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所高中說小不小,隨便從校外混進幾個地痞流氓,一時半載還不容易發現,但說大也不大,一件雞毛蒜事也會傳到沸沸揚揚,自從高二那位康丁仔被鞭炮炸傷左耳之後,關於我們幾個人的各種傳言就如火如荼在校園內外傳了開來。
       「聽說國華大仔(不知為什麼我被升格為大仔),拿了一根改造噴子(手槍)朝康丁的左臉旁開了一槍!」
      「聽說安樂仔是九如路後站七賢幫的囝仔(註)」
       註:黑話中的囝仔用現代白話的解釋就是:黑幫的未成年儲備幹部。

        「國華大仔現在已經是省中帶頭大仔....」

        我終於感受到謠言會無限膨脹還是盲目的擴大,有一次,我忘了帶錢,所以向坐在隔壁的同學借五塊錢:
       「喂!借我五元,我要買涼仔(飲料的台語)!」

       沒想到隔壁同學立刻站起來從口袋掏出五塊錢,大氣也不敢喘一下頭低低地畢恭畢敬的把五塊錢獻給我,我突然被同學這種好笑的舉動弄得哈哈大笑,他講了一句讓我噴飯但也讓我無法承受的話:「國華大仔!你可以收我當小弟嗎?」

        靠!只不過口渴忘了帶錢向同學借錢買飲料罷了,怎麼會引起這種怪事呢?更怪的還在後面,不到一天的時間,整個校園傳遍,我開始收保護費,整個下午我們班級教室門口擠進了一群以前站在康丁仔旁邊吆喝的同學,搶著要向我「進貢」。

        真的是一群武俠小說看太多精力無從發洩的古代高中阿宅,還搞什麼認老大養小弟的,我轉學進來不過是想要找個可以「正常且快樂念書的園地」,然而學校可不是這麼想,教官與導師正在等我們這群在他們眼中的惡少學生先犯錯,只是低調的我們除了抽菸翹課之外,也沒有犯什麼大錯,至於在民國七十年代的高中,如果連抽菸翹課都要抓起來記過法辦的話,那簡直會「動搖校本」,至少那時候不會有發出「不惜動搖校本也要辦到底」豪語的校長。

        高中小男生要和中年教官那種那江湖鬥,一定會鬥輸,因為老江湖有的是耐心。

        張幹這家伙真的很奇怪,在他身上同時可以找到滿口髒話的熱血豪邁,也可以看到瓊瑤小說世界的那股強說愁的文藝表情,所以大家可以想像那張同時飆髒話又強說愁的臉,有多變態就有多變態,那陣子我除了看熱血的天龍八部狂練武功之外,也受了張幹這傢伙的影響偶爾也看看瓊瑤的「我是一片雲」。

        好啦!我承認看過八成的瓊瑤小說啦,不過這些書都是張幹的姐姐買的,看瓊瑤小說這在當年南部的硬漢世界中可是會被唾棄不齒的,憋了三十年,還是一吐為快,反正早就不混硬漢界了。

       有一天中午午休,張幹和我坐在教室後門門口,兩人都看了一早上的天龍八部和我是一片雲的小說,說巧不巧,天空恰巧也飄來好幾朵奇形怪狀的雲,我們兩人就這樣坐在門口呆看天空,而那時門口的洗手檯有位隔壁班的小個頭男生來洗手,他一邊洗手一邊轉過頭來探視我們教室,他誤以為我們兩個人正在瞪他,我和張幹時而想起喬峰的血戰,時而想起我是一片雲劇情中男主角秦祥林的悲苦,時而咬牙切齒,時而悲從中來。

       這位隔壁班的小個頭男生嚇壞了,足足站在洗手台前面十分鐘連動都不敢動,嚇的兩腳發軟,還嚇出一褲子的尿(這是後來聽旁人轉述的),對他而言,傳說中學校的兩大惡霸用一種他此生從來沒有看過的嚇人表情盯著他,這有如兩頭面露兇光的猛獅圍著一頭待宰的牛羚;其實張幹和我根本不知道有人站在面前,我們只是很單純地露出既變態又嚇人的表情看著天空的那一朵雲彩,直到上課鐘聲響起,張幹和我才從金庸與瓊瑤的異想世界抽離出來。

       但沒想到,那位同學卻無法抽離,他回家後三天三夜不吃飯不睡覺,連白天都窩在被子裡頭猛發抖不願意來上學,他的父母三天三夜的循循善誘的開導下,他終於講出了實情(以他的標準的實情),他的父母一聽之下,乖乖不得了,好好一個小孩在學校唸書竟然被學校惡霸學生如此欺凌,孰可忍孰不可忍,一怒之下,一狀告到學校來。

        早就已經等待我們出錯的學校教官與導師賴博,逮到這個機會當然是藉機修理我們起來,除了不給我們辯解機會先記一大過一小過,還在那位小個子同學家長面前一人賞我們好幾巴掌,連那家長也對我們兩人各賞了好幾巴掌,除此之外還被罰跪在學校中庭走廊上足足兩個小時。

       「幹!以後不要再看瓊瑤小說了!」我和張幹得到這個結論。

        罰跪完後回到教室恰好是導師的體育課,我心想完蛋了,剛剛打巴掌與罰跪只是訓導處的「公刑」,這下子回到自己班級,老師不知道會祭出什麼「私刑」,通常我們這種被列為黑名單的學生,一旦犯錯鐵定要接受三種處罰,學校公刑、導師私刑和家裡家刑,誰叫我們是黑名單呢!

        其實讓導師再罵個幾句,或再多一點體罰,牙一咬也就過了,相對我的息事寧人的態度,身為公子哥兒家中寵兒的張幹卻嚥不下這口氣,他選擇和老師爭辯,古代的老師講究的不是真相的探索而是態度的裝飾,像張幹這種據理力爭的態度對昔日的老師就有如威權時期的反對人士,爭辯除了火上加油之外,完全沒有任何好處。

        但我沒想到,盛怒的老師竟然忘記他是國術老師的練家子底子,而使出全力一拳朝張幹的肚子打去,站在我旁邊不到一公尺的張幹,在我面前活生生地被打到吐血,躺在地上抽蓄不已。

      老師....要叫救護車....





     P.S我會寫這些陳年往事其實只有兩個原因:一是想起昔日的衰事就不禁悲從中來,自嘆自己為何會如此衰尾,二是也趁機回想一些往事一些老朋友



我已經出版的財金小說三部曲

一、《台北金融物語:內線國度》



二、《台北金融物語二部曲:金控迷霧》





三,潘朵拉商人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