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之旗

作者 松本清張(已絕版)

  這是我看過松本清張的第二本小說,上一本是『點與線』,這本霧之旗最具特色的是作者很巧妙的把一些人物利用殺人事件穿插起來,但是案件本身的當事人,也就是女主角的哥哥反而不是最主要的角色,由於哥哥被捲入殺人事件中成為唯一的嫌疑犯開始,女主角「桐子」特地從九州跑到東京去拜託最會找出事件中可疑的部份進而翻案的律師「大塚」,但也由於桐子家境清寒根本付不出這麼多的律師費用,也因此被大塚回絕了請求,之後哥哥在二審的時候死在獄中,也因此一直被桐子懷恨在心,無異間聽到這個案件的雜誌社記者「阿部」是作者安排日後讓桐子再度現身的角色\,而為了復仇來到東京居酒屋「海草」當酒女的桐子,卻反而意外的在九州人聚集的海草遇到殺人事件的真正犯人,但對於哥哥已經死亡的桐子而言,找到真正的殺人兇手卻已經不是最重要的,對桐子而言殺死哥哥真正的兇手反而是見死不救律師大塚,也因此即使事後大塚找出真正的兇手,並請桐子幫忙救自己的愛人「徑子」,桐子反過來利用再次發生的殺人事件毀了大塚的律師生涯。

  看這本書最有趣的是處處有伏筆,而把所有人的關係全部串聯在一起,而這些偶然串聯起來的機會,反而讓桐子意外有了機會復仇,而當初不願意幫忙的律師大塚,反過來讓自己的愛人有了入獄的危機並且丟掉了自己的工作,即使說實在的就很多方面而言大塚的決定不能說他有錯,但這一切對桐子而言也是所有當事者的心態,救自己最重要的人才是所有一切最重要的。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桐子只是證人的關係,否則在沒有目擊證人的狀況下,只因為知道電影內容,應該是不能作為當時是在電影院的不在場証明,畢竟電影只要看過一次就可以知道內容,卻不一定是在事發當時看的,再來看房人離去的時候有看到桐子,也因此反而可以證明桐子說謊,不過這段卻都沒被提出過。

  另外,徑子的手套遺留在案發現場,但現場沒有指紋且徑子身上也沒有血跡,殺人的凶器甚至也還沒有發現,如此一來最多只能證明徑子有(可能)到過現場卻沒有辦法證明徑子是殺人兇手,若徑子是殺人兇手就不可能這麼細心把指紋血跡跟兇器處理掉,卻會把手套這麼大的東西遺忘,有這麼多疑點且沒直接的證據下,一般都可能因為罪證不足而遭到開釋,另外,若徑子離開案發現場之後立刻去找大塚商量的話,我相信以大塚的能力應該也很難被定罪,再者,大塚一直要去找桐子要原本遺留在現場的打火機,不過即使桐子最後願意交出打火機,單憑打火機應該不能說明兇手另有其人吧?

  雖然有以上兩個疑點,不過若真這麼發展的話,桐子就永遠無法對大塚復仇了,我想也許這是作者還給桐子的正義吧!而做為社會寫實的作家松本清張最大目的也許是在對這有錢判生沒錢判死的社會現象最大的控訴吧!所以就決定讓大塚即使有錢有能力卻無法救他的情婦。

http://www.kcc.zaq.ne.jp/mycity/fukui.htm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