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境台商第一篇東京北千住私募基金(48)

 

強忍著發抖的身軀,葉國強用盡氣力才能吐出聲音地問著:「我是阿強。」

明悉子那頭傳來笑聲:「我當然知道你是阿強。」

葉國強聽得出明悉子的聲音頗為愉悅,總算放下心中一塊大石頭,接著問道:「妳現在人在哪裡?我可以去找妳嗎?」

「咦?你不是要搭等飛機到中國嗎?」

「妳怎麼知道?」

「昨天沙織在電話中都告訴我了,更何況你現在是熱門新聞的大人物啊!」

「別挖苦我了,妳可以告訴我現在在哪裡嗎?」葉國強心中焦急起來,生怕明悉子又像過去幾次宛如曇花一現地消逝在茫茫人海中。

「等你從中國回來再說吧!」明悉子聲調有點黯淡。

「我不管那些,反正飛機天天都有,無論如何,我今天一定要見到你。」葉國強用力地對著電話嘶吼著。

「如果不會耽誤你到中國去就職的話,我今天在水元公園門口旁邊那座橋等你。」聽到葉國強堅決肯定的回話,明悉子一掃黯淡的語氣。

「水元公園?你說的是北千住在過去一點點的那個水元公園。」

「是啊!過去一年以來,我大部分的時間都是住在水元公園附近,其實我有好幾次在你住家附近的商店街與車站看到你呢!」

有緣的人相隔千里都會偶遇,沒有緣份的人,近在眼前都會視而不見,心中有千百個疑問的葉國強苦笑了起來:「為什麼妳.....」

不讓葉國強問下去,明悉子打斷他的話:「見面再說,好嗎?」

「的確是,那我們約三個小時後的十二點整在水元公園門口見面。」

電話兩頭的兩人陷入短暫的沉默。

 

明悉子打破沉默說:「阿強!我很開心。」

「我也是,只是.....妳這次不會再放我鴿子了吧?」葉國強內心其實還是相當忐忑不安。

「那你就不要遲到讓我等太久喔!」明悉子恢復昔日那種帶點冷靜的俏皮態度。

 

掛上電話後葉國強急忙取出機票交給沙織:「這次又要麻煩妳幫我去取消訂位了。」

接下電子機票的沙織笑著回答:「兩年來我早就習慣幫你處理機位取消或延後的事情了,不過,老大!這次你要改時間改到什麼時候?」

葉國強早已拉起行李往機場門口衝了出去,轉過頭聳聳肩地回答:「這次就不一定了。」

沙織只好跟在他後面氣喘呼呼地跑著:「成田到水元公園,三個小時到不了啊!」

已經衝到機場門口的葉國強說:「搭計程車就來得及啊!」走到計程車等候區攔下一部剛好有客人下車的計程車。

「沙織!幫我把行李再抬上行李箱吧!」

「從成田空港到水元公園的車錢很貴的呢!跳表的車資至少五萬日圓起跳。」一般日本人很少從成田空港搭計程車到東京的外圍衛星都市,生性節儉的沙織感到不可思議,看著葉國強坐上計程車後突然想起來一件事情:

「對了!我忘了告訴你,明悉子好像已經嫁人了,她已經不是姓淺野了。你真的願意只是為了見她一面而錯過你該坐的飛機、該去的地方嗎?」

葉國強坐上車搖下車窗對著沙織說:「這世界沒有什麼地方是該去或不該去的,別說五萬元,就算是五百萬五千萬,我也要見到最愛的人,讓她告訴我該去哪裡或不該去哪裡。」

望著葉國強的座車駛離自己的視線,沙織再也忍不住哭了出來,哭的是為什麼自己這輩子都遇不到這種不顧一切只為了見一次面的男人。

 

             平日早上成田空港到東京市郊的高速公路的車流量並不大,但心急如焚的葉國強卻是心中嘀咕著計程車司機怎麼開得這麼慢,彷彿車上有顆炸彈,必須用飆車的速度才能切斷炸彈的引信,不讓它爆炸。

 

   「放心我的車上沒有炸彈!」葉國強聽到這個聲音嚇了一大跳,他自己明明沒有和司機講話,為什麼司機會知道自己心中亂七八糟的想法。

司機從前座轉過頭對葉國強微笑,葉國強看到司機左臉頰鼻子下面的那顆大痣,大叫了一聲:「怎麼是你,棉神!」

「你忘了,我叫小賀,你先睡一下吧!到了我會叫你。」

分不清是夢境還是真實,往事一幕幕地映在呼嘯而過的枯燥街景上,一會兒丘陵雜林、一會兒跳到北千住的辦公室、一會兒切換到椰林大道的新生舞會。

「先生,先生,我只能載你到公園外環道的入口,這裡遇到修路沒辦法再開進去,你走進公園入口處應該不會超過十分鐘,很抱歉!」迷迷糊糊中的葉國強被叫醒,匆忙地付錢取出行李,抬頭一看,那司機的左臉頰的鼻子下面果真有顆大痣。

