是充斥的「敲竹槓」的惡習,如上車後開始繞路,裝成第一天拉車的車夫,裝模作樣地到處問路,其實他們的想法只有一個,好不容易等了大半天終於有人跳上他的車,他會想盡辦法讓你坐在他的車上一整天,他根本不在乎你要去哪裡,他們的想法就是要掏光你的車資,我從來不覺得去落後國家面對這種小把戲小詭計有何好玩之處,作者在本書用一種比較中性偏嚴厲的立場看待這些人事物,而不會一味地把第三世界的人形容的多麼質樸與友善。

        歐美人在學生時代是相當安適的,他們沒有東方的嚴厲升學考驗,他們的學生生涯比起我們東方人的確是快樂幸福,只是一旦離開校園後,就要面臨全世界的公平競爭,實際的世界是場比升學更殘酷的割喉戰,這些歐美年青人心裡面相當清楚,於是有些人就會用背包旅行的方式暫時遠離「正經且競爭」的生活,作者其實對「gap year」是站在批判的立場,不過,作者本身不也是這樣嗎?

      評:四顆星。
      購買深夜特急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