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透過下面連結到博客來買書(不限定"不只是旅行"這本書),博客來網站都會回饋給我4%的購書金額




        小茹召集了幾位還有來上班的部屬開會,意興闌珊地問著:
      「這禮拜還有些什麼新案子或新消息嗎?」

      「有!國華公司今天下午打算帶他們的子公司的負責人來談新的購併案,聽說他們想要把子公司賣給宏海。」這位一直想要促成銀行去投資這家公司的幹部已經第十次的提案。

      「算了!一個月應付一筆購併交易就夠累人了!幫我拒絕掉。」小茹心中盤算的是再過一兩個禮拜這家大發銀行恐怕就要變成消滅公司,再去承接新案子似乎沒有什麼意義;在職場上總是有一些搞不清楚狀況的白目上班族,明明公司就快要被其他銀行合併了,還不長眼似地提出一堆新案子,小茹看著這位同事,不禁搖起頭來。

      「董事會在上個禮拜還通過了博發科技與焦點電子的可轉換公司債的包銷案,合計總金額二十億,期限五年,轉換價為每股70元。由於事情相當突然,所以總經理就簽名同意包銷案,掛牌日就是今天,流程是有點倉促啦….」

        小茹心想該面對的還是得面對吧,從成堆的券宗夾中翻出一堆文件後說道:
「博發與焦點借的好像不單單這一批公司債吧!上個禮拜還核准了二十億的有擔保中長期借款,是不是?」

      「嗯…是的!二十億的借款也是明天要撥款…」下屬支吾其詞。

      「你們明明知道我從頭到尾都反對這兩個案子,為什麼上個禮拜趁我出差時把它們送進董事會。」小茹生氣起來的模樣其實看起來不甚有威嚴,這或許正是這些同事們對她毫無顧忌的原因之一。

       投資部的同事你看我我看你,沒有人願意回答這個問題。

       「我他媽的還有哪些事情被瞞在鼓裡?我花了好大的精神與心力才擋掉博發集團的這批垃圾債券。」小茹火冒三丈。

      「可是,副..副總,是你批准博發與焦點這個案子啊,大家才敢送董事會討論。」跟小茹比較熟稔的同事吞吞吐吐地說出來。

       「怎麼可能?我明明人就在國外,怎麼會同意這個案子?」小茹出國前為了謹慎起見還把公務用印章帶回家裡以免被有心人拿去亂蓋。

        小茹伸手拿起同事遞給她的授信案文件,差點沒有昏厥過去,無論是公司債的包銷亦或是中長期放款,經辦單位主管上面大辣辣地蓋著她的官防章,甚至連簽名都有,更離譜的是上頭簽名還和自己的筆跡可說是一模一樣。

        小茹心想不妙了,自己似乎被設計了。她不想在同事面前露出太多情緒,因為坐在前面的這些人誰是敵誰是友,自己都還沒有個譜。
「這份文件的正本呢?」小茹心想先把正本調出來再說,畢竟影本是很容易遭到變造了。

       「報告副總,這份正本在總經理那裡!」
       「我們部門的文件正本為何會放在總經理那邊?」小茹的頭已經有點痛,胃腸有些翻滾絞痛的感覺,這些症狀在剛戒毒的前三個月幾乎天天會出現,後來就慢慢地比較少出現了,沒想到現在又發作了。

       「這是副理交辦我的,他向我索取了正本,然後只告訴我,總經理要看,這幾天也一直沒交還給我。」

        小茹環顧會議桌後問道:「副理呢?」
        「報告副總,他今天開始請休假一直到過完年。」
        「聯絡的到他人嗎?」
         小茹沒等同事報到就接著說:
        「算了!別連絡他了!」
        這個副理應該是請長假避風頭去了,當然,這時候誰也沒想到,這位副理從此再也沒有回來大發銀行上班,而且也好像人間蒸發似地不見蹤跡了。
        
