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炒房大咖 3黃1劉 砍勇哥連補帶罰39億    2011/03/25 03:14 沈婉玉/台北報導    中國時報【沈婉玉/台北報導】

        不查不知道,查出來不得了!日前台北市議員鍾小平向台北市國稅局檢舉大咖投資客「勇哥」黃勇義,北市國稅局在詳查後,從三十六名疑似人頭資料中,查出九四○筆財產交易,平均每名人頭四年來買賣近三十戶。若以每戶成交價一千萬、每戶獲利一百萬來保守計算,「勇哥」至少要補稅八.四六億元,如加上罰款,連補帶罰最高要繳三十九億元。

        北市國稅局表示,「勇哥」的涉案資料太龐大,還在逐步釐清中,但因為調查人頭戶難度頗高,已請檢調單位協助,共同偵辦,若涉及不法,將直接移送法辦。不只是「勇哥」,其他如黃文雄、自稱「帥過頭」的黃家進、與「劉媽媽」劉月釵等「三黃一劉」大咖投資客,都列入今年重點查稅對象。

        除「勇哥」外,「帥過頭」黃家進因戶籍在新北市,相關資料已經移送北區國稅局詳查;本來排定明年查稅的黃文雄,提早到今年立案調查,正從地政機關等單位調查財產異動資料;初步調查「劉媽媽」名下不動產並未查出賣出紀錄,顯示其「口袋甚深」,目前尚無稅務問題,將進一步調查「劉媽媽」之子俞昌哲,以及「劉媽媽」名下公司的相關資料。

        北市國稅局雖然過去都有收到「三黃一劉」的檢舉函,但以此次鍾小平提出了一○二筆不動產、三十六名人頭的檢舉最為具體。

        北市國稅局初步調查後發現,三十六名人頭都和「勇哥」有親戚關係,合理懷疑是人頭戶。因此,調查三十六名人頭戶近四年來的報稅資料,共查出九四○筆財產交易,平均每位人頭每年買賣超過六戶。

        稅務官員指出,倘若無法確認此三十六名是「勇哥」的人頭戶,這些人頭還是要因每年買賣房屋超過六棟,被視為營業行為,要加課營業稅,最高罰五倍。倘若證明出此三十六名確實是「勇哥」的人頭,「勇哥」就要面臨天文數字的補稅加罰鍰,人頭戶則要因「協助他人逃漏稅」面臨三年以下的刑責。

        假設「勇哥」九四○筆交易都涉及人頭戶逃稅,以每戶成交價一千萬、每戶獲利一百萬來保守計算,成交價一千萬,課五%的營業稅為四.七億元;每戶獲利一百萬,課四十%綜所稅則為三.七六億元。此尚不計入營業稅最高五倍與所得稅最高二倍的罰鍰,「勇哥」就要補稅八.四六億元。如計入罰款,且國稅局都課以最高罰鍰,「勇哥」連補帶罰要繳納三十九億元的稅金與罰鍰。但如果其交易額平均超過一千萬、獲利平均也高於一百萬,則其要補罰金額又不止這個數字。


         總按:不懂得低調的人永遠得不到真正的財富


          關於二十年來金融市場的我見

         我從民國75年開始買進第一張股票,至今已經第二十六年了,我從民國81年在中和買了人生第一間房子,至今也第二十年了,我在民國83年作了第一筆外匯交易買賣,至今已經第十八年了,其他如基金、黃金、利率期貨、債券買賣…也經歷過一段很長的時間了。

        以前的我,如2007年以前的我,不論是股票、房地產還是債券、外幣,我的投資還算是相當積極且活躍,不過從2007年找到人生新目標-創作者之後,不論是投資的標的、買賣的次數甚至動用的金額都呈現「大幅」地下降,投資幾乎以外幣、定存、原物料和事業投資為主。

        有人覺得我變遜了,其實我不在乎,因為我的財富的累積又不是源自於他人對我的觀感,畢竟我又不是要收會員,或是像三黃一劉帥過頭之類的人,他們必須有「集資與籌資」的需要與壓力;更有人認為我很不負責任,吸引了那麼多讀者後,竟然完全不太理會讀者「投資買賣」的需求,連個投資建議或個股分析都不寫,不過話說回來,各位與我的關係不過就是買我幾本書而已,我的目的也不過就是寫一些自己想要寫的文章和想要出的書罷了。

