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山飯店的頂樓崑崙廳內,坐了一群身價合計超過千億的銀行家們,作東的是大信銀行的董事長古萬才,宴席內一共來了十三家國內主要銀行的總經理與董事長,受邀請的主要客人是現任財政部長,十三位銀行家足足等了部長一個多小時後,今晚立法院挑燈夜審金融六法,不論是官員、立委與金融財團,今晚都是瘋狂的忙碌與動員的一天。大家經常看到國會夜審重要法案或朝野打架等戲碼,多數的原因只有一個:立法院院外的關鍵飯局與主要玩家還沒談妥,還沒談妥分配好新法案的利益與遊戲規則之前,打上一架的確是可以讓朝野立委拖一拖進度,打發無聊的等待時間,不過今晚等待的時間很短。

       十三家銀行的老闆與部長餐敘的用意,主要是討論聯安集團在其他金融機構的幾百億債務,而部長卻有不同考量,這位部長屬於前朝遺老,對於老闆的金融改革,相當地不買帳,金融六法一直被擱置未能通過的一部份因素,就是他的消極態度。
      部長官腔十足的對與座的銀行家說道:「請各位先進運用你們的影響力去影響選區的立委,請他在今晚的金融六法三讀程序當中,投下反對票,或者棄權,不然找個理由離席也可以…..。」

       十三位銀行老闆你看我我看你,大信銀行古老闆說話了:
      「部長要我們配合的指示,我們一定會照辦,不過,能不能請部長給我們一個明確的政府態度,就是有關聯安集團的債務…..」

        部長明確地說:「部裡的態度就是不處理,一切依照每家銀行的作法,該怎麼做就怎麼做。」

        古萬才急忙問著:「聯安銀行的事情,恐怕已經會殃及我們這些無辜的銀行…..。」

       部長笑笑地回答:「古老闆,你沒事不要裝成那麼天真可愛,你們家覬覦聯安銀行與國華銀行很久了,連路邊阿婆都知道,既然你那麼支持金控法,就拿出錢來買聯安與國華的股權啊。」

       「我要趕回去立法院了,我再重申,部內的決策就是不管聯安銀行的死活,你們看著辦吧。」
        部長的用意就是希望萬一金融六法三讀通過的話,明天開盤的台股最好可以狂洩來表達對「惡法」的不滿,如此一來,就算不被大老闆喜愛而去職,也可以轉戰立法委員選舉,他就可以打著「先知的清流」來騙取選票。

         留下一堆一臉疑惑的銀行家,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覷,只見古萬才的助理走了進來,對著古萬才咬耳朵,古萬才邊聽邊點頭,不到半晌之後,飯店服務人員推進來一臺電視,打開那家與當今關係最密切的電視新聞臺。

      『本臺最新獨家報導:聯安集團的弊案有了最新的發展,檢調人員大舉搜索聯安銀行與聯安營造公司,有相當顯著的證據顯示現任的財政部長與證管會主委,在舊政府時代收受聯安楊家的疑似賄賂款項…..。』

     「現在的狀況到底是怎樣?」一位相當擔心聯安的債權的民營銀行董事長問著與會者。

         古萬才淡淡地回答:「部長砸鍋了,今晚白談了;明天大家自行想辦法吧。」

        七、八年下來,楊家與其關係企業拿了一千多萬張的聯安銀行與聯安營造的股票當作擔保品,向其它十餘家銀行先後借一百多億;面額十元的股票一旦跌破五元,將會面臨其它債權銀行的斷頭拋售。

        第二天聯安銀行的股價依舊狂洩到跌停,聯安銀行的營業據點從北到南都面臨了存款戶的擠兌。

       一直到了下午兩點鐘,添總終於等到一通該打來的電話。


      當晚的聯安銀行董事會做成了幾項決議:
       一、 宣佈動用上五十億元,以每股四到十元買進聯安銀行庫藏股(註)。

      二、 以中央存保公司名義做擔保,中央銀行緊急融通兩百億元給予聯安銀行。

       三、 聯安銀行縮減董事名額,由原來的十三席變成七席,今天進行臨時補選,由章添祥擔任中央存保之代表人,並出任董事長,其它六席除一席工會代表外,全數為官方指派。

        開完會後,大安投顧的李中一已經在添總辦公室等待添總,看得出李中一十分緊張整個集團的局勢,因為他所負責的大安投信,已經開始面臨客戶的大量贖回。

        添總看到李中一大師後,笑笑地打著招呼:
      「什麼風把一心一意格物致知的大師吹來這個庸俗的銀行啊!」
「今天我們旗下的基金,一共被贖回了七十億,兩個月下來,投信的規模已經減少了兩百多億,添總,我們集團有沒有什麼對策?」李中一不理會添總的嘲諷。

         添總將今天聯安銀行的三點決議告訴李中一,李中一仍然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地問著:
      「這三項決議就真得能穩住局勢嗎?」

       「這三項措施等於是政府的政策,我不過是其中的執行者罷了。」添總故意不講其中的奧秘,來試探一下李中一的能耐。

       「我認為應該完全將銀行董事會放給財政部或中央存保,我們只要專心地在熟悉的投資領域就好了。」
        添總十分納悶著,他懷疑眼前這位投資大師到底懂不懂得金融業,這齣他一手精心佈局的大劇,李中一卻完全看不透其中的細膩操作。對李中一講了些安慰的場面話與一些指示,送走了李中一後,不免想起已經離職半年的強老大,他相信強老大絕對看得懂他的佈局。

       強老大看了三點聲明後,不免擔心起來,他當然看得懂,而且看得膽戰心驚。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