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機上的大姐姐對我很好很好


美術館的童話雕刻


        旅行的目的是什麼?當我跑了那麼多趟各式各樣的旅程後,武斷地下了一個屬於自己的解答:「暫停」。將停不下來的開盤收盤暫停一下,將晨昏不定地加班開會暫停一下,將升學升遷生小孩的壓力暫停一下。



ちひろ公園

        於是愛旅行的我又產生了另一個問題:「停在哪裡?」,旅程的安排除了按圖索驥的規畫以外,許多人忽略了一個要素:你到底想要停在哪裡?有人喜歡停在四季的變幻裡,冬白雪、春嫩櫻、夏新綠、秋紅楓;有人喜歡停在自然景色中,北國雪白的山巒、崢嶸險峻的峽灣、寧靜深邃的湖泊還是靈氣魄人的森林;有人喜歡停在宗教與神明的世界中,神社、寺廟、教堂與神殿;有人喜歡停在洗滌身心的旅店睡上一夜好眠,一泊二食的風呂、與世隔離的一島一宿、任性隨意的villa亦或尊貴堂皇的七星級奢華。




       安曇野是一個讓我與家人好想一直暫停的天堂,因為她有輕鬆不過度承載的民宿,以及一棟棟彷彿如詩句所造成的柔和美術館,安曇野的輕與柔,卻最飽滿地佔據了我日後對這段旅程中的回憶。當我一聽便愛上這地名,三個字裡彷彿可以聞到滿山的花香,和青翠的稻田氣息。




        安曇野大大小小至少有十幾二十個美術館博物館,如碌山美術館、高橋節郎記念美術館、ジャンセン美術館、有明美術館、安曇野山岳美術館、絵本美術館、豊科近代美術館、豊科郷土博物館…..號稱是全日本藝術人文氣息最濃的小鎮,無暇一一探訪的我,只能開著車一家家的逛著,即便有著滿滿的向隅,即使只能在門口一一遙望著這些小巧的藝術建築,依然感受到安曇野的遠山與清徹白雲所襯托出建築之美,由於時間的受限我們只能選擇『安曇野ちひろ美術館』。




        美術館的存在要素一定要有些藝術品與藝術價值的累積,而這些累積的背後如果能有個快樂或浪漫的故事,或者是悵然若有所失的悲喜戲劇性的主題,方能成為一個偉大的美術館。





     

        安曇野的柔在「ちひろ美術館」

        以女畫家ちひろ就是岩崎知弘(唸CHIHIRO)命名,岩崎智弘作品入選聯合國世界重要文化財產,她的畫充滿了幻想、天真、浪漫、甜美與愉快,是童書繪本領域中非常有成就的一個畫家,將西洋的水彩畫融合中國日本的水墨畫,加上自己所師承的的藤原行成流,創造出纖細而富動感的特殊的水彩效果。美術館內展出了岩崎智弘與世界知名繪本畫家的作品,還有陳列了3000本國內外知名作家繪本作品的繪本部屋,館內挑高寬敞的會議室使用了大片落地窗,讓大花園和北阿爾卑斯山脈景緻能盡收眼底。她沒有一般美術館的冷調,她用一棟棟精緻小巧木造建築隱身在信州平原與立山山脈之間,低調地與自然融為一體;美術館外是大片綠地、水池、稻田、小屋和無盡綻放的花朵。



        我一直認為美術館的體驗可以很多元更可以很柔軟,美術館除了典藏的藝術資產以外還可以品嚐她的人文氛圍,岩崎知弘美術館從內到外彷彿置身在繪本的世界中,從館內處處可見的明亮落地窗遠眺立山連峰,或坐在美術館罕見的沙灘懶人躺椅呼吸著從四週水田飄來的田園泥土氣息,或許到了夏末秋初結穗時分,會讓旅人融入遠方白雪山頭、飽滿的稻香與繪本夢幻當中。館內收藏的童話繪本沒有印象派的難以咀嚼,沒有浮世繪的繁複華麗,一幅幅簡單易懂、給兒童觀賞的童話手繪本,不必去探究筆法與匠心,繪本的世界給人就是沒有鑑賞門檻的負擔也無需思索藝術使命。




        美術館還有一個更吸引著我們夫妻兩人的地方,凡是造訪任一個美術館,我們必定到附屬的咖啡廳去喝上一杯咖啡,試想世界上有哪些咖啡廳能夠擁有那濃郁的人文、精巧的擺設與寧靜的氣氛呢?在地的咖啡豆、附近農家的水果與手工餅乾,日本比起台灣幸福的地方就在這裡,任何一個小鄉鎮都有至少一個美術館(或博物館、文學館、紀念館),幾乎都可以以用很任性很低廉的門票去享受讓身心暫停的空間。







        我常思索一個問題,當一個國家累積了龐大的財富以後,該如何運用這些財富呢?靠賣石油致富的杜拜選擇蓋了許多奢華的旅館與賭場,留給自己後代一個暴發戶的史觀;還是像中國選擇起造更多更大產能的工廠,留給自己子孫更加污染的環境;還是像許多第三世界的國家,拼命的賺到的錢匯往國外,只留給子孫一堆存摺與無法資配的債權;還是像日本這個國家大量的蓋美術館文學館紀念館,留給她們子孫無價的資產與開擴的思考空間。








        近年以來我愛上美術館的旅遊,特別是日本,不到四個小時的飛機旅程就可以有幾萬間美術館可供參觀,不論從建築的角度、藝術的目的、咖啡香的迷戀,亦或只是到裡面吹吹冷氣,用美術館取代免稅店似乎是個不錯的行程新排法呢。







        安曇野ちひろ美術館的交通方法有三:一是開車,從長野自動道路的豐科IC下交流道,再用GPS設定美術館的電話(81-261-62-0772)就可;第二種方式是在JR大系線的「信濃松川站」下車,在車站旁租台腳踏車,大概騎十到十五分鐘就可抵達,行李可以寄放在自行車出租店或車站的「觀光案內所」;第三種方法是從「信濃松川站」搭計程車,這是最方便的方法,車程不到五分鐘,車資大約只有1300-1400 YEN,你還可以和計程車司機約定好回程時間,譬如一個小時後來接你回車站,或記得要離開美術館前請館方的櫃台人員幫你叫計程車服務。






        搭火車旅行者可以和上高地一起排入行程,我建議作三天兩夜的安排:
第一天在新宿搭JR中央本線(記得要搭特急スーパーあずさ号),大約三個小時可以抵達松本,在松本轉搭JR大系線到信濃松川站,第一天的下午可以租部腳踏車在安曇野閒逛,除了ちひろ美術館以外還可以順便到大王山葵農場,晚上找一家安曇野的民宿入宿,第二天在搭JR大系線到松本,然後從松本去上高地,由於從松本到上高地的交通時間僅需2個半小時,所以即便是當天來回,時間上也相當充裕,當然你第二晚可以選擇繼續住安曇野的民宿,或是住松本市區的飯店都是相當的順路與便利,第三天搭中央本線從松本回新宿,你可以在中途的諏訪湖、小淵澤、甲府昇仙峽、國分寺、吉祥寺等地選擇一到三處中途下車,一路玩回新宿;當然你也可以在中央本線途中轉到河口湖去看富士山,關於中央線的旅遊請看我另外一篇文章。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