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境台商第一篇東京北千住私募基金(29)

 

 

「虧你們公司還是棉花界的大戶,你們好像搞不清楚金融界這個行業吧!這世界還有孟加拉、開普敦、維京群島、新加坡、大阪、古巴....一麻袋的交易所,只是交易量不大就是了。」葉國強娓娓道來

 

「我知道了,我們可以透過那些交易量不大且根本沒有透明的交易監督機制的交易所進行買賣。」一點就明的周禾喻恍然大悟。

 

在一旁的史坦利似乎很緊張,深怕客戶一旦被教會,便會一去不返,他急忙地想要把話題帶回契約上:「細節上還會有許多不容易突破的地方,如果你們委託我們的話,收費是移轉金額5%。」

 

葉國強和周禾喻聽到5%不約而同都愣了一下,但葉國強不願再多談,找了藉口離開了會議室:

「既然我們社長已經開價了,彼此就只剩下一些契約細節了,我已經答應北千住商店街去幫忙今晚的祭典.....」離開前瞪了史坦利一眼。

 

葉國強哪裡都沒有去,他躲進辦公室細細地端倪這個陪伴他兩年的孤獨空間,這裡沒有當年國華金控總經理辦公室的氣派,也沒有當年小交易室的生氣勃勃,這裡似乎沒有什麼夢想,雖然這裡是打算和明悉子一起逐夢的地方,這裡沒有他想要帶走的東西,也許頂多就是一台個人筆電和一幅掛在牆上的字墨,一幅上頭寫著「執念」兩字的字墨,是當年自己外祖父在臨終前寫給他的,從大學的宿舍帶到小交易室、再帶到這個根本不屬於自己也沒有根的東京。

 

葉國強透過公司內部網路PO上自己的辭呈,這不是他人生唯一的辭呈,但諷刺的是,居然是寫給自己一手創辦的公司的辭呈,他辭掉執行長、專務與董事的職務,且從即日起生效。

 

開完會氣沖沖跑到辦公室的史坦利一進門就對葉國強破口大罵:「葉專務,你好像搞不清楚自己的遭遇與處境。」他已經自動將老大的尊稱改成客套的專務了。

 

    「你才少跟我廢話!你真他媽的把我惹火了。」葉國強不甘示弱地罵了回去。

    「史坦利,你知不知道英軍集團是搞什麼東西起家的,竟然還敢接她們洗錢的生意。」

「你少在那邊跟我假清高,你就可以幫人洗錢賺大錢,難道我就不行嗎?」史坦利講得似乎也不無道理。

 

「5%?你這是賺賣麵粉的錢,承擔賣白粉的風險,你金融業十幾年白混了嗎?中國解放軍的國企,這種錢你居然敢賺,反正我已經如你所願辭掉這間公司的一切職務,以後有什麼麻煩事都跟我無關。」葉國強擺明了自己的立場。

 

「她們的錢是乾淨還是骯髒?關我屁事,那間LoL控股公司拿到錢之後要去殺人放火還是要匯到台灣去幫國民黨買票,也通通不關我的事情。」

 

「史坦利,你變了!」葉國強嘆了一口氣。

 

「沒錯,很難相信,但我的確是變了,我變得跟你一模一樣,一樣的貪心、無情,一樣的把過錯都往別人身上推,一樣的踩著別人的鮮血往上爬。」說完之後,史坦利從大衣口袋掏出幾張文件丟在葉國強桌上。

 

「有空簽一簽吧!越快越好!」

 

葉國強一看,竟然是公司股權的移轉買賣契約,史坦利一不作二不休,不單單想要把葉國強趕出董事會的決策中心,連股份都想一併吃下來。

 

「條件很不錯,我用當初你開這家公司的成本再加10%向你收購,算是對你這兩年來創設公司的肯定吧!」史坦利一付自己已經是老大的氣勢。

 

史坦利看了看這間辦公室對葉國強說:「這間辦公室還會保留給你,你喝完酒如果沒地方去可以回來坐坐。啊!對了!今天晚上公司在對面居酒屋舉辦爭取到新客戶的慶祝酒會,也順便幫你餞別,你知道,日本這個社會,只要是企業員工離職,都得舉辦這種送別會的。」

 

「請葉專物務必賞臉參加。」史坦利離開前掬了一個日本式的躬。

 

葉國強花了一點時間,取下了外公的字畫,整理一下心情,收拾一下兩年來的記憶,拉起窗簾想要對辦公室的街景最後巡禮,只見到電線上佇足了幾十隻烏鴉對著他哀鳴,那尊棉神又換了中國古裝漂浮在窗外,一邊對著葉國強傻笑,一邊鼓掌歡送他的離去。

 

「你們是不是在幫我舉辦送別會啊?」葉國強也不再乎是不是自己的幻覺或幻聽,對著眼前這個奇特的棉神加屋鴨群的組合講起話來。

 

「看樣子我這輩子是無法翻身了,是不是?」

 

一隻腳勾住電線的棉神迅速又換了一身棉襖軍裝大衣,搖了搖頭說:「非也非也!」說完後立刻煙消雲散不見蹤影,幾十隻烏鴉整齊地展翅向西邊的夕陽飛去,呀阿呀阿的叫聲蓋過街上祭典的鑼鼓,葉國強拉上窗簾,走出辦公室,對著辦公室的門敬了個禮:「感謝兩年來的照顧」。

 

葉國強沒有打算參加什麼歡送會,經過居酒屋的門口只看見史坦利、沙織和同事們在裡頭,熟練地圍著烤肉架,人人都是一手拿著烤肉串,一手舉著冰啤酒,彼此看見對方的下巴流著油脂,哈哈大笑。

 

葉國強咒罵了幾句後頭也不回地離開居酒屋門口,在祭典的人群中隱藏起自己的身影。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