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日本行,幾乎每次都會找個導遊來帶領我進入國度,譬如我會找壽岳章子(千年繁華三部曲的作者)引領進入京都的庶民生活,我會拿著萬城目學的怪奇小說「鴨川荷爾摩」按圖索驥地去拜訪京都的神社,讓新井一二三(著有東京上流、東京迷上車…等)帶我沿著東京中央線去挖掘跟團去不到的地方,讓川端康成的筆指引著我尋著那位青澀高中生與藝妓的苦戀步道,去領略伊豆那一股說不出來的含蓄,讀著英國「仕女旅行家」伊莎貝拉博兒在1878年所寫的日本北方旅行日記,追隨著她百年前的腳步去比較這個國家的時代演進;捧著「失樂園」假裝自己是個不倫中年男人去體會一下那些「絕佳的偷情勝地」;天一亮就跟上張曼娟(著有天一亮就出發)的行程,透過偶象的筆和我的眼,交織成一趟另類的文學追星之旅。

        越後湯澤這個地方,我足足去了三趟,因為這裡有諾貝爾文學獎。

       日本文學大師川端康成,曾於1968年以《雪國》、《千鶴》、《古都》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其中《雪國》所描述的地點,便是新潟縣的越後湯澤。川端康成是第二個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亞洲作家(第一位是印度的泰戈爾),更令人佩服的是川端康成是第一個沒有用英文寫作的亞洲得獎作家,因為泰戈爾是用英文創作出得獎作品。

       「穿過縣境上長長的隧道,便是雪國。夜空下,大地一片白茫茫。」《雪國》的第一段就讓熱帶地區的我心嚮往之。雪國一書寫的是東洋的「頹廢之美」,東京一位不食人間煙火之中年藝術研究家島村,多次到越後多雪的北國小村,和當地一位名叫駒子的藝妓發生邂逅式的萍水之情,也同時對另一位少女葉子產生一蕃畸戀。島村眼裡透過映在晨雪的鏡中看到了駒子的美,也從行駛中火車的玻璃窗中的倒影看到葉子的美,川端康成在越後湯澤這片雪國內虛構了許多矇矓之美,你可以說這是無病呻吟,但也可以歌詠這種飄渺的浪漫,畢竟這是川端康成的小說,這是你的旅行。

        冬天來越後湯澤前可以先讀一下雪國:
       「望不盡縣境上的群山,山雪悠悠閃著清輝,碧綠的蔥還沒有被雪埋上。」
       『天上雲起,層巒疊嶂中,有的遮著雲影,有的浴著陽光。光與影,時刻變幻不定,不大會兒,滑雪場上也是一片凝陰。俯視窗下,籬笆上像膠凍似地結著一條條霜柱,上面的菊花已經枯萎,屋簷落水管裡化雪的滴瀝聲響個不停。』

        秋末的越後湯澤一如雪國所描述:『遠山的紅葉,顏色日漸黯然,因了這場初雪,竟又變得光鮮而富有生氣。杉林覆蓋著一層薄雪,一棵立在雪地上格外分明,峭楞楞地遙指天空。』

        越後湯澤是一個饒富文學氣息的特殊溫泉鄉,且受日本海吹拂而來的大量冰冷水氣,所以降雪量大,進山洞隧道前與出隧道後的景觀,會頓時由平日色彩變成銀白世界。雪量之豐,常達7、8呎以上,難怪川端康成會在《雪國》中寫到,會有人從2樓跳進雪裡,身子沈到雪底下,像游泳似地划著走。

        一出越後湯澤車站就是個十足的溫泉鄉景象,車站外的溫泉街上,溫泉旅館林立,醒目「湯」字處處可見。沿著溫泉街往山的方向步行不遠處有家「雪國文學資料館」」,展示著越後地區近百年前的民間文物,包含海報、童玩、日用品、滑雪用具、摩托車等,和川端康成的手稿真跡以及藝妓駒子的蠟像,還特別保留了川端康成居住過的房間,就連內部擺設都沒更動。 


