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閱讀著”巴菲特寫給股東的信”,其將存在於企業中一種無形強大力量,稱為體制性阻力,它出現時,理性往往必須退讓。
 
  什麼是體制性阻力?例如: 
 
  1. 就像受慣性定律一樣,一個組織往往會拒絕改變其現有行進方向。 
 
  2. 就像為了要用盡員工可用的時間,而增加工作量一樣,企業會為了花光可用資金來進行某些企劃案或收購案。 
 
  3. 只要領導人提出一項企劃案,不管這個案子有多麼愚蠢,他手下的幕僚人員馬上會提出詳細的投資報酬率,以及策略性的研究報告,來支持這項企劃案。 
 
  4. 不管是在企業擴張、企業收購、主管酬勞等任何議題上,同業的做法都會照單全收地被模仿。
 
  
  將企業引導到這些方向的,既不是貪婪之心也不是愚昧無知,而是存在體制中的一股動力,而這股力量往往不為人所知。
 
  巴菲特這樣描述著此無形力量,是否有種是曾相識感覺。我們是否都被這股力量所支配,只因為我們身陷其中,早已習慣這種理所當然。工作如此,投機操作是否也如此,也有著冥冥中的市場力量在支配我們,一但市場傳些訊息,久久沒法被證實,就會被視作”約當真實”,也就會有著無基之彈,彈久了竟變成了有基之彈,後來不是彈不彈的問題,而是資金行情,股票上揚是錢買出來的,說是資金行情還真的無可否認。這就是市場中的慣性,或言體制性阻力吧!
 
  生產大幅反彈代表的意義是什麼? 如果一個企業營收先衰退50%,再成長50%,結果是如何? 相信可以得出一個令人不愉快的數字:從高點衰退25%,這就是我想表達的意涵。
 
  我們市場的強勁,又突顯了台灣的慣有特性,牛脾氣一個,常常在一段時間內走自己的路,後來回歸市場又會快到出乎多數人的預期,這是主力、作手、大股東(統言內資)介入後,常出現的現象。當然還會結合政治力,名義上是政府護盤,卻用公家錢圖利自己,勉力護盤為了什麼?不過是讓某些人稱心如意罷了,這就是金錢與權力的糾葛。
 
  不管公不公平,進入市場或投入職場前本來就要有所認知,往往都會有存在些難以扭轉的傳統智慧(體制性阻力)影響著多數人,我們只能接受,或試著當個異類。若能夠把這種作用力善加利用,去尋找其反作用力,反而可能成為一種機會,索羅斯的反射理論就是辨識各種作用力,跟隨力量興起,並再力量衰竭前,即時脫離。阻力也好,助力也罷,不過是人生的一場遊戲,一場夢。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