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把旅行當成一種人生的「暫停」,那麼悠關一趟旅行的品質優劣的關鍵便產生了,那就是你從旅程當中的什麼時間開始進入暫停?是的,這個問題有點玄奇甚至於讓人感到相當地詏口;我的意思是,一趟旅行的過程中,你從什麼時候?第幾天?哪個地方讓你忘記工作的進度,讓你不管開會的進展,使你不再想虧損連連的部位,讓你不管多空的位置、買賣的抉擇,更精確地應該這樣說,一趟旅行當中,什麼事情讓你忘記原來的自己到底是什麼模樣。

         我還在職場當時的旅行是如下的情景:
        我曾經去過巴厘島、做了幾趟所謂低調奢華的SPA(台灣的媒體最愛用低調奢華這個不負責任的詞藻,荒郊野外的預售屋是低調奢華,大師報那些沒人要買的股票明牌也要凹成低調奢華,爭奇鬥豔的過氣女星走在星光大道也要自稱低調奢華),當然跟團的SPA,大概就是請幾個半百的印尼歐巴桑用那種連螞蟻都捏不死的力量,將一堆好像被下加持、嗆到鼻涕直流的香料泥巴,在你身上抹啊塗啊,同一個按摩房的還有跟你同團的那位金控中年理專,以及一位在竹科上班,連吃羊肉臚都會趟傷命根子的書呆工程師,那幾個笑著呵呵作響的巴厘島歐巴桑,舉起那雙可以充作菜瓜布的雙掌在你的背上抓出一道道有如K線般的血絲,金控中年理專和竹科宅男熱心地和你討論最新的台股行情,那位理專用3G傳輸的PDA看盤手機,單手捲著觸控面板,囔囔著他的線形是如何的黃金交叉、他的部位是如何又如何的避險;那位呆到在出團前還以為巴厘島在法國巴黎近郊的竹科無塵室工程師興奮的問著:「幫我看一下,我的博達多少錢?」

        終於被不知名的菜瓜布手搓完背後,進入了SPA的奇幻世界,一缸如同日本露天溫泉大小的浴池,擺了一堆連情聖都不懂的鮮花花瓣(靠!還號稱有機),更好笑是還有附按摩浴缸,仆仆波波的好不熱鬧,這時後跟你同團的那位癡肥理專萬一放幾個屁,恐怕也會成為不能說的秘密,SPA池中或許你跟著PDA上傳輸的盤勢而上下起伏,偌大的SPA有著你計算平均買單平均賣單的驚人回憶。

       有一回老闆招待幾位幹部與家屬到日本箱根的溫泉旅館。
     「老公!外面下雪,陪我去外面夜遊一下,好浪漫呢!」

      「不行啦!總經理要找我們幾位幹部喝酒,明天再陪你。」
        很奇怪,台灣所有公司的董事長與總經理總喜歡把喝酒與開會的場景搬到如夢如幻的旅遊地,箱根溫泉街冬天的細雪,牽著老婆著著漂亮的浴衣,頂著飄下來的北國雪花,這種景色可是一年難得碰到一次,但是非得就是要陪你那位除了工作什麼都不會的老闆,去喝那種喝到吐的酒。第二天醉醺醺地被抬上遊覽車,第三天在富士山下也被抬上遊覽車,第四天在在伊豆又被抬上去…..到了最後一天最後一刻飛機飛回桃園機場以後,你才恍然大悟地問著老婆與同事:

      「韓國不好玩」

        應該稍微領略到「進入旅行」的涵意了吧,當你在巴里島還念念不忘股市行情,箱根的雪景卻被開會取代,這除了沒有進入「暫停」階段之外,恐怕還會比在工作場所還要勞累,畢竟你在辦公室或工廠內至少沒有旅行上的舟車勞頓。有時候你會碰到非出於自願的閒暇,譬如讓你沒有玩興的員工旅遊,譬如讓你更疲憊的招待客戶之旅,亦或是金融風暴以來被迫休假的「無薪行政假」,的確,這樣的休假與旅行非但無法讓人「暫停」,還會讓人跌入沒有方向的「快轉」。

        旅行中讓人完全進入狀況是件相當難的事情,別說當年還在職場的自己,就連離開職場一段時間以後的我,旅程中往往還會心緒混亂。沒有爬到頂峰的遺憾,莫名地未來有股「坐吃山空」的恐懼感,特別是在國外會有股經常的落莫和「發配邊疆」的空虛:可能是自己從十幾歲開始就一直想往上爬、想早點出頭、想事事拿第一的好勝感無法滿足所致吧!

        赫曼赫賽在鄉愁一書寫到:『對於自己正脫離青年、邁向成熟,沒有感到遺憾,因為我學會了將人生視為短暫的旅程,自己是個徒步的旅人,無論經歷為何,乃至於最後從人間消逝,都不會激起任何漣漪。』無論如何就是想要拿第一的我顯然沒有讀通鄉愁。

        但現在到底是算人生什麼階段呢?長久之好強而感到疲倦而想要休息呢?還是長年下來的努力不過是種逞強,現在鬆散的人生才是本來的自己呢?連思考這些事情都讓我覺得無法「暫停」。

        有一年,記得是2004年,我第一度到日本嘗試火車旅行,全家人坐火車到草津溫泉,到日光,那次的旅行讓我從出發前的兩個月就提早進入『暫停』,幾個月忘卻了許多煩惱,每天上網找旅遊的資料,每天看著地圖與風景照片神遊,果然,我們一家人從第一天到第八天玩興十足,每天醒來就想著要哪裡玩,坐在龜速的火車一站一站地看著站務鐵道員,數著還有幾站就要到目的地,我想那應該是火車的關係吧,想想自己唯一和火車連結的歲月只有童年,於是火車之旅好像把陳年的童心連結出來。

        不是每趟旅行都可以在搭上飛機那一瞬間就可以進入旅行的狀況,有時候要到旅程快結束了才進入忘我的境界,不過,隨著心境越來越寬闊,我在旅行當中也越來越進入狀況了,旅行中我不再是「黃副總」、「投資專家」、「交易員」、「作家」……我只是一個KO桑。

        這次2500公里開車的旅行,或許是一開始耽心異國駕車的種種風險,很難進入一個旅人應有的輕盈,一直到我開進安曇野的田間山巔小徑以後,我找不到下榻的民宿,我迷路了,我變成一個單純的迷路者,於是我因迷路而完全進入旅遊的狀況了。

日亞航的大姐姐幫我進入旅程中呢


草津溫泉的村姑壯碩型女侍    讓人對雪國一書中的中年作家與漂亮女侍的淒美故事蒙上一層"不優"的陰影,川端康成騙人


後記:這趟旅程似乎寫不盡,寫了小說無法轉型,那麼這一系列的遊記是否可以讓我不再背負"老師"或"分析師"的稱號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