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宿舍我看到念法律系的室友薛哥捧著民法概要猛k,他看到我的模樣嚇了一跳。

「你發生什麼事情了?」

 

據他後來的說法,我當時的樣子好像一夕之間蒸發了身上所有的靈魂、表情,甚至體脂肪。

 

實在不願意在他人面前崩潰的我,連抽了五根菸後才緩緩道來。

 

「離期末考還有三個禮拜,你現在開始閉關苦讀,應該還有過關的機會。」

他好意地幫我算了算學分數。

「國文英文國父思想那些都是看點名有沒有到,看起來這幾科就別浪費時間了,既然得罪系主任與助教,經濟學這科也當定了,不過你不是還有一科會計其中考考得很好,況且會計教授又不是你們系上的,應該不會刻意刁難,另外中國通史反正不點名的,雖然你期中考考得很糟,去拜託老師一下,期末考考好一點應該有機會過得,這樣你就有五個學分,距離至少過三分之一的門檻只剩三個學分,對了!我還漏了哪一科?」

「微積分!」

薛哥聽到微積分三個字,倒抽了一口冷空氣,彷彿窗外低溫特報的寒流狂襲宿舍房間般。

「靠!我就是不想再碰數學才會填法律系,小黃!你期中考微積分考幾分?」

「30分!」

 

換句話說即便占權重比較高的期末考也得考75分以上才有些許機會過關,況且我的微積分教授是台大有名的殺手,別說經濟系商學院,連理工科的人被他當過的人數,多到都可以組成中華民國臨時政府。

「拼拼看還是有機會的!」

 

人生勝利組的薛哥哪能體會我這個介於魯蛇邊緣的人呢!更何況就算勉強過關,也過不了系主任打算用「涉嫌刑事案件與出入不正當場所」把我退學的下一關。

 

說也諷刺,現在的大學商學院老師不但鼓勵學生進場投資學習經驗,還開一大堆連我這種信奉基本面的人都不屑一談的課程,現在的學生如果天天研究財報、k線,實際進場投資累積實務經驗,會被認為是積極向上認真進取的好學生,可是也不過是二十幾年前的台灣,出入股市會被教授與學校認定是罪大惡極,比打架吸毒鬧事還要糟糕的惡行呢。

 

人,如果比別人走得早,絕非用先知灼見這種不負責任的話語可以搪塞,人們總是會用現在的邏輯與價值觀來回想過去,可是卻往往忽略不同價值觀的社會時空背景,事後諸葛誰都會說,但就算能夠穿越時空去扮演諸葛亮,又有幾人膽敢過諸葛亮那種造反舔血天天面臨死亡的日子。

 

我看著薛歌手裡捧著且唸唸有詞背誦的民法,民法兩個字突然鑽進腦海宛如靈光乍現,法律兩個字讓我想起蕭律師,「那個老玻璃」的律師,我想黨國玻璃大老之所以透過他來跟我和解,其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不想把事情鬧大,現在的情況是有人想要藉此開除我的學籍來做為報復,那我唯一的路就只有把源頭堵起來,況且我也不想把事情鬧大。

 

蕭律師的辦公室位於內湖的大湖山莊附近,那邊到了晚上可說是黑漆漆一片,他之所以會把律師事務所開在黑漆漆的地方,是因為他有一半的客戶是住在大湖山莊的老立委老國代。

 

忙到不行的蕭律師只有晚上的時間可以接見我。

 

「小黃!有什麼事情就快說。」蕭律師邊吃便當邊用不耐煩的口吻對我說話。這也難怪,因為在電話中我用接近語帶威脅的語氣來要脅與他見面。

「首先我為自己的口氣道歉。」

「哼!你總算知道要道歉,你知道自己面對的是什麼人嗎?竟然敢用把事情掀開來找我談條件。」

 

「對不起!我真的走頭無路。」

「我的客戶中十個有九個是走頭無路,走頭無路不是理由。說吧!我給你十分鐘。說完就滾!」

 

其實不用十分鐘,我只花了三分鐘就把事情說完。

 

蕭律師看了看手錶,用一種打趣的口氣告訴我:「通常我給像你這種沒錢的當事人十分鐘,他們都起碼會講上半小時,你竟然可以在三分鐘內把前因後果、人事地物以及你的要求說完,你不讀法律系真的是律師界的損失,你真的不打算乾脆去重考法律系,然後來我這裡打工嗎?」

 

「別開玩笑了!我只想拜託你請你的客戶去對系主人說明清楚而已。」

「憑你,你知不知道,連總統或院長都不一定叫得動那個人的。」

 

「這我也不管了,反正我也已經沒有退路了,如果我被退學,這件事情一定會鬧大,台大這招牌是我人生唯一可以依賴的東西,如果失去了,我也不在乎什麼顏面、什麼自己安全或什麼前途。」

「那是你家的事情,更何況你要怎麼鬧或者你的系主任要怎麼鬧,都不關我的事情,就算我的那個客戶鬧出什麼醜聞,也不關我的事情,反正鬧越大,我越有活可以幹,時間不早了....」

 

「不然換你開條件,什麼情況下你可以幫我這個忙?」

「你付不起的,小黃!」蕭律師拿起報紙端詳起來一副已經不想跟我談的樣子。

 

就在我心灰意冷打算摸摸鼻子的當下,我瞥見蕭律師正在看報紙的證券版,靈機一動拿出下午跑交割的交割單,一整疊放在他的桌上。

「沒想到你小小年紀也在玩股票啊!不簡單,難怪人家說台大學生是全台灣DNA怪異濃度最高的生物,台大除了不出產好人以外,什麼人都有。

 

有求於他的我故意忽略他對母校的冷嘲熱諷。

「蕭律師,請你看看我和我的朋友的績效!」

 

人啊只要摸上股票一天,便會上癮一輩子,除了汲汲求求獲利的方法以外,對別人的操作買賣記錄也彷彿偷窺狂看見美女洗澡一樣,好奇的不得了。

 

蕭律師整整翻了二十分鐘的成交單,只見他拔下眼鏡,滿臉充滿好奇與興奮的模樣抬頭看著我,這種模樣我在丙媽的店看多了,酒客看到漂亮小姐或新下海酒女的表情和蕭律師此刻的表情如出一轍,我知道事情有轉機了,一直站著的我也端起一點架子往他辦公室的沙發坐了下來。

 

俗語說的好:「天下無不是的飆股!」

 

「小黃!你這些買賣交割單哪來的?」

 

「我打工的地方!」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