        然而三次來越後湯澤都有不同的目的,分別是為了新幹線、大吟釀與川端康成。

        既然雪國有著濃郁的蒼涼風味,催化這股頹廢的當然就是清酒莫屬了,日本清酒當中最頂級的就是大吟釀,而日本酒裡面最美味的兩個產地,一是關西的京都伏見與神戶的東灘,第二個就是新潟縣了,前者以水質著名,新潟則以良米著稱,眾所周知清酒的靈魂在於泉水和稻米,新潟的越光米相信大家都耳熟能詳,其實所謂的越光米,真正的名字叫作「五百万石」米,稱得上是日本甚至於全球頂級中的頂級稻米,所以,到越後湯澤或新潟,來一大碗白飯的確是行家級的享受;在台灣買大吟釀,好像只有少數幾家日系百貨公司才有比較齊全的商品線,而她的售價簡質是用土匪來形容,譬如一瓶北陸的天狗舞大吟釀,在石川當地的售價是日園4000圓,拿到台灣百貨公司的專櫃,4000元沒變,直接將日圓改成新台幣,所以有一陣子,到日本順便買幾瓶喜歡的大吟釀就成為旅遊時的順遊行程,不過,倒也不用一定得像旅行團一樣去參觀酒廠,除非你有專業上的興趣,不然在車站或百貨公司都可以買得到當地出產95%以上的地酒。

 
        雪場的纜車站內就有越後的地酒可以品嚐,要衝到零下五度的山頂戶外前,清酒是一個不錯的溫暖的選擇

        以越後湯澤車站或新潟車站為例,車站裡面就有土產商店街,要帶瓶酒或扛包米的話,可以等到滑完雪、泡完溫泉、參訪完川端康成後,要搭新幹線回東京時再買就可以了。

         越後湯澤之所以會讓我再三前往的最大原因是「新幹線」,從東京站搭上越新幹線到越後湯澤只要95分鐘,一個小時有三到五班,而從越後湯澤搭上越新幹線到新潟也花不到50分鐘的時間,最酷的是,上越新幹線有那種最流線型的車廂,火車迷應該會為之瘋狂,如果你是拿JR PASS以東京為中心趴趴走的自由行旅客,你可以搭上越新幹線到新潟吃個海鮮蓋飯,下午回越後湯澤找家溫泉旅館做做那種沉耽在溫柔鄉的頹廢白日夢,吃一頓以越後米為主的懷石料理,第二天上滑雪場參加那種四個小時的初級班課程,下午再辦著夕陽回到東京。我認為是交通最方便也最簡單的火車旅程,而就算當日從東京來回也不會讓人感到舟車勞頓,越後湯澤的夏天,雪場的雪溶以後就成為一個高山植物園,山上的熏衣草的景色可是一點都不比北海道的富良野遜色。

        冬天的越後湯澤,乘攬車到山頂雪場,冷瑟瑟的風兀自在山巒間地響著,冬天日落的早,白雪與落霞齊映,山頭共長天一色,很美;除了川端康成以外,我想起了牡丹亭第十二齣戲「尋夢」的對白:「生生死死隨人愿,便酸酸楚楚無人怨。」強說愁的中年宅男面對蒼白雪景不盡地呻吟一番:
        雪上眉梢,冷卻心坎內多少翻騰,世事難料一個誠,人情往往幾多癡。

        旅行的當下,時光很容易飛逝,不適應的是,旅行的結束。

        下一次!誰帶你去旅行呢?












































川端康成的衣物


保有原來風貌的書齋,看起來,我的書房就凌亂遜色多了















越後湯澤車站就展示一部雪上摩托車








典型的日本小鎮的小街道





小溪望上去兩旁都是溫泉飯店


這張比較特別,是2005年拍的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