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錄自我的著作:
交易員的靈魂:您的投資出口在哪裡?


         位於愛媛縣的道後溫泉本館是日本最古老的溫泉館,建於明治27年(西元1894年),也是道後溫泉這個擁有3000年歷史的溫泉名區地標,已被列入國家重要文化財產。木造參層樓高的本館,屋簷、眉簷精巧細緻,很有日本古風情懷,乍看之下,彷彿《神隱少女》中那間油屋。道後溫泉是我2007年夏天打算造訪的地方,最近為了想要對道後溫泉做些深入的「行前背景」瞭解;第五度翻出宮崎峻駿的動畫作品:「神隱少女」來欣賞,宮崎駿的作品,一向有著明麗的藍天、綠葉、與暢快的流水、微風,主角也仍然可以禦風而翔,童話的背後比往常多了需要孩子來拯救的大人,侵犯神明食品的懲罰,被人類污染的河神等等嚴肅題材;片中錢婆婆說過一段話:『人,不會真的忘記什麼事,只是一時想不起來罷了。』只要具備單純的心就會勾起自己心中最純真的面像,回憶的重要是在於曾與你相關的人事物,因為這些連結 這些情感回憶才顯得重要而珍貴,『千尋』這個少女主角名字,不就暗喻著,我們總是要不知道尋找多少次才能找到真正的自己。宮崎駿「神隱」這兩個字不也就嘲弄著被人類所汙染甚至誤用的「神話」,而被這些神話所隱藏或壓抑的單純本能吧!


 
道後溫泉

        宮崎駿給我的一些啟示是:

        一、 特別強調原創精神,完全不以市場、獲利為考量。拒絕製作粗糙的電視版卡通、拒絕將賣座片再拍續集、拒絕迎合商業通俗內容、也拒絕擴張工作室規模以及周邊商品收益。

        如同敞洋於投資的世界中,過去讓你賺得利潤的個股與穫取到甜頭的一些方法,別再一味的留戀,資本市場的本質是不斷地往前方奔走,每個時代每個波段,皆有不同的新題材、新產業甚至新的投資理論脫穎而出,往往當一個想法與產業興起並漸漸成為多數人可以接受的主流以後,通常就意味著盛極而衰的濫觴了;選擇資本市場的投資標的不就是如此嗎!


        二、 不走主流路線,宮崎駿一九六三年出道,從大學畢業開始苦熬了二十一年,「風之谷」電影上演時,宮崎駿已經是個四十三歲的歐吉桑。高度產業文明滅亡、王蟲入侵、巨神兵復活、腐海、金色的原野、古老的預言這一幕幕的宮崎駿流風出現時,一出場就巔覆並引領日本動畫界進入新的領域,當我第一次觀賞「風之谷」的煞那,宮崎駿就席捲了包括自己在內的成年觀眾的心,開括出一片當時卡通市場的化外之民-成年人市場;宮崎駿不追隨主流但是他開創新的主流,從此幫助全世界的成年甚至於中老年人重拾起兒時的記憶-單純看卡通。

        當你閱讀財經媒體、收看財經節目、聆聽大師的演講時刻,所看到所聽到的都是清一色的價值,房價漲上去以後就談營建,營建漲不動時就來談已經默默上來的「4 i」,小型電子漲了三成之後就來講補漲電子,似乎有忙不完的事情追逐不停的輪動;大家恣意地消費著短線追逐,到最後就是替高檔出貨的大股東大鯊魚集體買單;用一檔個股作例子來說明:旺矽,06年11月11日一則關於旺矽公司派涉嫌於2003年炒作的陳年老案上了媒體的報導,兩天後股價打到77元以後,不到一個月的時間竟然從77元漲到102元,在這過程連我這種老手都犯了不耐久盤與媒體利空報導的影響,而忘掉了買進時的那一份純真的執著:成長的基本面與被低估的股價;至今,兩個多月前的那些預期與判斷的利多都已經一一浮現與見諸媒體,只能大嘆自己修鍊不足;對的產業、對的公司、對的股價甚至連當初的進場點都很棒:83元,即便達到先知先覺的境界仍舊需要堅持的心、單純的情;在媒體的雜音與紛擾之下,的確是不容易去實踐,透過看了宮崎駿的系列作品來不斷反思自己,並寫下這些投資筆記來記錄自我在投資與人生中的深刻省思。

         三、 六十三歲的宮崎駿至今仍堅持自己手工繪圖,甚至就算採用3D動畫,宮崎駿也要看起來像是2D的效果。

        財務分析與總經統計甚至於計量的技術分析,市面上有發展出許多的套裝軟體,一如宮崎駿堅持手繪的精神來呈現人文素養的畫質,大家也儘可能的去自行算出財務比率、乖離率與一些簡單的計算式,因為沒有洗鍊過學徒式的苦學過程,就不會對那些冰冷的數字產生思考的火花,更別提經由單純的數學世界去振蕩出想像力,不妨把自己高中與大學求學過程中那股「導數學公式」的傻勁拿到投資的數字世界。

 

       四、 不忘根本立場,只為了作出讓孩子內心歡喜的電影,開幕超過三年的吉卜力美術館(一家由宮崎駿成立的動畫博物館),已經是東京非常熱門的觀光景點,但宮崎駿堅持每天入場人次不超過兩千五百人,因為人少一點遊客才能好好參觀。

        宮崎駿不走主流的行銷手法,他自己謙虛的認為:「專注於自己的根本立場,而不必去走自己不懂的領域,更不必強迫去追逐非自己所認同的流行!」;「天空之城」片中可愛純潔的小女孩希達在善良勇敢的小男孩巴努的陪伴下,尋找自己失落的故鄉,在旅途的盡頭-天空之城,終於明白了無論科技的進步和人類的發展如何,人都是不能離開土地的。藉由尋找天空之城-一個希達父親曾經住過的地方,鋪陳出代代的傳承、故鄉土地的連結與尋根。

        你的投資根源在哪裡?你在投資市界金融市場所學習到的、所經歷過的到底又是從何而來?你遭受到金融市場虧損的殺戮之際時,是否可以停下腳步去尋找這些根源,是傳承不夠還是自己走錯了叉路呢?就再以旺矽的操作而言,我到底有沒有違背了中心思想的最單純想法呢?賣點的產生應該是:現在基本面有無改變?股價是否累積了不小的漲幅?總體環境有沒有過熱?自己財務的額外需求?回過頭來檢驗,自己在11/27以83元出脫的當時並沒有發生上述的四個狀況,也就是自己竟然忘掉了多來來從經驗中所累積的投資根源。

         一檔股票的操作竟然曝露出自我的極大的心理修為的不足,宮崎駿在四十三歲就可以走出並開創屬於自己的「天空之城」,四十歲的我依舊如「神隱少女」中的千尋,迷失於自我受限的神之隱藏的心魔當中,找尋不出一條定位清楚的投資自我;「電影這東西不是賭博,做得努力、做得好自然會有收穫。」宮崎駿的這句話值得再三品味與咀嚼。

 
野柳之美-godchild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