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老大來到日本的最大目的是確保金控的整個成敗關鍵-日資的引進,順便到一些日本金控業,考察其實地運作的方式。過去一個月來,強老大簡直快被日本商社的一些陋習,給折磨得快發瘋,對於夥同大信銀行入主公營的國華銀行,不論是投資金額,還是每股價格總是懸而未決,見到面的人的層次不是太低無法決斷,不然就是每天不斷的「商談中」,從白天的「商談」到晚上料理亭,一直到「卡拉ok」媽媽桑處的「審定」;強老大當然清楚這些日本中高層上班族的悲哀,泡沫經濟後每個上班族的交際應酬費用被縮減,好不容易有件可以不斷懸而未決的大投資案,當然他們會對交際應酬樂此不疲,反正心裡有數,一切只等台灣官股方面的表態後才能定案,雙方每天的協商與會晤不過是虛晃一招。

        大阪梅田車站的下班人潮不輸給東京的任何一個大站,幾年的日本不景氣衝擊下來,連樸實的關西大阪街頭都充斥著一些下課後等待援助交際的女學生;而老練的強老大,知道日本人一聽到英文就會嚇得想要逃的心理,用中文或英文來回答以擺脫她們的糾纏;反倒是一起來日本出差的史坦利樂此不疲。今晚的飯局是要跟預定的日方股東代表佐藤見面,佐藤是四菱銀行亞太區的投資部部長(日本企業的部長類似台灣企業的經理協理或副總),未來將內定出任金控成立後的副董事長。強老大與史坦利拐進阪急百貨旁的一條巷子內,遠遠就看到「FOREST MIST迷霧の森」這家高級料亭。

        史坦利:「強老大!北陸好玩嗎?」
        強老大笑著回答:「還好啦!去了金澤兼六園與加賀屋,你前幾天是不是跟著那些小日本去 SoapLand?」

       「迷霧の森」店裡的裝潢與擺設,處處透露著濃得化不開的美國南方鄉村風格,讓人有種十分頹廢與慵懶的感受。一踏進去這家店裡,會讓那些喜歡這種調性的人,立刻就會成為常客;只不過對於那些不喜歡這股瀰漫著末世低調且帶點憂傷格調的客人們,恐怕會立刻想掉頭離開,一刻也都不想停留下來。

         「哇!居然放著Buddy Bolden的絕版唱片呢!」史坦利興奮的對著じゃくさん(jacusan)說著。

        Jacu桑是四菱銀行投資部的交際公關科科長,也是大信銀行這次派了龐大陣仗到日本取經實習,日方所派出來的總招待。

         Jacu桑笑著說:「我就知道你會喜歡這家店,這家店是大阪地區,幾家金控、銀行與券商的同業朋友,下班後最愛來的地方。」

        「斯里馬謝 (日文的不好意思),我可以為各位倒酒嗎?」兩位身著日本傳統和服的女服務生笑著對強老大等人招呼著。

「哈!兩位美女要為我們服務,真是我們的榮幸。」史坦利操著不流利的日語,齜牙裂嘴地有點得意忘形。

        「報告葉特助!我們部長可能要晚一點才會到。」Jacu桑對強老大畢恭畢敬的說著。

        日本大商社的員工,傳統上仍舊是很重視階級與職場倫理,即便日本已經經歷了近十年的泡沫經濟所苦,終生僱用制也幾乎蕩然無存,但是從Jacu桑對強老大的表情上,仍然看得出這種商社傳統。而在Jacu桑對史坦利的接待上,就看得出來是比較放得開,可能是同屬於差不多階級的關係吧!幾個月的相處下來,竟然讓他們成為無話不談的好哥們;強老大邊喝著威士忌,邊聽著他們對爵士樂與soapland的對話,也無從插進多少話題,況且在公事上也和Jacu桑沒有交集,今晚聚會的主角,主要還是在四菱銀行的佐藤部長,還有促成四菱與大信合作的關鍵人物-強老大的日本初戀情人明悉子。

      P.S.二部曲已經完成了九篇中的前三篇,大約40000字的篇幅, 近期稿債迫人,又要加溫部落格人氣,又要參與首部曲的編校與漫畫的文稿,還有要安排夏天的家庭十一天十夜北陸信州駕車遊,親戚團的馬來西亞遊(7/17-721沙巴,搞不好又要湊團員了,如果不介意與我的親戚同遊者,可以跟我連絡)以及八月底關西建築與名湯讀友團......時間真是不夠用,還好我推掉了所有的俗事

        2.下週開始將要正式連載台北金融物語-內線國度,將有一系列搶頭香送獎品的活動

       3.二部曲的內容就讓我靜心地創作,第四篇以後的內容就留待第二本小說出版之日吧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