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過兩次北海道,活動範圍都在非常大眾化的道南,沒有特別與眾不同的路線。為了已經買不到的”投資筆記”,還是來試試看能不能得到醬油男的青睞。

        第一次去北海道已是十年前,是去參加會議,第二次出國(前一次是公出到仙台)。打算會後多留兩天去走走,卻沒空多做計劃。在關西機場轉機的時候,才在書店買了本昭文社以”札幌”為主題的旅遊期刊,類似城邦出的MOOK系列(不過十年前台灣還沒有這類的資料),一本700yen,以日本的物價算是相當划算。裏面除了附上札幌的主要街道圖,還有許多旅館的位置及價格,後來證實這些都是非常準確的當季資料,比會議主辦單位提供的還新還詳細。不懂日文怎麼辦?不用緊張,裏面漢字不少,加上用五十音拼一些外來語(想像日本人講英文的發音,例如:mi-ru-ku,ho-te-ru),又不是什麼艱深的文章,大致夠用。

  為什麼到了日本才查飯店資料呢?因為搭配會議的旅館比較貴,當時的身份是”米蟲”,參加會議花的是納稅人的銀兩,會後自費行程當然要省一點。本來想自己去走走就好,但是老婆吵著要跟。想用開會沒空帶她去玩來擋,沒想到她竟然提議在會議結束那天自行飛來跟我會合。她當時可是從來沒出過國,一直到研究所才離家(台北)到淡水住。這麼有氣魄的提議,我也沒道理拒絕了。從台灣到關西機場轉機新千歲機場,再坐電車到札幌車站,一路上我把該留意的要點仔細記錄下來,講了一個小時電話傳授老婆”破關心法”。

  開會那幾天,趁中午休息時間,按圖索驥,從車站附近最便宜的旅館找起,先看外觀,覺得OK才進去詢問。結果發現低於10000yen的全部客滿,原來是會議結束後那個週末,札幌舉辦YOSAKOI索朗節,會有各地來的隊伍,沿著大通公園兩側遊行跳舞。好不容易才找到時計台旁的法華飯店有房間,兩人房比10000yen多一點,房間舊舊的,還算乾淨。有趣的是,我進去一開口哈啦英文,櫃台的男職員立刻面有難色,向裏面的女職員求救。還好可以溝通,不然筆記本準備拿出來寫漢字了。我很意外訂房竟然不用先付訂金,試探著跟小姐求證說,有需要用什麼方式來確認我已經訂房了嗎?結果她以為我需要訂房的憑證,把日期和房間種類數量寫在一張便條紙上簽名給我。既然不用先給點錢,我當然就先閃了,後來才知道這在日本並不奇怪,只是我這個鄉巴佬大驚小怪。

  先叉題講一下我去日本自由行的習慣。第一點,通常我會很早睡很早起,這樣才能充分利用時間。日本的商店大部份都很早休息,札幌大多6~7 點就打烊,沒必要太晚睡。可是早睡怎麼睡得著呢?這就跟第二點有關係。我喜歡東看西看,所以行程經常有大量的步行,加上我跟老婆都沒有”歹睏癖”,早睡一點困難也沒有。幾年前有同事跟我一起去大阪出差,晚上一起出去逛,走沒多久就跟我提議各走各的,約好時間在JR車站碰面就好。回台灣才告訴我,走太快,跟我走得腿快斷了。也真難為我老婆了,被我訓練得健步如飛。

  再回到參加會議那幾天。會議是在北海道大學舉行,早上我會先去校園散散步再去會場,幾天下來才大致逛了一圏。北海道大學除了有政府的重點半導體科技發展中心,農業也享有盛名,校園景色相當優美,最出名的是農場旁的一條冬青樹走廊,不過得走到蠻裏面的地方。當年數位相機還是又貴又低階,所以我並沒有電子檔照片可以提供給大家。

  在大學旁用餐通常是經濟實惠,附近有不少掛著”中華”字樣的餐館,不過賣的大多是定食和拉麵,定食通常除了飯之外,還會附上一碗沒有料的湯麵。後來我才知道,吃得下把麵吃掉就行了,鹹死了的湯跟拉麵湯頭是兩回事,不用理它。中午去找旅館的時候,經常經過車站旁一家在地下室的餐館,生意很好,有很多歐幾桑歐巴桑在吃,心想到日本來總不能老吃些不道地的中華餐館,得試試真正日本人的口味。於是找了一天中午去嘗嘗,點了個比較熟悉的天don。一端上來,樣子沒什麼特別,除了一杯很冰的白開水(應該不是”開水”)有點突兀。一嘗,天啊!打死賣鹽的!配菜死鹹,沾醬死鹹,連淋在飯上的醬油都鹹得嚇人。這時候才感覺到那杯冰水的珍貴。後來有日本人告訴我,在日本愈北邊吃得愈鹹。東京比大阪鹹,東北比東京鹹,北海道最鹹。下回看到日本台有人陶醉地不管喊”歐伊喜”還是”烏麻衣”,都要打個折扣,除非你也是吃”重鹹”的。(跟團的大概比較沒問題,口味會先配合台灣人調整,一般來說,台灣人的口味跟Okinawa那邊比較接近。)

