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境台商第一篇東京北千住私募基金(28)

葉國強既然已經之到了英軍集團來拜訪的部分目的,所幸晚一點才進公司開會,反正中國人也從來不把守時認真地當一回事,況且在中國的潛規則中,真正的領導絕對得姍姍來遲,越是擺足派頭越顯得地位的崇高。

他踱步在街頭的人潮當中,想要藉由喧鬧的祭典來沉澱,大黑天的神座需要十來個壯漢一起抬舉,連神明都得靠人攙扶,人們表面展現對神明的崇敬,但實際上卻是計算著帶來的經濟效益。

 

人都需要夢想,作夢須要燃料,年少的燃料是音樂、愛情和放縱,成人以後的燃料換成執著、鑽營和算計,中年後只剩下金錢還勉強可以燃燒起夢想,老了後,夢想的燃點已經高不可攀,腦中被回憶塞滿在也容不下夢想。

 

葉國強記得剛來東京的那段日子,被sevenstar的創業搞得天天睡不著覺,明悉子安慰他,要作夢得先睡得著覺才行,明悉子是個絕對務實的人,從來沒從她嘴巴中聽到什麼關於夢想的言論,從來不曾對她透徹的剖析,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樣的過往與現在讓她不再作夢,或許只是堅強的外裝,如同葉國強,也如同祭典中的神祇木偶。

 

回到辦公室已經快要下午三點,所有的人在會議室中等待著他的故意姍姍來遲,英軍企業的人似乎早已這樣的會議型態,反正越是重要的人越不能準時出席,周禾喻對他點了個心照不宣的眼神,似乎有十足把握把葉國強挖角到中國江西那個窮鄉僻野。

史坦利看著窗外已經逐漸升起的暮色,挖苦地說:「天空的顏色就像紫羅蘭一樣,對不對?」心情暢快的不得了,和街上的祭典相呼應。

 

「我們剛剛已經和英軍集團談到合作的大綱,就等執行長一起來敲定.....」史坦利講得很委婉,但言下之意似乎擺明了葉國強只剩下橡皮圖章的地位。

 

「英軍集團的三個子公司在東京幾筆海外存款,她們想要我們提供合法的資產移轉服務。」沙織在史坦利的授意下開始報告。

 

「合法的資產移轉?」葉國強吃了一驚,機警的他假裝要掏出香煙,卻偷偷把手伸到口袋中按下手機的錄音鍵。

 

「金額多少?想轉給誰?」

「初步只有一億美金,如果一切順利的話,金額會再繼續提高到五億以內。轉給一家位於吉隆坡的LoL控股公司。」

「周總監,這種事情只要你們董事會通過海外投資,直接匯款過去不就成了?何必這麼麻煩呢?」葉國強故意聽不懂其中的奧妙。

 

史坦利乾咳了一聲後插了話:「我們私募基金運作的宗旨是不問客人的資金來源,也不問客戶的資金用途,我們只提供各種選擇,如果客戶不喜歡我們建議的選擇,我們會想辦法創造出第二個、第三個。如果英軍集團認為不方便說出原因,我們不會過問。

 

葉國強哼了一聲,看著史坦利後決定再也不想表示任何意見。

 

沙織看葉國強閉嘴後便繼續地說下去:「我們提出的建議如下,由於英軍集團是全亞洲最大的棉花需求者也是第二大的棉花供應商,所以我們建議由英軍集團的子公司藉由買進棉花期貨,和LoL控股公司作密集的對沖交易,只要在合法範圍下,透過交易虧損將一億美金轉給LoL控股公司,而LoL控股公司的帳上所出現的資金完全是透過操作棉花所獲得的利益....」

 

周禾喻好奇地問:「怎麼有辦法讓一方虧損一億?卻又另一方獲利一億呢?」

 

這時候史坦利接下話微笑地回答:「這只是我們的建議,許多私募基金同業都會透過交易的方式幫客戶做資產轉移,合不合法就要看客戶或客戶的帳戶所在地的法令規定,同業都這樣作,不表示我們也會這樣作,當然,如果有需要,這些小交易技巧,我們公司也都具備,至於具體的交易細節,說穿了不值兩個響屁,但這也是我們這種小私募基金賴以維生的吃飯傢伙,就不便多說了。」史坦利故作神秘狀。

 

「這樣的安排需要多久時間?」周禾喻只好問起其他問題。

 

「只要幾個交易的公司開戶且匯款完成之後,理論上需要一個月,當然如果委託的雙方想要趕時間的話,大概可以縮到一個禮拜,不過這就必須多費些功夫,收費也比較高。」史坦利想要趁火打劫的意圖很明顯。

 

「棉花市場我們很熟捻,但真的有辦法透過棉花交易去安排資金移轉嗎?」周禾喻不死心的想要打破砂鍋問到底。

 

史坦利看看葉國強,彷彿在探詢是不是能夠透露更多細節,心知肚明的葉國強用南部腔調的台語告訴史坦利 :「這個公司已經是你的了,要怎麼談青菜你啦(註)。」

青菜你啦:台語的隨便你啦。

 

在場除了他們兩人外,應該沒有人聽懂台灣南部腔調的台語,葉國強故意用這種腔調是防止對方萬一有來自福建廈門一帶,其實多數在中國的台商彼此間都會使用帶有南部腔的台語來交談。

 

第一次當家作主的史坦利有些慌張,他無法斷定對方會不會因為知道交易訣竅後就一去不返,也擔心萬一什麼都不願意透露的話會失去眼前這個大客戶。葉國強看在眼裡知道如果在這個場合拂袖而下,史坦利鐵定無法接到這筆生意,但這筆生意實在是太過於燙手,葉國強一方面想置身事外,故意讓史坦利下不了台來教訓一下已經擺明背叛自己的史坦利,一方面又想要再幫史坦利一把,或許他只是一時的糊塗,史坦利是葉國強一手帶出來的人,又是一起從銀行小交易室一路打拼到金控、到東京開公司的革命夥伴,畢竟還愛才惜情的些許惻隱之心。

 

葉國強知道對方英軍集團一定會和自己公司合作,畢竟這種洗錢的勾當哪能到處找人商談報價殺價呢,當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於是葉國強作了一件事後會讓他後悔萬分的決定,他決定再幫史坦利一把,葉國強開口了:

 

「貴公司既然是棉花市場的大戶,應該知道這個世界有幾個棉花期貨交易所吧?」

 

「東京、上海、紐約、芝加哥、墨爾本和倫敦吧!據我們所知有這些.....」周禾喻如數家珍的回答。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