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新聞引用自2009/11/15自由時報:

    假名嘴裝型男 騙色詐車誆鑽表 報投顧明牌 騙貴婦投資兩億

〔記者陳恩惠、姚岳宏、陳永吉/台北報導〕就靠一張嘴!自稱與金管會熟識、一手操作兩千億中資的六十歲詐欺通緝犯許顯名,一人分飾二角,詐騙貴婦買六百萬的保時捷休旅車、七百八十萬的百達翡麗限量鑽表送他;但他「偷雞也要蝕把米」,先花數百萬加入投顧公司成為鑽石級會員,取得明牌再來取信這些貴婦,有被害人投資幸運獲利千萬,進而提供兩億資金讓許嫌操作股票。

      一人飾兩角 誆稱性服務治癌

        去年十一月起,有詐欺、偽造文書、妨害風化等前科的許嫌,還在奇摩、愛情公寓、網路家庭等多個知名交友網站張貼猛男帥哥、男模照片,扮起孝子「安格爾」,誆稱母親罹患乳癌生命垂危、罹患攝護腺癌的「安華爹地」僅剩六個月生命,需幫他性服務以延長壽命,他人在法國,請女網友在台灣替他照料父親,和他父親做愛。

        警方說,有三寸不爛之舌的許嫌,每週一至五化身股市操盤手「安華老師」,詐騙有錢貴婦、熟女提供鉅額資金,週末假日則化身網路男蟲,一人分飾慈父、孝子,要求多名暱稱「甜心寶貝」的女網友,一天至少六人、多則八人,代替在國外出差的兒子「安格爾」盡孝道,前往飯店先後和分飾「安華爹地」的許嫌發生關係,情節之離譜,令警方瞠目結舌。

        一天找八女 性侵人數逾二十

        許嫌另以代理歐洲「真愛保險」事業名義,詐騙女子投保及投資,聲稱夫妻或情侶只要有人劈腿,劈腿方就要將財產通通歸於另方,藉此收取保險費;另外說該事業還經營「細胞活化」注射療程,經他介紹到瑞士進行療程,一次只需三百萬元就可回復青春。

        前天下午三時,許嫌入住台北市亞都大飯店總統套房,先後有六名女網友為了幫「安格爾」照料罹癌的「安華爹地」,慘遭毒手。昨天上午十一時,許嫌手挽一名被害女子退房時,警方上前圍捕,這名女子還想保護「安華爹地」,直到警方告知許嫌真實身分,女子獲悉自己一星期來不僅被騙十多萬元,還遭許嫌性侵多次,當場崩潰大哭,隨即在女警陪同下到醫院進行性侵害檢驗。

        今晨兩點 許顯名複訊後收押

        警方說,被害人年齡介於二十八至五十歲,人數保守估計超過二十人。許嫌則在北投警分局內喊冤:「那些錢是我指引她們明牌獲利的『回饋金』,怎麼會是我詐取?況且那些女人自願獻身上床,我哪有霸王硬上弓?」還自認只是兩條詐欺罪被台北地檢署通緝,繳保釋金便可獲釋;警方將全案依詐欺、性侵害等罪移送士林地檢署偵辦,複訊後今凌晨二時收押。

        老少通吃 被害人28到50歲

        此外,上月間有股市雜誌爆料,指許嫌身攜一張面額「四億」支票,故意讓首次謀面的貴婦看到,引誘對方上鉤;據說許顯名親自打電話給股市阮姓「名嘴老師」,說要參加三百萬元VIP級會員,阮老師親自接待,直到警方逮捕許嫌才知他是個騙子。不過阮對外低調不承認有此事。

        他的騙色手法通常是一人分飾兩角,例如,他在網路上以年輕的「安格爾」名義與被害女網友交往時,都會跟女孩子說,「我的父親得了攝護腺癌,僅剩半年壽命,願不願意替我幫父親按摩陽具…」 女網友一開始對於這個離譜要求都說不要,但許嫌開始使出三寸不爛之舌死纏爛打,最後使出「悲情牌」說,只要替他完成盡孝道的心願,他「一定會娶對方」、「父親射精就等於自己射精」云云等鬼扯淡,加上父親垂垂老矣,這樣做其實也沒什麼,騙得對方同意去飯店。

       等到對方答應後,自己再化身為父親「安華」在飯店房間等她們,當進房後,本來只是要求替其手淫,但許嫌有時會營造氣氛或懇求她們以肛交方式做愛,甚至還會塞冰塊或水果進入女生私處,種種變態行徑令人髮指。