  這個會議有一個好康的,就是半天的旅遊行程,安排的是下午到支芴湖畔洗溫泉,再吃個晚宴。第一次體會到日本人的敬業,就是遊覽車隨車小姐從出發一直到上高速公路之前,嘰嘰喳喳不停介紹經過的市區景點,其實車上大多是聽不懂日文的外國人。

  支芴湖(Shikotsu Ko)是個火口湖,跟洞爺湖隸屬同一個國立公園。特色是水深最多有300公尺,是日本最北的不凍湖。個人覺得,跟洞爺湖的喧囂比起來,支芴湖是個適合清幽度假的好地方,湖畔的賞鳥區因個人的嗜好而更加分。不過,這裡並不是台灣旅行社喜好的點。我們乘坐遊湖船穿過悠靜的湖面,湖水清澈透明。時值六月初,還有點微寒,漸漸地穿著較薄的歐美人士紛紛受不了寒意,躲近船艙。剩下本來比較怕冷的我,因為帶了厚外套,得以在外面甲板享受這片刻的清靜,欣賞美麗的湖光山色。

  船行大約30分鐘,到達對岸一家歷史悠久的溫泉旅館”丸駒”。取名的原由據說是當初因為受傷的野馬都會到此地療傷,人們後來才發現溫泉。不曉得是不是穿鑿附會,這一帶本來就是火山地形,發現溫泉不是什麼難事才對,除非歷史悠久到遠古時代。我們被安排到各個房間換上浴袍準備泡溫泉,這還是我的初體驗。鄉巴佬搞不清楚狀況,先跟個日本學生攀談起來,同時一面看著他怎麼做,就跟著做。才知道要脫光光,只帶條小毛巾,而且要先沐浴之後再泡。溫泉池有室內磁磚建成的現代化浴池,可以透過落地窗看到外面的景色。也有露天日式石材堆砌成砂底浴池,緊臨著湖面。因為附近僅此一家,無走光之虞,遮蔽很少,湖上美景盡收眼底。溫泉屬碳酸質,和湖水一樣透明無味。第一次泡湯就是這麼棒的地方,害我後來在其他地方泡湯,心裏都沒有”興奮的活水”。

         第一次的新鮮經歷還有額外的趣味,因為幾天來道貌岸然的大牌教授學者們,此時都跟我一起脫光光在同一個池子裏。主席長谷川教授更是帶著小毛巾穿梭在各池之間,殷勤地問大家舒服否。泡完之後,大家先喝點熱茶,稍事休息,待夜暮低垂,一起到宴會廳享用懷石料理。除了紙鍋和生魚片,我已經不記得還吃了些什麼,那時日本台還看得不夠多,只記得這一頓是真正貨真價實的”烏麻衣”。酒足飯飽之後,按日本人的習慣,就是開始唱歌助興。各國人士一一被拱上台,我們台灣代表唱的是日本人比較熟的”夜來香”,大家一起濫竽充數呼嚨過去,反正沒人聽得懂。
  整個會議,最記得的就是這一段。


第二次去支芴湖拍的照片,丸駒位置大約在圖中正中央對岸處。

       話說老婆大人會議結束當天駕到,當天下午我先提著行李逛大街,盤算著她會坐的那班電車快到時,再去車站接她。但是英明的老婆大人下機搭車比我想得要順利,早一班車到達。札幌車站的格局跟札幌市區一樣四四方方,我跟她約在”西三”出口(車站改建之後,好像已經不是這樣編號了),心想萬無一失。沒想到老婆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到處問人家”C three”在那裏,找不到我開始著急。而我等在約定的出口,看著我預計的那班車到達,乘客陸續出站,也覺得不對,開始繞著車站找,終於發現熟悉的身影。相見的場面,請各位參考瓊瑤連續劇的慢動作畫面…沒那麼誇張啦!只不過老婆因為這段車站驚魂埋怨幾句,我心裏想著:”有那麼難嗎”而已。一同去旅館check in之後,帶她去吃碗拉麵壓壓驚,就算”准”過了。

