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坐火車,尤其是坐火車去旅行。從小時候的基隆-四腳亭間陪父母拜訪親友,到高中時搭第一班對號快火車北上到彰化轉搭第一班山線列車到台中,上大學第一次搬著家當擠上莒光號到台大成為一個新鮮人,故意在假期回家的平快夜車上穿著繡著台灣大學字樣的軍訓卡基服(雖然我討驗軍訓課),為了編社刊拿台單眼相機搭承小火車到瑞芳礦坑取景,失戀時跳上南下火車恍神地不知目的地的在那裡的旅行;蜜月時與妻坐上巴黎火車站的子彈列車,東京逛街搭乘的擁擠山手線,到草津泡湯的懷舊列車,東京名古屋的nozomi新幹線,山形到秋田間的單節火車,熊本的地面單軌列車到乘著台灣高鐵南北講課簽書;火車像記憶體,搭著我奔向遠方,去時載著夢想和希望的space,回時儲存許多旅程的故事與記憶檔案。

        來聊聊幾次不同的火車旅行經驗;第一次到日本自由行時,我只敢在東京搭乘JR山手線,山手線是一個圓型路線,錯過了下車的地點,再不濟,就多坐個一個多小時再繞一圈,終究會看到你想下車的車站站牌,而且山手線有點像木柵捷運與台鐵的混合體,基本上它是條鐵路,而不是地下鐵系統,再者,其軌道是高架鋪設的,也就是說它的上下車月台都在二樓,這讓一個初次搭乘日本火車的自由行旅客有著極佳的景觀辨識度與心安感受,別笑我老土,當初第一次搭乘JR時,台灣的捷運還沒蓋好半條呢!山手線另一個好處是,首次到東京的旅者,山手線幾乎囊括了一半的「必到基本景點」,如新宿、池袋(有著日本最大的百貨公司)、上野(有阿美橫丁與上野公園)、品川、秋葉原、澀谷、原宿等站,看到這些耳熟能詳的地名,就曉得山手線對東京的重要性了,我曾經看過一個統計,這條山手線的最高計錄曾經一天搭載一千萬人次的旅客,差不多是台灣新竹以南的人口總合。

        山手線好比ETF,共同點就是,都不會出太大差錯,不熟悉之旅客與投資新手面對她們都不會產生過度的風險。

        最近開始迷戀上台北捷運,幾年來一直找不到搭乘的理由,最近乘板南線的機會突然多起來了,此生第五次踏上台北捷運就在昨晚,理由一定是沒有想像的到的,為了「走番」,這個走番可別想成那卡西、舞女或藝妓的送往迎來,而是幾年以來沒吃過尾牙的我,竟然在三個小時要連續吃兩攤「尾牙」,第一攤是某家低調板卡公司的邀約,約在忠孝東路復興北路口某家更是低調到不行的餐廳內一個角落後再轉兩個彎後的沉靜包廂,春節前的台北夜晚,馬路上塞滿了各種汽車,有下班的車、送禮的車、吃尾牙的車、喝花酒的車、年節前急著調頭寸的車、長假前赴情婦處哄個心安的車,總之,過個年好比,全部的人為了能休息那五天而去做了一個月的努力,年前大家都很努力,也很會遲到。

         第一攤,約六點半,我沒有遲到,而其他的低調公司員工幾乎都遲到半個小時,好像大家都不曉得現實的年前台北車潮,反而我這位足不出戶的井底宅男(某膏藥商業臺如此暗喻我,諷刺我是井底之蛙,除了會閃避空頭以外什麼都不會的宅男,只會在家煮著虹吸式東非咖啡豆卻不懂如何在星巴克裝氣質的土人)沒有遲到,低調公司的低調CEO看到餐廳的點餐POS,職業病立即發作,將菜單丟在一旁,卻把整台點餐POS前後摸了幾遍後說:

         「這台POS是我出貨的!」

         

        寫火車寫到POS,難怪我的書又進入了超級滯銷期,關於POS,請去看一些工業電腦公司的相關研究報告,點好菜,冷盤伴隨著冷笑話一一上桌後,我看了掛在牆上的時鐘,不得了,七點五十分,我的下一攤約在喜X登飯店,為了不打破此生從未遲到的記錄,只好匆忙的跟低調板卡公司SAY GOOD BYE,總計吃了兩片鴨胸佐橘醬,一杯橙汁,四杯香片(一個人枯坐在包廂中半個小時,除了猛喝香片外,我找不出任何事情可以避開包廂內另外四位一樣枯站一旁的服務生);

        大步狂奔(或者是獸奔)到忠孝東路,晚上七點五十的尾牙旺季之刻,三線道擠成五線道,賣燒賣肉粽的小販在忠孝東路車陣中延車叫賣,此刻幾台小型折疊式流動廁所擠進慢車道與公車中間的夾縫,做起臨時方便行業,近視兼重聽的我無法清楚知道路上方便的行情多少,昨晚有在忠孝東路車陣中上臨時廁所的讀友請不吝指教一下,方便一些朋友,下次開車去忠笑東路時可以事先準備零錢。
否則,人有三急時,很不想聽到

            『我。們。不。找。零』

        我無暇聚焦這個新興產業的種種,為了趕下一攤尾牙,我鑽進忠孝復興站跳上板南線朝「善導寺站」前行,為了避免旅途枯燥,我拿了一份悠遊卡的說明書仔細端詳,正當我看著說明書看得出一些心得時,發現半數車廂的乘客朝著我看,我發窘的驚覺,如此仔細研究著悠遊卡的說明,似乎讓整個車廂的人曉得「台北有人不曉得悠遊卡」,這,作晚的當下,我難為情的好想挖個地洞鑽進去,表情應該像極了洗髮精廣告中被發現有頭皮屑的帥哥名模,沒搭過捷運沒聽過悠遊卡一旦被人發現時應該如何自處?

      「安。紐。西。爹。傭」

        裝韓國人就是了。

        八點整,我離開了善導寺站走進第二攤的飯店。

        昨晚整夜睡不著覺,心想是不是該去謀個上班族的差事,可以擠擠捷運、聽I-POD、發發牢騷、罵罵老闆、喝杯星巴克、到誠品買出貨週刊……

        還可以辦張悠遊卡。

       寫這種文章好像神經病,不過當神經病總比當投資大師好,投資大師這行業有勞健保嗎,保險好像不理賠投資大師這症頭呗

 

 

 

 

 

 

 
小沈提供之日本東北奧入瀨溪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