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澤部長看了旅行俱樂部的部長一眼,那個部長接下去說:「單單我們旅行社接到博覽會其間前後半年的旅遊團,就已經接了五百多團,每團三十個人,你自己算算看有多少人,這還不包括其他的旅行會社,據我所知,日本內地的讀賣新聞旗下的旅行俱樂部,在那段期間至少有幾百團會成行來台灣,其他還有香港麻六甲甚至澳大利亞.....」

 

 海叔很不客氣地打斷這些說詞:「我不懷疑你所講的人數團數,但這些旅客除了運送方便以外,沒有其他誘因讓他們在商店街消費啊?」

 

「這就是我們的商業秘密了,千萬不要告訴別人,我們對商家抽的佣金,有一半會直接給旅行團的領隊導遊,你們台灣話有句俗語:一等口才作導遊、二等口才賣豆油、三等口才升教授、四等口才蹲工廠,這些訓練有素的導遊,為了自己的佣金,推銷東西絕對比商家的業務員還要更賣力。」藤澤部長壓低聲音裝作不能讓別人聽到的鬼祟模樣。

 

 雖然條件很誘人,只是喜歡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海叔挑明的問:「商店街會社向我們抽的佣金是幾扒先?」

「10%」藤澤部長斬釘截鐵的回答:「所有商家的商品一律抽佣10%。」

 

二重吉統滿臉疑惑地拿出算盤:「你有沒有講錯,10%的一半5%給導遊,其他還有水電開銷、商店街清潔、宣傳、貨運船運費用以及稅金,這不可能,你是來我這裡講笑話的嗎?」

「白紙黑字、官府見證,如假包換。況且你們有什麼好損失的。」藤澤部長取出一大堆官方批文以及和其他商社簽過的契約。「你們可以仔細參詳好好考慮。」

「我肚子餓了,可以吃叫化子雞嗎?」從廚房飄出一陣陣香味,詹佳已經把烤好的叫化子雞端到餐桌上。

 

 當天晚上,二重吉統召開幹部會議宣佈到台灣博覽會參展以及加入「台灣禮品株式會社」的共同銷售體系。

 負責義重町幾間店鋪的大掌櫃提出質疑:「賣棉被又不是菜市場賣菜,我們上哪裡臨時調派新增店鋪的人手呢?」

 

 二重社長早已擬好腹案:「我打算調小三子去港邊的商店街負責接待旅行團,小三子的日文能力已經可以獨當一面,怕他一個人忙不過來,這段期間先調主屋的詹佳去幫忙,反正現在主屋已經不用再煮飯,羽子早已離家去住校了,會講客家話和廣東話的詹佳,剛好可以去應付來自香港與南洋的客人。」

 

小三子來到基隆也快四年,雖然年紀輕輕,但因為外表比較俊俏,嘴巴也比較甜,見到上門的客人,立刻會迎上前去「大哥大姐」地奉承巴結,特別是他推銷棉被的手腕相當靈活,擅長抓準客人喜歡貪小便宜的個性。小三子也會根據對方穿著與講話來斷定客人的身份地位,如果是那些有錢人家太太小姐,即使只是上門看看,他二話不說立刻會剪塊花色鮮艷的棉布當成贈品,若是碰到客人沒有搭車前來或是嬌小的女客人,他會幫客人把棉被扛回家去,久而久之,發展出一套類似現代宅急便的送貨服務,大部分的棉被銷售對象是大戶,如旅館、派出所、醫院,則透過鈴木商事賣到台北、台南甚至香港,但小客戶所貢獻的利潤卻遠遠高於大戶。

 

          四年下來,小三子已經是零售營業的靈魂人物,在店頭的地位僅次於原來的大掌櫃,尤其是社長,對於小三子更是讚不絕口,打算趁這次業務擴充的機會讓他去磨練磨練。

 

   「至於博覽會,那並不是接一兩條棉被小額生意的場所,大部分都是大客戶,我和小賀副社長會親自在現場督導。」他們之間的特殊性關係似乎已經有些風言風語傳了開來,他想要和海叔兩人藉長期出差之名到台北北投烏來一帶泡溫泉度渡假,順便拋開他人的異樣眼光。

 

          廠長開完會後回到工廠召集領班以上的幹部,把會社要工廠產能全開的政策告訴大家。

 

        「把棉被運上普通的客船?」聽完商社的政策後,黃生廣認為這項決策過於草率,因為棉被不比一般貨物,除了體積大以外,容易受潮更是運送過程的最大挑戰。以往商社所生產的外銷棉被,必須透過特殊處理,譬如不能裝在最底艙也不能太靠近甲板,除了用防水油紙包裝,放置的船艙也必須經過特殊防潮處理,如堆高的板架、灑石灰等等,運到目的地後,飄洋過海的棉被必須先經過日照與去石灰的處理才可以讓客人取回家使用。

 

           但這種由客人在港邊選購之後就直接帶上船的流程,很難保證在幾天的船程中不會受潮,更不能為了防潮而在棉被油紙表層灑石灰粉,畢竟沒有客人能夠親自處理這些防潮石灰。

 

           (註:現代所用的塑膠袋當時尚未問世,全世界第一個塑膠袋的使用已經是1950年以後。)

 

         工廠的人多半不站在黃生廣這邊,有人認為:

     「客人付錢買了棉被,有沒有弄濕根本不關我們棉被店的事情啊!」

     「反正客人已經回到外地或海外,不可能回頭找上門要求賠償吧!」

     

       「我們的棉被採用的是特殊棉花,纖維質質地比較密,原本就比使用其他種類棉花的棉被更容易受潮,這一年多以來已經有客人到零售店頭去反應。」死腦筋的黃生廣想繼續說服廠長:「你是農業機器教授出身的,應該知道我們的棉被如果沒有防潮處理,根本無法上船過鹽水。」

 

          一些比較老成務實的台灣師父當然知道這道理,但基於現實的考量也只能無奈的表示:「難道你有辦法解決這個問題嗎?除非不接這筆大生意。」

 

           不接生意絕對不是商社的選項,廠長不理會黃生廣的擔憂,裁定明天開始加班趕工生產。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