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境台商第一篇東京北千住私募基金(30)

還能去哪裡?葉國強不想在今天這種日子太早回家,不想回到早已不能稱之為家的水泥混凝土的家,沒有目的地隨著祭典的人潮如孤魂野鬼地晃到棉棉花居酒屋,這個時刻總算體驗到為什麼每個日本人都會有間在心中宛如可以讓水手靠岸的居酒屋小店。

 

今天的棉棉花異常冷清,沒有半個客人。

「常客都跑到商店街那邊去看祭典了!」棉棉花老吳抱怨地說著。

 

「老葉!今天喝什麼酒?要不要來一盅今天才進貨的鹿兒島燒耐?」

 

「今天不喝了!」葉國強有點失魂落魄地回答。

 

聽到不喝酒,老吳緊張起來:「老葉,你今天看起來怪怪的,我最怕客人不喝酒。」

 

葉國強敷衍地笑說:「我只是不喝酒而已,還是會點些吃的東西。」他誤會老吳,以為老吳只是擔心進貨的新酒會賣不出去。

 

「別誤會啦,我的經驗告訴我,不想喝酒的酒客最讓人擔心。」

看起來老吳又要長篇大論了,反正葉國強今晚也不想讓自己處於太安靜的場合。

「客人來我這裡是為了買醉,你竟然連酒也不想喝,正表示你不用喝酒就已經醉得一蹋糊塗了。」

 

這傢伙如果不開居酒屋,轉行成心靈大師說不定可以還更稱職呢!葉國強心裡頭如此想著,但就是提不起勁來開老吳玩笑。

 

「要不要嚐嚐我新開發的菜色:回教口味的pasta,起司是用羊奶熟乳酪作的,配料有羊腿碎絞肉,辛香料用的是孜然粉和土耳其蜂蜜.....保證讓人一掃憂鬱。

 

雖然沒有什麼食慾的葉國強還是點了點頭,對著老吳說:「今天是我四十歲生日,一個平凡無奇的生日,你四十歲時怎麼過的?好像四十當前,人生已經無法重來來過。

 埋首於料理台烹煮著回教式PASTA的老吳抬起頭來看著彷彿自言自語的葉國強回話:「要怎麼過生日之前,先接接你的電話吧!電話響了半天居然自己都沒聽到。難道你是在躲債嗎?」

 

拉回現實的葉國強匆匆忙忙的接了電話,電話那頭沒有意外的是英軍集團的周禾喻:

「葉執行長!你現在方便和我見個面談談今天中午我們談的那些事情嗎?....」

 「不方便也沒興趣!」不等對方講完,葉國強立刻按上手機的終止鍵。

 

不死心的周禾喻立刻又撥了過來:「請你聽我講完,我們周總裁想要請你幫忙我們集團籌備銀行,薪水好談,不知道你一年500萬人民幣能否接受.....?」

 

葉國強連回答都懶得回答直接掛上電話。

 

「不知道是哪來的詐騙集團還是電話推銷,煩死了!」葉國強對老吳抱怨起來。

 話還沒說完,電話又響起,葉國強無奈只好對著電話破口大罵:「你別再打來了,我管你是美軍還是日軍,別再打來了,我沒興趣....」

 

「請問你是葉國強嗎?」電話那頭的聲音並非周禾喻而是一個葉國強有點耳熟的女人說著中文的聲音。

 

「是!啊!對不起!因為剛剛連續接了幾通詐騙集團的電話,所以把妳誤會成詐騙集團,請問妳是?」

 「我是葉芳茹,我們半年有在你的辦公室碰過面。」對方聲音似乎非常清楚。

 「幹你娘,我和你們特查組沒有什麼話好說,別妨礙我吃飯。」葉國強咒罵了幾句後掛掉電話。

「去她的娘,今天我碰到不是怪人,就是壞人,不然就是人渣。」葉國強憤憤不平地對著老吳說。

 

「看起來你還沒完全醉呢!還懂得生氣罵人,我前幾天生病去掛急診,痛得在醫院急診室的地上打滾,可是醫生只看我一眼就對護室交代先處理別的病人,我破口大罵說我是先來的,為什麼先看別的病人,那個醫生笑了笑對我說,先生你還有力氣罵人,表示你的狀況還不緊急,旁邊那幾個被抬進來的人連罵人的力氣都沒有,那才是比較緊急的病人,我聽了之後,立刻對那醫生豎起大拇指表示佩服。」

 「老吳你真的改行去當什麼心靈大師。」葉國強忍不住說了出口。

 

「老葉!門口那桌的那個女客人是不是認識你?她已經往你這邊看,足足盯了快十分鐘了。」老吳指著門口那張桌子。

 

葉國強轉頭往門口望去,只見一個女人坐在居酒屋門口進來的第一個座位上,臉上塗抹著很庸俗不堪的粧粉,更顯示她乾癟的臉頰,她點了一根煙抽,但笨拙的吞吐模樣宛如妓女幫客人吸允陰莖。

 

「幹!陰魂不散!才掛上電話就找上門來。」葉國強今天已經不知道咒罵了幾次了。

 

那個女人向葉國強揮了揮手,不等葉國強同意就直接走到身邊的位置坐了下來。

「老闆,能幫我挪一下位置嗎?」那女人用生硬的日語對老吳說。

「老闆懂中文的!」葉國強淡淡地回答。

 

「還記得我是誰吧?葉總經理!」那女人把香菸熄掉的舉動看起來真的很陰陽怪氣。

「特查組大檢察官,誰敢不認得?」

「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聊一聊?」

「我和你沒什麼好聊的,誰碰到妳誰就倒大楣!老吳!買單!我要走了!」葉國強起身打算要離去,根本不想和這個女人繼續糾葛下去。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