   隔天依照慣例,黎明即起,先帶老婆到北海道大學逛逛,順便讓她看一下對街派出所的警用Mitsubishi Towny800CC小車(當年的本人用車,台灣1993年停產),那是上下班交通警察指揮用車。

  北海道大學是歷史悠久超過百年的學校,離市中心很近(以本人的腳程來說)。優美的校園佔地相當大,橫跨西5~11丁目,北8條~超過北20條,我通常是從北18條那個門回頭。(此處跟沒去過札幌的人說明一下,札幌的街道是棋盤狀的,以創成川通和北/南大通交點為中心,東西以1、2、3…丁目命名,南北以1、2、3…條命名,”條”字取右半邊,唸jo。)清晨帶老婆散步很不錯,幾天前已大致探好路,大約一個小時,再去搭電車到小樽。

  其實到小樽一遊是到了日本之後才決定的,之前並沒有時間做功課,當年的網路也沒這麼發達。本來是想去洞爺湖或是富良野(支芴湖只能坐巴士,當時淡季沒有直達車,不然第一志願是再帶老婆去一趟),但是老婆在電話中告訴我,她的同事建議去小樽,比較適合一日遊。所以是在完全搞不清楚狀況之下去的,既不曉得小樽的運河、小樽的古蹟,也不知道好吃的握壽司(沒看過將太的壽司)。

        到小樽可以坐巴士或電車,個人比較偏好坐電車。車行到半途,貼著海岸線,沿著石狩灣到小樽,早晨的景色相當棒。同車廂有六位約莫五十多歲的太太,看來是相邀出遊的家庭主婦。到達小樽約8點出頭。往下走到海邊的途中,開始著迷於一棟棟古老的洋式建築,尤其訝異其中一棟是營業中的銀行,看起來實在比較像旅館或是豪宅。海邊有個小漁港,漁港旁條小運河,路邊連有著落地窗的汽車展售點都外型設計得能搭配兩旁的歷史建築,一點也不會有不搭調的感覺。當下的小樽對我而言,是一個繁華洗盡歸於純樸的恬靜小漁村。在寧靜的早晨,走在靜謐的運河旁,氣氛著實浪漫到了極點。雖然覺得非常棒,卻還渾然不知此時此刻的珍貴。運河旁有間提供遊客資訊的木屋,設計得也相當有特色。照著地圖,我們開始去逛一家家的玻璃工房(後來才知道許多玻璃製品是從新竹運過去的)及音樂鐘藝品店,一路逛過去再回頭,路上已是人聲鼎沸,全然熱門觀光景點的模樣。幾年之後跟團再度造訪,回想當年若不是有來這麼一趟,或許不會知道小樽可愛的另一面。
下午搭車回札幌,上車已經沒有位置。我跟老婆站在門邊愉快地聊天,旁邊一個外表非常典型的日本老太太勉強挪出一個小空位,示意讓老婆坐下。沒過幾站,幾步之外有了空位,我便過去坐下,然後開始打起盹來。不知過了多久,睡夢中被搖醒,原來是老太太要下車了,先過來叫我過去跟老婆坐。這種可愛又溫暖的鄉村人情,大都市裏大概感受不到,更何況我們是外國人。

        回札幌先到離車站不遠的大通公園,上去電視塔逛逛。旅館lobby拿到的優惠劵,一個人可以省200yen。往上的電梯內,前面是一大片透明的落地玻璃。我跟老婆自顧自地聊天,電梯小姐還是對著我們這兩個外國人一股腦地背誦景色介紹詞,背到一半吃螺絲,還笑了出來。我們又再一次體會到日本人的敬業。到過的日本城市,我大多有機會登高瞭望整個都市約略的面貌,大概了解一下實際走過或將要前往的路線。札幌的特色,自然是井井有條的街道,這也說明了這是個很年輕的都市。大通公園不僅是市中心的地標,也是平時各年齡層市民休閒的好場所,更是各項活動的重要場地(大家最熟知的應該是”雪祭”了)。從電視塔上往下看,參加YOSAKOI索朗節的各地團體,正在大通公園兩旁賣力地跳舞。再遠一點,或許是因為這個活動造成塞車,可是日本人不會緊緊地貼著前車,至少留個兩步的距離,車道之間距離也很寬,容得下一輛小車,而路上小車多得是。大家都井然有序地順著車道走,完全沒有任何可能多長出一個車道的跡象。我不禁想著,如果”時間就是金錢”的話,那些違規搶別人時間的人,跟土匪強盜有什麼兩樣。

