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非洲海岸有一個國家貝南(Benin),其將近八十%的人口素來是信奉巫毒教(voodoo),信徒們只信仰一個上帝、一個至高的造物者,只是為了能引導他們的一生,巫毒教徒會藉由媒介去尋求較容易被接受的諸靈、神鬼甚至偶像,巫毒儀式通常繞著一個或多個「偶像」舉行祈禱儀式,獻上活體生物當作血祭來取悅巫毒與「偶像」,而這個由偶像所形塑的「物神」通常只不過是由陶土製成,當地的教徒與居民稱之為「土靈」,甚至在某些地方,物神不過是一根香煙來代替;在巫毒的世界中通常有個地位最高的教主,他可以決定儀式的進行方式與時間地點,隨著幾百年來西非人被抓到歐美為奴隸後,巫毒教也隨之流傳到中南美洲如海地、巴西甚至部分的美國南部邊境各州。

       不同地方的巫毒衍生出不同的儀式,但是最重要的動物活體放血儀式,放諸各地的巫毒如出一轍,不僅僅是種潔淨的表徵,更是一種用鮮血換取平安的交換是奉獻;儀式的過程有些信徒會跟著教主,毫無理由的陷入狂熱,臉部扭曲猛爆青筋,把自己往樹木猛撞,在冒著煙的土靈四周跳舞著,往物神上面灑一些不知名的香粉,最後信徒與教主們跌跌撞撞的低調退回修道院,才慢慢的平靜下來。

        由於巫毒教的祭典式中彌漫著各種神秘,如裹起全身的白上衣與塗滿白色泥土或顏料的臉孔,加上血淋淋的動物活體的宰割獻禮,始終被蒙上一層邪教的面紗,近年來又因為一些巫毒教徒扯上一些人口走私與販毒的事件,巫毒教也因此被主流社會定位成部份恐懼邪教的散播者。


東京迪士尼遊行-小飛象--coco提供


        最近兩週讀了劉大任先生在「壹周刊紐約眼」專欄所發表的兩篇關於「神」的文章,劉大任先生在「神從哪裡來」文中論述著:「歸根究底,人為什麼需要神?或,人類文明為什麼創造宗教或類宗教的體制?我一向認為,死亡就是答案。死亡逼迫著每一個活著的人搜索自己的心靈。」這個論述寫的很棒;「神從哪裡來」文中又提出:「當某些人進入所謂的『與神對話』或『見證奇蹟』的狀態時,大腦的某一部份就會出現異狀,….生理學家甚至訂了這種症狀的學名:顳葉癲間,神經科專家索性把這個特殊部位叫做”神中心”」

        這些神棍們或許是「神中心」的腦下組織特別的敏感,用現在精神醫學的觀點來說,多少有一點「躁症」吧!凡是宗教與神祇都有排他性,這無非是藉此來維繫其族群的共同利益,非我族群就得一律消滅或者拒絕溝通與面對。


箱根溫泉的富士山--coco提供

        金錢廝殺的領域有如一場遠古的生存戰役,擔心遭受金錢或差價上的損失,無端地擔憂被通膨吃掉部分財富,怕追高怕殺低,在投資的世界經常得面對的「虧損」陰影甚至是長期事實,就如同人類害怕死亡害、怕滅絕一般;貝南與海地的人們為了集體心寧的安全而信仰巫毒教,卻因為巫毒教的神秘色彩更令他們不見容於主流世界的價值鏈當中;相同的、股民因為害怕虧損而投入各式各樣的「土靈」的膜拜與「教主」麾下,希望藉由大師的指點而能逃避虧損的命運;希特勒是個無神論者,但是他所標榜的「亞利安種族優越感」,卻也形成了一種「類宗教」,希特勒的信徒被希特勒帶到戰爭與滅亡的慘狀,而巫毒教的信徒卻也被帶領到世界的邊陲。

        其實希特勒也好、巫毒教也罷,起碼還有分出信徒與否,起碼對自己族群還有一種使命感,但是如果你是被神棍的表演所吸引去的那些活體動物,真的是被宰了都不知道是怎麼死亡的;

        股市裡頭也有一些「股棍」,他標榜著不要喧嘩,不要質疑,不需面對過去的經營數字,只需要透過他去跟一些上市公司的對談,就可以得到投資的真諦,他會告訴你不用在意過去的失敗,意味著跟著他就可以得到勝利,他會安慰你一切的損失都是由不正直的CEO或不稱職的官員所害的,意味著你最好不要經過太長的內省,因為經過內省的人就無法透過神棍的代理,就無法將你趕上活體的祭臺上;他不喜歡甚至討厭聰明的腦袋或太多的天才,因為聰明的群眾會質疑他的傳教祭典是多麼的不勘檢驗。


畢爾包--coco提供

       WEB2.0與網際網路的興起造成部份祭典舞臺的摧毀,一年多來,一家經營三十年的日報與另外一家經營近二十年的晚報先後關門停刊,WEB2.0衝垮了部份那種激烈的祭典、誇張的表演,新世代閱讀者要的不是神明代理人的單向傳教(或稱洗腦),更排斥祭典舞臺被各種利益侵入而損及信徒的利益,而那些藉由媒體祭臺而對廣大的散戶作活體獻禮的股棍們,早已被六七年級所架構的網路鄉民群給識破了,套句別人的話:沙丁魚!不必爭辯!

        現代的宗教應該是經由群體的力量,透過內省的過程,而形塑成向善(或向上)的力量,經由單純不受干擾的殿堂去獲取對生命的進一步認識(或投資的知識與技巧),那種近乎邪教的教主與祭臺的互相取暖,互享信徒所奉獻的利益的共生結構,就讓它留在2006年吧!

 
巫毒信徒在巴拉望

        在人類還沒有辦法探究死亡的秘密之前,各種宗教與神明是不可能消失的,相對地,投資領域這種零合遊戲終究有人會面臨虧損,既然虧損或被掠奪不可能消失在你我的世界當中,各種股神大師等等代理人還是會活躍在各式各樣的祭典當中,而光鮮奪目眼花撩亂的祭臺上,就有一堆前仆後繼的「神風特攻隊」飛蛾撲火的走向祭臺當作獻禮,神風特攻隊起碼還被日本政府請進神社去祭拜去懷念,但是不會有巫毒教的教主會同情那些擔任牲禮的活體動物呢!

       最後再改編劉大任先生的一段文:人類征服不了「虧損」,愚蠢也就如影隨形,永遠跟著我們,在賺與賠之間掙扎。

 
曼谷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