葉國強用中文問:「你是小賀嗎?」

那司機一臉疑惑地用彆腳的英文回答,意思是他聽不懂中文之類的。

 

葉國強總算拉回現實,笑了笑說聲抱歉,看了看手錶,已經遲到了超過十五分鐘,只好拖著兩只大行李往公園狂奔而去,路的旁邊是條疏洪的水道,水道旁三兩個退休老人無聊地垂釣,天空飄著細雪,雪花落地立刻溶化成雨水,兩只大皮箱高低相差很大,邊跑邊拉實在很費力,一個轉彎不小心葉國強摔倒在地,皮箱內的行李散落一地,小筆電、襯衫、領帶、刮鬍刀、鋰電池、幾本中國贛州的地圖....一大堆代表著無趣差旅生活的冰冷行李掉得滿地。已經沒有時間的葉國強彎著腰一一撿拾,剛好雪勢加大淋了他一身狼狽。

 

「你老是這樣莽莽撞撞!」一個熟悉的聲音從頭頂傳來。

 

葉國強抬頭一看,明悉子撐了一把又隨手拿著一把用染色的竹子當成傘骨的京油傘,傘面上的越前和紙繪著幾朵淡淡紫陽花圖樣,傘面上印著燙金色三個小字「羽二重」,素顏的她並沒有刻意打扮,比一年前略為老了一點,眼角的細紋隱約浮現,頭髮紮了個馬尾,皮膚也比一年前黝黑的一些,但看起來健康許多。明悉子穿了一件過時款式的運動外套,裡面穿著一件洗得有點老舊的T恤上頭還印著「Eco. NTU」幾個字,葉國強仔細一看,笑了出來說:

「妳居然穿起我們大學的系運動服。」

 

「你還記得啊?」明悉子撐起另外一紙傘遞給葉國強,彎下腰來一起幫忙收拾行李。

 

「老囉!老到只剩下過去的事情還記得住而已。」葉國強看到她的打扮,會心的一笑,因為他知道明悉子不論是打扮穿著還是一舉一動都是經過精心打扮的,今天會穿著當年剛認識時所穿的大一新鮮人的系服,其心意不言而喻。

 

整理好行李,葉國強拉了拉確保不會再掉出來後立刻問:「為什麼妳這一年來......」

 

明悉子伸出手碰觸葉國強的雙唇,搶著說:「先不要問那麼多,我現在帶妳去見一個人,她會把許多故事都告訴你,說完了你就會明白了。」

 

葉國強好奇地問:「誰?什麼故事?」

 

明悉子收起笑容嚴肅地說:「我的奶奶二重羽子,她會說一段與你我都有關的故事。」

 

雪下的越來越大,葉國強牽著明悉子的手越來越緊,朝公園的深處走了進去。

 

 

 

歇後語:

邊境台商第一部《東京北千住的私募基金》的故事總算告一段落,所有所有的故事才剛剛要展開,第一部只是整個故事的五分之一,相信讀者(如果我的連載還有人看的話)會產生許許多多的疑問,怎麼了?後來呢?為什麼?

明悉子到底發生過什麼事情?遇到什麼遭遇?謎樣的中國財團英軍企業又是怎樣?葉國強到底會不會接掌中國新銀行的執行長工作?和國華金控與未婚妻古漂亮之間的新關係是什麼?背叛者史坦利與葉國強之間的爭鬥到底會如何進展?........

一切的疑惑,我會在未來的連載中慢慢地訴說下去,但接下來我恐怕得先將故事的時序倒轉到1930年代的中國江西,從國共內戰的戰場開始談起。

《邊境台商》的故事舞台很大,第一部《東京北千住的私募基金》一共花了八萬多字才慢慢鋪陳出故事的序曲,故事到現在只進展到五分之一,這個故事稱得上是我的家族與我的故事,創作的目的是為了寫出世界級的小說,從2014年11月開始寫到現在2015年3月只寫了1/5,預計在2016年9月之前完成,順利的話將在2017年1月出版。

 

本故事的五大架構分別是

一、《東京北千住的私募基金》

    二、《江西于都彈棉匠》

三、《台灣基隆棉被大王》

四、《江西贛州棉廠台商》

五、《台灣台北棉花之神》

敬請期待與多多指教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