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幹了一件壞事不難,甚至於要幹一輩子壞事也不算太難,不過,如果三代合計幹了三輩子的壞事,而且只幹壞事,在台灣,大概只有政客與財團做的出來。

       四季替換有其律動,有它的多變性,然而台北的二00一年,卻有個完全沒有更替的年份,二00一年的仲夏是個相當酷熱難耐的夏天。股票加權指數勉強在五千點關卡止跌,卻沒人有保握不會再進一步地崩落下去;而過動的媒體雖然找不到絢爛的炒作與發財題材,卻不願意趨向平淡。

        全球的禿鷹合計有十六種,大部份集中在非洲,禿鷹主要的食物都是動物屍體,死亡的原因多半是老死、病死、或斷肢和剛出生的小動物。二00一年,第十七種禿鷹被發現,它出沒在台灣的媒體界與中階公務員當中。

        二00一年的台北,除了在生物界有著卓越的發現以外,在化學界也有著更為傑出的新發明,這一年,有一個人在南京東路的辦公室,研發出一種嶄新的材料「鈷化鐳」,號稱可以容忍一千度的高溫,並可以迅速地散熱,而不會影響操作環境的溫度;有趣的是,對這項在「金融圈」中發明的材料應用,最有興趣的,全部都是一些創投業者、股票承銷商與未上市盤商。

        同一年夏天的台北國會,立法院院長敲下了議事鎚,敲下了六條足以將台灣搞得天翻地覆的金融法案,也敲下了長達好幾年的金錢追逐與失業浪潮。
歷史決非必然更非偶然,往往,那些足以扭轉乾坤改變世界的事件,都恰好在同一天發生;該年六月的某一天,汗腺發達的忙碌台北人,顯得十分忙碌,歷史上應該不會特別突顯這一天的重要,但是,過了這天,一切都改變了。

        夏三藍跳槽到香港的傳媒後,所發出的第一份特稿,就造成該傳媒創刊號的洛陽紙貴。

       『聯安集團的荒淫紀實』、『呂安琳-聯安的喪鐘』、『豪門亂倫股民心悶!』三篇報導幾乎化成一顆顆原子彈,整個台灣從南到北,甚至於全世界的華文區都颳起了幅遠弗界的八卦扒糞風潮;出刊後的第三天,所有的新聞媒體的主管、財經線、政治線甚至社會線的記者通通接到一則簡訊:
       『今天上午十一點金華酒店國際會議中心舉辦記者說明會 呂安琳敬邀』

        路面上升起陣陣熱氣的午間,夏三蘭邊走邊唸唸有詞地咒罵著:「全台北的大條新聞通通集中在今天!」
      「十一點有呂安琳記者會,下午有法人說明會,晚上立法院要挑燈夜審金融六法(註),你他媽的,幸好我是週刊的總編,如果是日報的話,明天清晨恐怕會脫稿。」夏三蘭對著幫他開車的同事抱怨著。

        不到十點半,記者會會場就已經擠滿了中外記者,舉凡國內十家報紙、三十多家政經與八卦性的刊物、十二家有線與無線新聞臺與廣播公司,還有香港新加坡與美國、日本的電視臺都派出SNG車現場採訪。

        十一點鐘一到,當高眺的呂安琳在隨行的律師會計師團、公關公司以及十多名彪形大漢的陪同與保全下,慢慢地走入會場,現場頓時閃光燈四處閃起;她的神情舉止,一點都沒有受到被八卦雜誌披露出家族荒淫亂倫所影響,她並沒戴起一般醜聞主角用來掩人耳目的大墨鏡,看起來也不像是要表演一哭二鬧三上吊的受害者形象戲碼。

總 A說點話:二部曲迷霧金控今天開始創作,預定花55天的時間,篇幅九篇約13萬字,6/20完稿,最快八月上旬出版,
  此外,首部曲內線國度預定6/15出版,5/15起試讀本將放置各大書局,5/15公佈書名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