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

 

作者: 東山彰良

 

過去一年來關於閱讀心得與書評的文章量銳減,並不是自己閱讀量降低,更不是自己發懶或忙碌,而是過去一年多以來我帶著與人為善的態度,不想寫太多負評,一來是不希望殘害已經奄奄一息的出版市場,二來是希望能和出版界維持好關係方便自己作品的出版與行銷,但一年過去了,發現與人為善的態度在特定行業中根本就是可笑的行為,過去幾年來無償幫一大堆出版業或媒體的編輯寫了那麼多好評或推薦,但當自己的書籍需要幫忙出版時,連個人影沒見到,更別說他們會回饋一些好評。

 

既然兩年後就要封筆不出書,自己就無須再扮演什麼公關角色,未來兩年,我要恢復大量的書評,如果是好書當然要給與讚美與推薦,但反之,下筆也無須礙於情面。

 

這本《流》在台灣還算有點轟動,理由是作者東山彰良出生在台灣,並且獲得第153屆直木獎而且還是評審委員全數通過,就成就而言的確不簡單,然而我讀了那麼多年的直木賞得獎作品,只得到一個結論,得獎作品並不一定對自己味口,也許本書關於國共內戰、台灣白色恐怖以及外省人在台灣的時代題材對日本讀者而言是新鮮的、具異國色彩的,但對於相對日本人更了解這段歷史的台灣人而言,這題材並不罕見。

 

小說如果要依附在大時代的歷史,對於真實發生的人事地物與社會現象,一定要詳細的考證,這本書對於白色恐怖歷史的時地物,在考證上並沒有下太多工夫,有些情節和事實上的時間發生了十年以上的時間落差,甚至只是用日本人的史觀來推演出想當然爾的結論,人物與環境之間的關係與故事演進用了意識流的手法,但很顯然地是最後無力駕馭藉由意識流手法所營造的故事靈魂,想像空間不太夠且最後淪為草草收場。

 

評:三顆星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