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仔一家,世居在台北最北端的金瓜石,地理位置比起九份更為偏僻。華仔的祖父與父執輩皆以挖礦賺勞力錢餬口,雖然華仔小學與國中都是就讀山區的學校,但是華仔從小就是個聰明機伶的乖孩子,成績名列前矛,國中畢業後,看著年事已高,卻仍終日出賣勞力的年邁父母,在孝心的驅使下,考量將來及早就業,幫助家計,也就選擇了就讀北部地區著名專科學校的礦冶科,在學五年,經過學習礦冶的相關知識後,華仔順利考上預備軍官,服役滿一年十個月後,順利回到家鄉金瓜石的採礦公司服務,看來華仔的退伍後加入賺錢的行列,似乎也為一家子注入了新的生機…………………。

日子過的很快,一轉眼五年稍縱即逝,算算華仔也老大不小,二十七歲了,礦工挖礦,真是個高風險的苦差事啊!在這段期間內,不時傳來其他礦坑發生事故的消息,弄得人心惶惶。幸運的是,華仔的礦坑都沒傳出事故,但是,
”我不要一輩子做礦工” 這個聲音,卻一直在華仔的心靈深處吶喊著。

華仔的家,世代居住在金瓜石通往瑞濱的小山路邊,每天一早要到礦坑上工時,都會經過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設在這裡的戰俘營。

華仔小時候曾聽爸爸說,這裡是羈押二次大戰時期,日軍在南洋擄來的大英國協戰俘,最盛時曾經在三排九棟木板牆、油紙頂的俘虜營舍裡,關了一千餘人。

他們被強迫做扒土、推車、採礦的苦活,許多盟軍戰俘因水土不服致生病死亡,或在礦坑工作中遭受意外,死了近三分之一。後來日本軍戰敗,就將那些活下來的戰俘遣送回母國,以後在每年11月,那些戰後被遣送回國的戰俘,或是死亡戰俘的親屬,都會回來金瓜石憑弔,以緬懷紀念。

穿過戰俘營,再走個十來分鐘,華仔回頭一看,就可以看到遠處的茶壺山。
華仔每天上班,要入礦坑前,都會先回頭瞻望一下,從小到大每天都看得到的茶壺山,這個山因形似沒有提耳的茶壺而得名,為登山愛好者的好據點,正如宜蘭人看到龜山島就知道家已經不遠了。無耳茶壺山也是金瓜石人共同的記憶。.

這天,華仔換上他的工作服,拿起他的『採礦入坑派工卡』,填上入坑的時間,放入吊掛在牆上的出勤卡架後,便隨著一班人馬,魚貫進入礦坑。

跟往常一樣,進入礦坑後,他回頭再次捕捉入坑後即將消失的最後一道亮光,暗無天日的一天又要開始了,心中的悵然與無奈感突然地泉湧而出…….。

突然,一個失神,華仔腳步踩了個空,狠狠地滑了一跤,狼狽的撲跌在地上,待他稍稍回過神再坐正身子時,撞擊後的疼痛感卻陣陣襲來,那件磨得已快發白工作服,膝蓋位置早已破了個大洞,手掌、膝蓋全都掛了彩,
『華仔!要緊嗎?』後頭的阿德傳來關切的問候聲。

『沒關係啦!還可以走,年輕人身體還經得起這一摔,沒事!沒事!』華仔站了起來,拍拍身上的塵土,一瘸一拐的逕自往坑內最暗處走去,日子要過還是得上工啊!唉!今天運氣真背啊……………………..此時長久以來,不時再腦中出現的那句話又浮現心頭,
『我不要一輩子做礦工!』…
『好!就是今天,我決定不再步入坑道,今天出了這個坑道,明天我將不再是礦工了……』,華仔心裡堅定的下了個決定。
出了礦坑的華仔,並沒有直接回家,反而騎上他的野狼125機車,一路順著金水路往瑞濱海邊騎去,迎著海風,順意暢快。

華仔一路飆過黃金瀑布、十三層、往濂洞灣的海邊騎去,來到他經常駐足思考的那顆大石頭前,華仔凝視著浩瀚的太平洋,思緒猶如大海陣陣波濤洶湧(不做礦工做什麼?不做礦工做什麼?不做礦工做什麼?),就像修行者參話頭般,華仔念著念著,就肚子餓了,想想還是騎到瑞芳鎮上買些龍鳳腿來吃吧!,咦?吃!華仔突然靈光一現,我可以賣吃的東西啊?
可是我是礦工,我可以賣些甚麼呢?對啊!我可以賣礦工便當啊!

