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點半出門投票,到了投票所設立的小學,一台超級烏賊摩托車在前,噴灑一屁股白色的COX, NOX 。很想衝上去跟他說:「這樣的車能不能別再騎了?」

一大早我們這幾鄰這排就排得老長,其他鄰的小貓兩三隻,「是怎樣?我們這幾鄰大樓多人多,造冊時不會分一分嗎?還是我們這幾鄰老人多,都來趕早?」

有人等著等著煙就拿出來抽了,「媽的!憑什麼你抽的是完全燃燒的一手煙在爽,我卻要吸燃燒不完全的二手煙死得比他快在不爽?」

還有走不動的,甚至吊點滴的也來投。「真是愛好民主啊!能不能熬到這一任總統任期結束還不知道,也要投?」

有人在我的部落格(http://www.wretch.cc/mypage/suhw)留言回應「大音希聲」,提到眾生平等的理念。投票,最平等了吧!違反空氣污染防制法的、吸到毒氣的,老的、少的,住公寓的、住透天的,違反煙害防治條例的、吸二手煙的,只要還能動,能蓋章的,監獄裡尚未執行的死刑犯,通通平等一票。這樣公平了吧?是嗎!我覺得這也太公平了吧。上學期有個退學的學生,在校內上課蹺腳、考試作弊、勒索同學、威脅老師,在校外包賭耍流氓、放高利貸、恐嚇取財,他的一票跟我這個決心把他踢出校門的老師一票一樣大。這樣的民主,還真是平等。

排我後面的才好笑,投完票出來了才發現沒有投到公投票,嚷嚷著明明拿出兩張通知單,怎麼都沒人拿公投票給他。我有點不好意思,因為他可能跟著我辦事,在下是怕老婆不煮飯,陪老婆來隨便投一投,當然懶得理什麼公投。「你沒有去另一張公投領票桌領票,沒人敢亂講話的,會被抓的。」我只能這樣安慰他。投票所外四、五個警察繼續輪流小聲的嘻嘻哈哈吃早餐,完全不當一回事。投個票就這麼難,難怪老子主張絕聖棄智,實其腹、弱其志。對複雜的政治更是不以為然,最好小國寡民、雞犬相聞、老死不相往來。人越多越聰明,社會就越複雜,沙丁魚就越暈頭轉向。

我猜總大應該不會去投票吧,這樣的平等,太不符合經濟效益了。不如把排隊投票的時間拿來認真打字,多爆幾個金融圈內幕,多拯救幾條沙丁魚比較慈悲。況且總大不必親自投票,只要在部落格上面登高一呼,改變個幾千幾萬票也是有可能的。我剛剛才去看,Frank謝的部落格到訪人次還不到兩萬,卡神不知道是卡到陰還是怎樣,表現太差了吧。總大的都快破一千六百萬人次了說。

回家的路上順便加油,四月大概要漲價了吧,能省則省。什麼是加油?就是千百萬年前的動、植物屍體在地底腐化,現在成了石油挖了出來,提煉成95的灌到我的油箱,我就這麼焚燒先祖的遺骨,來推動我的機車,這對現代人來說好像是天經地義。中國人講慎終追遠,照理越遠越早的祖先是更要尊重的,像我幫我老爸撿骨,要先挑個良辰吉時,請道士焚香搖鈴作法,才能開挖,挖出來還要先買個塔位,當天全家老小跟著招魂幡恭送進塔,每年還要繳交管理費,清明不去拜一拜又會有人看不過去念東念西。顯然中國人是沒有這麼慎終追遠的對待挖出來的原油的。或許你會說,那些油是別人的祖先。或許吧!對了,我應該每次加油都滴一滴血,不,拔一根毛好了,驗一下DNA,搞不好match,就可以告中油未經過子孫許可,擅自盜挖提煉販賣先祖遺體牟利。

經過早餐店,買了土司夾蛋。什麼是蛋?母雞生下來未孵化的胚胎。哇!賣蛋的不知道有沒有徵求生母的同意,就把他的寶貝小孩拿來用油煎一煎,夾在土司裡面賣給我。這不就像是黑心婦產科幫未婚女子墮胎,然後將早產嬰兒賣到早餐店做成含有豐富胎盤素的美容養顏漢堡。萬一他們作業流程超級流暢迅速,這位未婚女子有可能在步出婦產科走過這家漢堡店想到該吃個什麼補一下….。

什麼是平等?什麼是博愛?什麼是自由?who knows? Who really care?

大音希聲,不寫了,再寫老婆要說我又瘋了。
已經三篇了,ㄧㄝ,可以加入好友了!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