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境台商第一篇(12)

    

     

      兩人彼此視線游移,沒有人願意接觸彼此的眼神,一個是想要掩飾因為躲在憤怒神情厚的懦弱,一個想要遮掩藏在愧疚模樣深處的蠻橫。

      呆坐在和室中的他們沉默不語。

      沒多久,葉國強看見那位飄浮在當年小交易科長辦公室的交易桌上的好兄弟,他一看就知道是神鬼靈魂之類的好兄弟,因為穿著清朝官服的「那人」沒有腳。

     「你沒有腳?」 葉國強忍不住還要問了。

      「已經知道的事情不需要再發問!這是你當年在交易室對底下那些菜鳥交易員發飆時的口頭禪。」

     「你對我的交易還真有興趣,連我飄洋過海來日本,你都要跟來。」 葉國強根本不怕它,話說回來,運氣走到谷底失去一切的人還有什麼好害怕的。

     「知道就好,我是你的守護神,沒什麼好怕的。」 穿著清代官服的那人讀出葉國強心中的念頭。

      「那你來到日本,不就也成為洋鬼子了!」這大概是生平第一次和鬼開玩笑,。

       「也對,你要叫我洋鬼子也成,只是我該不該也換個服裝呢?清朝官服似乎不太適合日本。」 洋鬼子脫下烏紗帽端詳了半天。

       「別鬧了!十幾年不見,為什麼這個時候又出現在我的旁邊呢?」

       「我是奉命來規勸你。」

       「奉命?你的老闆嗎?」 想到神鬼世界也有老闆部屬之分,葉國強感到有趣起來。

      「我沒有老闆,是你的祖先請我來的,嚴格來說,我也搞不清楚那到底是不是你的祖先,你們之間好像沒有什麼血緣關係,你知道,我們世界的戶政官僚體系比起你們一點都沒有比較好,簡直亂七八糟,我建議了好多次,可以仿照日本的戶政系統,可是上面那些官,一聽到日本鬼子的方法就…..」 洋鬼子抱怨的模樣像極了銀行底層那些成天抱怨的小行員。

     「好啦!你想告訴我什麼?」 葉國強趕緊打斷洋鬼子的抱怨話題。

      不知道什麼時候變裝的,本來一身滿清官服換成日本古代武士裝扮,似乎對自己的樣子頗為得意的洋鬼子回過神來換了話題:

     「聽好!小強…..嗯,我知道小強是你們現代台灣話蟑螂的代名詞,但你的祖先要我轉告的就是小強。」 葉國強面對這位變裝日本武士的滿大人鬼魂實在是感到啼笑皆非。

     「聽好!小強!你永遠始終沒有辦法忘記別人犯過的錯,總是惦記著過去的事情,你太在乎別人對你忠誠坦白與否,其實許多人根本不知道他們傷害了你,別人的生活沒有辦法像你一樣井然有序,你也不能要求別人得明確規範可以作這個、不可以作那個,你的生命中充滿了太多原則,這些原則逼得旁邊的人不得不反過來傷害你。」 洋鬼子長篇大論的講了起來,但那彆腳的說話模樣,彷彿是事先被要求背稿子照著稿子唸出來。

     「懂嗎?」

     「我想我可以體驗一二!」

     「聽好!小強!凡事只向前看,好了我總算順順利利幫人轉達了,對了我想起來,叫我過來跟你講話的你的祖先,他應該是作棉被的,但我真的忘記他什麼名字,你知道的,我們那邊只要碰到主管換人也是一團混亂,因為你的祖先在我們那邊的模樣就是背著一身棉被,你大概不知道,人到了我們那邊,生前幹甚麼行業,他的一身行頭就會掛在身上。」 這段雜亂不堪的講話,葉國強聽了一頭霧水。

    「給你看,這是從你祖先身上取下的信物。」 洋鬼子從口袋裡掏出一塊棉被布料和一小團棉花。

  

      葉國強突然想到許多問題想要問漂浮在房間半空中的洋鬼子,當他抬頭一看,只有和式的米黃色天花板和隱藏式的壁燈,窗外已經是一片漆黑,顯然他已經躺在和室榻榻米上睡了好一會兒,看了看錶,少說也睡了兩個鐘頭。房間內的暖氣已經被打開,溫度大概被設定的比較高,葉國強留了一身汗,冬天暖氣房內所流的汗,坦白說十分不舒服,他起身看了房間四周,走出和式來到起居室,看看有沒有那位洋鬼子的身影,這樣作只是為了證明自己不過只是作了一場逼真程度破表的魍魎鬼怪惡夢。

      手機上傳來古漂亮的簡訊,大意是她要去參加什麼同學富二代的生日會還是品酒會之類的,順便再度提醒葉國強訂做結婚禮服的時間云云。

      反正她也是為了維持所謂的面子吧!

      他向保全人員點了點頭走出豪邸大門,一離開大門就被戶外那股又濕又冷的刺骨寒氣逼的自己捲縮了起來,他站在牆角邊想要從大衣口袋內掏出圍巾,但口袋內除了圍巾以外還有一小團東西,葉國強好奇地取了出來一看,居然是一塊年份起碼超過五十年的泛黃棉被布料和一小團受潮而硬化的棉花。

     他勉強扶著牆邊一股腦地嘔吐出來,吐出了昨晚居酒屋喝下的幾公升的清酒、吐出了剛才在車站吃的拉麵、吐出了他精心挑選的覆盆子巧克力,除了羞辱感以外能吐的都吐了。

 

京都B級美食:體驗關西風情,先從在地料理開始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