有了一個新點子,華仔越想越得意,竟然忘記早已飢腸轆轆的肚子,跨上他的野狼125機車,一路奔向家,找父母親大人討論一下他的決定。

『媽!我不當礦工啦,我想到要做什麼生意了啦!』華仔雙腳還沒踏進大門就興奮的喊著。
『什麼事情啊?慌慌張張的地!今天怎麼這麼晚才回來?』華仔的媽正在廚房收拾,聽到華仔的聲音匆匆由廚房走了出來。
『我不當礦工啦,我決定要去賣便當。』
阿母::『你有想清楚了嗎?』
華仔:『民以食為天,這個年頭賣吃的準沒錯。我想到每天你幫我帶的便當很好吃,隔壁阿三每次都看得流口水,想跟我搶著吃,別的同事也都直誇你做的便當緊好吃,所以我想賣便當準沒錯。』
『便當要賣給哪些人呢?』

『很多人啊,像是來這裡玩的遊客,或是像是阿德、阿民那些不會帶便當專吃外面的礦工、或是郵局、派出所那些單身漢,全部都可能是我們的客戶。』
華仔的媽眉頭一鬆,似乎也看見了賣便當的契機與轉機:『便當內要準備啥菜呢?』

『這我都想好了!排骨一塊、滷蛋一個、一塊醃蘿蔔加兩塊豆干。』
『要將攤子擺在何處賣呢?』華仔的媽說
『第一要件是先買個攤販車,就在太子賓館旁邊擺個攤位你看如何?』
『嗯!這樣子也是個好主意!』華仔的媽點了點頭。
『有了個攤位後,再進一些食材和鍋碗瓢盆,然後再來找個幫手?人、事、物皆備,就只差資金而已。』華仔接著說
『那你需要多少資金呢?』華仔他媽問道。
由於華仔平日花費過大,所以手頭上只存了5000元的現金。想想這些投資,總該需要個一、兩萬塊吧?
於是順口說道『可能需要一、兩萬元吧!』『媽,我可能還需要向你拿一萬元的資金』。
華仔的媽說:『那我是投資你咧,還是借你?』
華仔想了一下說『這有什麼區別咧?反正都是錢啊?』
華仔媽又在重複一句:『那是要算投資你,還是要借錢給你咧?』
華仔搔搔頭,百思不解的問道:『投資和借錢有什麼差別嗎?』
華仔媽回答:『投資的話我也算是老闆,對你平時做的生意,也是要看頭看尾。若是借錢給你的話,只要你能夠還我錢,再付給我一點點利息,我就不用插手管你平時生意是怎麼做的?』

商業小知識
華仔的媽媽很有商業概念,其實這就是股東與債權人的差別。投資人就是股東,股東需要負擔盈虧,自然會關心企業平日的營運狀況。至於借錢給企業的人就是債權人,通常債權人只關心企業有否能力償還本金與利息,對於平日的營運,不會投入太多的心思。

華仔想一想,媽媽從小到大,稍嫌嘮叨,所以就順口回了一句:『我看還是你借錢給我好了,以後賺了錢一定還你,平時的生意也不用你操勞了。』
就這樣子,華仔依照計畫,跑了一趟基隆買他的攤販車、還有鍋碗瓢盆等做生意的生財器具,總共花費了12000元。
再來就是要找個人手幫忙,他忽然想起隔壁鄰居,有一個小李高中剛畢業,準備要當兵,賦閒在家,剛好可以幫忙。於是就說好,以每個小時80元的工資支付給他。可是小李說,從他家出來做事,也要一個早上,能不能每天至少給足三個小時的工資。華仔想一想,也對?當下就講定了,每天給3小時的工資,240元。

Finance168新著,一個曠工的會計真情告白網路連載,每篇文章開放三天,敬邀各位網友到fianace168財經學苑爬文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