      警方說,他週末一天至少會約6名,多則有8名女子到飯店供其淫狎,他幾乎都沒有射精,只是用此變態手法跟女生溫存,尋求身心滿足慰藉。

        據了解,許嫌十分變態誇張,過程中喜歡用手機拍下整個性愛變態畫面,有時還會用這些不雅照要脅被害人,使得她們繼續供其淫狎,警方至少在他手機內找到4、5百張不雅照,警方對此人竟能周旋在眾女之間感到十分訝異。

       男蟲許顯名分飾父子兩個角色騙財騙色,其中,一名48歲的于姓婦人前後共花了1千7百萬元買東西給他,當知道全是一場騙局後,氣得大罵,「希望他被關到永遠不要出來!」

        于女說,許顯名自稱握有2千億元的中資基金,只要他買什麼就賺什麼,今年5月間聽他的「明牌」指示,用融資買股,曾經一天內真的就賺了千萬元,當時她信以為真,後來陸續拿出7、8千萬元給許嫌代操股票,最多時達上億,等東窗事發後,才知他竟是參加其他投顧老師的VIP會員,利用這些投顧資訊報明牌給她。

       于女說,當時許嫌用「安格爾」的身分跟她說,他奶奶曾給爸爸一支百達翡麗的手表,後來爸爸不慎遺失,為此爸爸一直耿耿於懷,「安格爾」在電話中要于女先帶爸爸去買一支同型手表,還說以後再還她錢。

        于女依其言帶以「安華」身分現身的許嫌到鐘表行,沒想到內行的他卻一眼就看中百達翡麗一支型號5719/1G-001、鑲有紅藍寶石及一千多顆碎鑽的限量鑽表,就買下這支剛進貨、定價780萬元的名表。

       此外,許嫌住在北投泉源路的房子,以及他開的保時捷白色休旅車,都是于女出錢買的,于女說,要不是她覺得奇怪,怎麼一直看不到兒子「安格爾」,才找人調查兩人背景,赫然發現他前科累累,根本是個「空心大佬官」,才報警逮人。


        黃國華的評論:
         
       既然連這樣的荒謬之人與事都會有人深信,湟論那些股票大師呢...

        昨天(2009.11.15)郭恭克與高雄科大的薛教授與我三人辦了一個座談簽書會 , 前前後後只來三十個人 , 與上述被這個老淫蟲騙的受害人數至少超過二十幾個人比起來的話 , 人數差不多 , 我們三個人三年多以來出了十幾本書 , 版稅合計不到千萬 , 比起許某誆騙兩億比起來 , 不及他的零頭 

        自我反省的話也講過很多了 , 既然我無法也不願效法那些名嘴或有心人士騙人 , 就寄情於山水與書海中 , 少了股票上下的喧鬧後 , 心寬了,視野廣了 , 當然我也知道,讀者少了,從昨天三個人的簽書會來看就知道,下個月要不要在誠品辦簽書會真得要好好考量了,對認真與崇德的作家無情的打擊本來就是古今中外人類的必要行為,三年多來,我的文章不也是在這樣的無情考驗中一點一滴的淬鍊出來

       這世界並非按照自己的意思運轉 , 況且這世界也不是按照邏輯來運轉 , 天邊的彩紅永遠是多數人窮極一生所要追尋的 , 我是那種萬中之一已經追尋到的人 , 也無須去潑別人冷水 , 許某給了那些貴婦天邊的彩虹 , 而我只是寫了一堆讓讀者自認是笨蛋的東西

       我會繼續自己喜歡的小說創作,興緻到了也會寫寫旅遊經驗談,一樣會寫一本本書籍的心得分享,這則新聞與昨天的冷清座談會,讓我更確定,不走那條路是對的,

       台北金融物語三部曲已經寫到第二章快寫完了,這次的創作過程和前兩本有截然不同的感受,這次,我很enjoy在其中,我好愛用自己的筆慢慢雕塑書中的人物,用一些近年來學到的一些文學技巧運用在劇情的線條上,慢慢地我把主角們雕塑成更立體,樂在其中是創作者最大的收獲,我再也不想去想讀者的感受或這本書的接受度,反正到現在為止,也沒有書商對它有興趣,我也不想再把時間浪費到與出版社之間的簽約與周旋,反正簽了出版契約,一樣是可以反會悔的,我的遊記與漫畫不就是如此嗎...

      慢慢地我相信
   
     只要一本書夠偉大,它自然會找到出口,一本書的出口往往不是作者所能決定的  

      
停了好久的書評,總有一天會寫的,還有德國的遊蹤, 日光,東南亞島嶼......欠自己的文章越來越多,也表示著自己還有很多事情可以作,無疑地我是幸福的,幸福的人是不會被主流所期待的,因為

    我不需要別人 幫我按摩攝護腺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