        回到地面之後,先打點五臟廟,下一個目標是上藻岩山看夜景。要先坐路面電車到纜車站,搭上電車之後,發現不太好認那站下車,於是拿著旅館給的纜車折價劵給司機看,司機就了解了,過了前一站就通知我們下站下車。這時發現零錢不夠,拿著千元鈔塞進一個像票箱的收鈔口,給果嘩啦嘩啦掉下一堆零錢,蠢蠢的…不,純純的鄉巴佬一時沒反應過來,以為只收了一個人的錢,又塞了一張千元鈔,又是嘩啦嘩啦。抓起一大把零錢才弄清楚原來是換零錢的機器,投票錢的箱子在司機旁,有點尷尬地匆忙下車。到這我不禁又要埋怨一下,日本的換錢機給的是一個五百元,四個一百元,一個五十元和五個十元,幾年前我在台北的捷運站拿千元鈔塞入換鈔機,結果嘩啦嘩啦…二十個五十元銅板,當場傻眼。告訴自己:是我的錯!我不應該去日本玩!

        下路面電車約走3~5分鐘到纜車站,已經八點,正好有纜車可上(往上只到八點半),黑夜中纜車沿著山勢升高,如繁星點點的燈火範圍逐漸擴大。有趣的地方是纜車是兩段式的,要到觀景台的最後一小段是單人吊椅(類似一般滑雪場的登山吊椅,不同的是這裏只有單人大小),有點小刺激。或許是接近打烊時間,上頭人不多,不過我想平時應該也不會像函館一樣熱鬧才對,這裏沒那麼有名。真要說特色,我覺得應該是”大”。除了靠山那一面之外,三面的夜景連起來,應該是(文化大學的北市夜景)乘以三吧!在日本看過藻岩山、函館山和六甲山的夜景,共同的一個感覺就是-好冷~。

        因為還有事要轉往仙台,所以第一次北海道之旅就到此為止。其實行程並不豐富,但是人家說”第一次總是最美”,這一趟留下了相當深刻的印象。離開時還有一個烏龍。話說我們在新千歲機場check in之後,就拿著記念卡片到處去蓋紀念戳記,好像整個機場總共有七處吧,有一處一直找不到,時間快到了只好放棄。可是我很烏龍的把起飛時間想成是登機時間(國內線check in到起飛間隔沒那麼久,一時反應不過來),在候機室看到正在播喬登打季後賽,忍不住又停下來看,一位地勤小姐跑來叫我們,這才發現我弄錯時間了。我們一上飛機,艙門就立刻關閉,飛機滑離登機門,記得當時真的好糗。只可惜當時還沒流行韓風,我沒想到要落兩句韓文假裝一下。

─────我是分隔線─────

  第二次去北海道是大約兩年半前,趁換工作間的空檔跟團去的。還是道南,挑了個淡季時段便宜的5 天團出去散散心,同時當作以後要自行規劃時先探路之用。選擇的要點除便宜之外,是有到支芴湖,一直想帶老婆去一次。結果只停留半小時,不過本來對行程就不寄望太多,所以也不大介意。

  這個團是從函館一路玩到札幌,大眾路線把觀光點塞滿是一般的做法。乏善可陳,沒太多值得提的。函館山夜景是值得一看的。大、小沼公園我發現是相當棒的賞鳥點,我會找一回去待個半天。洞爺湖的商業色彩太濃,我的印象打了折扣。昭和新山、登別地獄谷是道南火山地質的代表。再去一次小樽,襯托出上一回浪漫回憶的珍貴。唯一的收穫是午餐的烤Ho-Ke(一稱青花魚)相當好吃,回來之後忍不住在Jusco買了好幾次(當然是沒那麼好吃啦!)。一般旅行團的準則就是吃得好住得好,行程塞滿,就大致搞定。我們住的旅館除了洞爺湖那晚(我懷疑老闆不是日本人,管理做風不像),都是相當舒適。吃得當然也很豐盛,但是每天大魚大肉,我覺得不稀奇,反而沒去嚐嚐道地小吃有點可惜。便宜團不可免的一定有免稅店購物行程,正所謂一分錢一分貨,羊毛出在羊身上。

  北海道地大交通不算非常便利,所以我認為比較恰當的玩法是分不同區塊各個攻破。道東是我接下來的目標,但是何時可以成行就很難說了,畢竟還是在背房貸的階段。等賺夠錢了(如果有那麼一天的話),一定要帶家人去一趟丸駒。對日本人而言,北海道是他們的後花園,而我們的後花園就是花東了。沒機會去北海道的話,花東也有相當棒的景色,尤其要趁蘇花高還沒出現的時候趕緊去。

  貼幾張第二趟北海道之旅的照片給大家參考看看。


函館山望輕津海峽晚霞




函館夜景




洞爺湖晨曦

 

  
晨霧剛散的洞爺湖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