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除了夏三蘭很忙以外,添總也是相當的忙錄,既然呂安琳已經將楊家利用聯安銀行與相關企業,之間的不法罪證透過記者會公諸於事,楊玉臨也早已潛逃中國,楊宏希與其他成員不是被收押就是被解除職務,身為聯安銀行重整召集人的添總,不得不召開臨時董事會。 

        聯安銀行原有十三席董事中,佔有七席的楊家與其代表,已經被相關金融單位強制解任,幾個月下來,董事會一直無法順利召開,名義上,添總被政府委任為重整召集人,但是金融重整的相關法案卻因為被各方利益所牽制而一直未能在立法院中三讀,所以名義上為重整,實際上,添總卻用代理董事長的名義慢慢收編聯安集團。

         添總在辦公室內一邊看著呂安琳的記者會,一邊緊盯著聯安銀行的股價,毫無意外的,從十一點鐘記者會開始以後,就湧現出巨大的賣壓,不到半個小時,股價就跌到跌停板,持有聯安股票的股東爭先恐後的殺出持股,且市場中不斷地傳出銀行擠兌的耳語,收盤價剛剛好跌破五元,以每股四點九九元收盤。 

        在101大樓還沒落成之前,最能展現台北夜晚面貌就非圓山飯店莫數,她的原址在日治時期曾是日本人建的台灣神社,由於地處的劍潭山頭,突出於台北盆地之上,在風水學上地理位置極佳,而在飯店的中國式建築上採用相當多的龍形雕刻,故有人稱此飯店為「龍宮」;除採用龍形之外,亦有石獅、梅花等中國建築常用的圖案,再加上早期曾經由政治獨裁者夫人的相關家族經營,以及到了後期,圓山飯店竟然成為台灣反對黨舉辦成立大會的場所。這個建築物見證了日本政權獨裁體制乃至於民主開放,說她是一座活的台灣歷史可是一點都不為過。 

         今晚,圓山飯店有著迴然不同的兩桌客人,她們也正在忙著改寫自己的歷史。

         二樓的麒麟廳的角落包廂內坐著六個人,分別是添總、經商快訊的社長薛銀山、某主流電視台董事長、執政黨最大派系的吳姓總召集人、中央銀行高層與財政部李次長。

        召集人與李次長姍姍來遲。
      「今晚立法院恐怕要挑燈夜戰,我們吃完飯馬上要趕回去,財政部的公僕真的不是人幹的,今天從早上到半夜,好像天塌下來的樣子。」李次長挾了一口燒鴨邊吃邊說。 

        吳總召點燃了菸吞雲吐霧一番:「咱們也不用遮掩了,各位清楚的很,現任的王部長處理現在險峻的金融挑戰的能力,已經讓各界特別是大老闆十分的不滿,而且金融六法今晚應該就要通過,相信王部長沒有認真執行這個新政策的能力與意願,今兒個,添總與央行的人也都在場,兩位媒體人也都是自己人,相信明天起,大家都知道該怎麼做,今天呂小姐揭發的一些事證,檢方也有進一步查到現在的王部長在舊政府時期,曾經受楊玉臨一些好處,呂小姐大概對這些東西沒興趣以致於沒有爆料出來,你們如果有興趣的話,就給你們一些大獨家吧。」

        添總、薛銀山與某主流電視台董事長三個人面面相覷,李次長接著講:
      「下半年財政部與央行有好幾億的置入性行銷廣告,我們正考慮發包出去,以前那種人人有獎似的廣告,今年要改成由兩三家獨攬,這樣比較有廣告效果。」

        吳總召看著薛銀山社長說:「大老闆想要找你當他民間的經濟咨詢顧問,你知道老闆的老師就稱之為國師,這桂冠不是人人可以摘得到的。」

        吳總召看得出薛銀山社長已經心動。

        「下週三早上大老闆在府內,舉辦府院黨經濟會報,不知道薛社長能否擔任主講人?」吳總召這計免費頭銜就這樣送給了薛銀山。

        李次長看了看手錶,起身離席前好像突然想起來地問起添總:
       「你要財政部與中央銀行做什麼事情來幫聯安銀行渡過危機?」

         添總趨前到李次長的旁邊,輕聲地告訴李次長:
       「部長!我要央行的金援,還要實施庫藏股與縮減董事會席次。」
       「哈!還不是部長啦!明天等我電話。」
        李次長聽到了部長這個稱呼後,整個人興奮了起來,彷彿年輕了二十多歲呢。

       送走了李次長與中央銀行高層官員後,席中只剩四位與會者,薛銀山率先開口:
      「李次長與總召的意思就是要我們砲火全開,唱衰現任的部長,把他轟下台,可是只憑媒體罵一罵,就可以辦到嗎?」

        吳總召微笑不語,細細地咀嚼著圓山飯店的招牌菜中,他最吃愛的棗泥鍋餅。

        添總品著茶香:「圓山的茶也跟著輪替,武夷山的茶通通被南投鹿谷取代。」

        吳總召看著添總與薛社長:「跟著主流走就對了,政治的局,大家都只是棋子,下棋者如何部局,我們不必也不能過問,做我們該做的,拿我們該拿的就對了。」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