        二十年來我看過太多人事物的起伏,也經歷過各種市場的興衰,身邊的或聽聞的,有迅速樓起的,更多的是又快速跌落的,看到了一些講話很大聲的「司機變大戶」,但敏銳的我,二十年來觀察到的是黑暗的角落中,有成千上萬的「大戶變司機」,只是他們的聲音不被突顯,我看過了太多媒體與金融業用太多「聳動甚至是造假」的致富掘起傳奇,去誘惑一批又一批的年輕人(其實連老人都有)去從事遠超過自身能力的投資或買賣。

        當然,有人翻身了,而且我也相信絕大多數的人都曾經擁有炫耀的「紙上富貴」,譬如去年用一坪40萬到50萬買進新莊新成屋的一堆「嫩咖」(當然也可以稱之為遜咖)投資客,從去年底到今年農曆年這半年的期間,肯定是意氣風發、走路有風,對那些善意提醒風險的人嗤之以鼻,甚至還大言不慚地宣揚張金鶚教授之流是膽小鬼、失敗客之類的狂言狂語。因為今年初新莊就有建商推出一坪七十萬的新建案,對於這些「投資客」而言,日子當然是無限美好,對自我價值的實現當然是到了自我感覺極度良好的地步,至於「一坪七十萬能夠賣給誰?」這個疑問當然會被藏在很深很深的心裡頭,反正自我感覺良好,從四五十萬漲到七十萬的這個「空氣漲幅」所引發的財富效果就足以支撐這些投資客的心靈需求。

        君不見在台灣的暢銷洗腦巨作「秘密」不也這樣告訴大家:「只要心想就會事成」,只要大家一起發功,新莊的房價就會漲到一坪一百萬,超越維也納直逼東京。台灣的房市到了最近一兩年似乎已經演變到宗教的程度與地位了....

        扯遠了,二十多年的經驗讓我得到三個人生結論:

        一、 名與利千萬不要同時擁有。
        特別是以投資為生的人,畢竟以投資為生是與社會公平正義的價值相牴觸,以投資為生的人不論賺到多少錢,其實本來就是個不值得被尊重的事情,若想要以投資賺到大錢,勢必會碰觸一些灰色甚至非法地帶,但聰明的投資客會抱持著「悶聲大發財」的低調作風,像三黃一劉帥過頭這種上媒體吹噓自己,甚至上媒體與主管機關對嗆的行為,讓我無法想像他們到底有沒有智慧可言。

        二、 民不與官鬥。
        我在民國91到92年那幾年間,買了幾間房子,那不是我有眼光也不是我多麼厲害,而是那幾年政府真的很用力很用力地作多房市,幾乎到了每周一利多的地步,更離譜的是,那時候還沒有多少人相信呢?不過,我可以證明的是,政大教授張金鶚這個世紀的前五年,他是一直鼓勵自助客趕快趁機買便宜房子。時序到了民國九十九年的第一季,央行開始進行所謂的打房政策,幾個月後財政部也加入了打房行列,好笑的是,一大堆投資客如三黃一劉帥過頭和建商房仲,就在最近一年開始加入與官方對嗆的行列,其舉動讓我想到利比亞的格達費,他一付「來打我」的模樣終於引來歐美聯軍的武力攻擊。除非你做的是反對黨或文創的這些事業,否則幹任何行業的第一大天條便是「民不與官鬥」。

         三、 市場沒有不可能的價格。
        金融市場從來就不是一個均衡的市場,她不是超漲就是超跌,她也有可能好幾年交投陷入冷凍的地步,也有可能熱絡到你我的經驗都無法想像到的程度,譬如2008年金融風暴,一口氣不到半年,台股指數可以從九千多近萬點跌破四千,然後在2009年的第二季,三個月不到又從四千漲到八千點,更誇張的是,從2009年第三季至今五百多天,指數就是在八千點到八千四五百點這邊混。房地產也是一樣,我舉民國81年的淡水為例,淡水從民國74年一坪三萬元起漲連漲八年到一坪三十五萬,然後從82年開始緩跌到民國92年的一坪八萬元,林口也是一樣,林口的重劃從民國六十幾年至今一共喊了三次,沒有一次可以成功改造大林口,可是在這三次重劃大夢的林口房價,不知套牢了多少自我感覺一度良好的投資人。

        靠投資維生的人,切記一切低調,而我呢?既然選擇了寫作這條以「成就感和自我實現」的路,自然就必須放下許多昔日的利益,在投資這個事業上,名與利本來就不可能兼顧。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