      「那副理在我出差的這幾天出售了多少博發與焦點的公司債?」事到如今小茹也只能面對現實,二十億的公司債今天就要在股市掛牌,總得要把這些燙手山芋處理掉。

      「只賣掉了五億!」
       「 什麼!我們簽的是包銷,也就是說賣不掉的部份銀行得自掏腰包買下來投資,怎麼才賣五億?」大發銀行賣金融商品的實力一向很強,二十億只 賣出區區五億的確事有蹊蹺。

       一堆交易員面面相覷,小茹心裡有數地說:「賣不掉是不是?」會議室一片死疾。
       「散會吧!等一下開盤後想辦法在市場賣掉吧!」

       「劉科長你進來我的辦公室一下。」劉科長是小茹唯一信任的部屬。

        劉科長一手拿著溫水瓶,另一手托著近視度數深不可側的木框眼鏡,一付那種在公家衙門坐了幾十年冷板凳的老行員,小茹之所以會信任他最大的原因是他跟隨吳董事長快三十年,從吳董發跡的礦業公司的小會計就一路跟到大發銀行,而當年小茹爸爸的撫卹金也是這位老劉幫忙奔走下才能順利全數領到的。

       「劉叔!我不在的這一個禮拜發生了什麼事?」小茹問道。
        「小茹,你的印章怎麼會被副理拿到手?」劉科長對著這位昔日已故同事之女兒直接稱呼小茹,雖然小茹是他的直屬主管。

        「我的印章好好地放在家裡,今天才從家裡帶來公司,還一直放在我的身上啊!」小茹從外套的口袋中掏出印章以示所言毫無虛假。

        「當我看到這兩個案子的內部公文中有妳的印章和簽名時,我第一時間就把它扣了一兩個小時,除了仔細檢查有沒有被人用變造的印章冒蓋,我打了好幾通電話給妳。」

        小茹對了一下時間正是她在飛新加坡的飛機上頭,並回想一下當天早上她臨時回到辦公室不小心聽到的那些事情,整件事慢慢有點譜兒。

      「小茹,妳老實回答我,妳有沒有拿博發與焦點的好處?」劉科長毫不遮掩地直接問小茹。

      「沒有!」
       「那就好!這個案子據我所知,從董事會的大半成員、總經理、我們部門的副理和幾位經辦的同事,都有拿到好處,今天部門裡頭請假的同事多半都拿到了,至於拿到多少,我就沒有實際證據。」

        小茹聽了倒吸一口氣地問起劉科長:「你能不能幫我查到哪些人有收到好處以及拿到多少錢的證據?」
       「妳第一天混金融業嗎?虧妳還跟大安金控那位葉國強混了好幾年的差事,這種事情除非鬧到檢調機關或主管機關,不然至少要鬧上新聞,否則誰有辦法去查出來這些人的勾當,這些在金融業打滾幾十年的老痞子,難道那麼容易讓人抓到小辮子嗎?」劉科長年事越來越高講起話就越來越長篇大論,小茹揮揮手打斷了他的講話,但是劉科長的話也不無道理,小茹這趟到新加坡與東南亞其實也是替強老大幹了一番見不得人的交易。

       「小茹!別計較那麼多啦!咱們部門的人會捲進去也是不得已的,誰都知道董事長要把我們銀行賣给大安金控,而大安金控與博發、焦點的關係這也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如果硬要作梗,一旦年後大安金控入主,這些同事恐怕都得丟掉飯碗,大家可不像妳,還有個更大的靠山可以倚靠。」

      「不是我多嘴,我是說,這一行至今仍是男尊女卑,大信金控的葉國強總經理現在既然已經是單身了,妳就乾脆嫁給她算了,妳媽媽….」

      「好啦?老劉,你去忙吧!」小茹每次和他說話總是要扯到葉國強。

        已經走到門口的劉科長又轉過身來說道:「對了,我一大早就提出退休申請,等一下請妳批一下,我幹到下下個月就不幹了,老囉!快六十歲了,已經沒有辦法再經歷職場上的腥風血雨了。」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