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妹是醫學系大六的學生,連續兩個暑假去印度的藏人社區。這是她寄來的部分家書。家人是最重要的,我很幸運的有兩個善體人意的妹妹。
----------------------------------------------------------------------------------------
0808

        爸爸父親節快樂!每年的父親節我好像都不在台灣過,但是感謝和愛爸爸的心情還是要說的。這幾天一直下大雨,而且我從台灣帶來的輕便可愛小傘好像被人拿走了,有點不方便,幸好帶了一件很防風防水的外套,和人共撐傘的時候也不會弄溼。也在這裡買了一雙塑膠厚底夾腳拖,才可完全應付泥濘的路面與泥濘的牛糞,完全成為本地人。另一個成為本地人的事件,是有天早上吃完早餐,很想上廁所,但是大家都去工作了,我一張衛生紙都借不到,只好重演和尼泊爾山區一樣的窘迫情況,就是只好拉完肚子以後學當地人用水洗。幸好這裡因為大家都用水洗,所以廁所內就有高度適中的水龍頭和小鋼杯,很貼心。

         最近世界各地都有藏人的抗議,有五點訴求,包括釋放班禪喇嘛等等。今天就是大家的抗議日,所以屯墾區內到處都放假和關門,大家都包車去大城市抗議了,昨天晚上我也和喇嘛們一起燭光遊行。

        因為之前去辦住屯墾區的許可證PAP ,比較晚回去,所以坐車去追遊行隊伍中的kiki他們。一下車要加入遊行隊伍的時候,就遇到我們在這邊常常照顧我們的仁波切Tulku 了。這真的很巧,在幾千人之間我們還是會遇到彼此。Tulku 很擔心的說,他從剛剛就擔心我們會落後太多,因為和喇嘛與大隊人馬一起走夜路才安全,如果落單在最後可能會有印度人追上就太危險了。他超級溫暖陽光地在黑暗中對我燦爛笑著歡迎,因為聽說了我去辦PAP 所以才這麼晚回來。我剛下車遇到kiki 他們時,很邪惡地問了,啊,這個活動會有媒體嗎?但遇到Tulku 時,他知道我才剛加入遊行,和我仔細用他流利但字彙不多的英文解釋了這不是個fighting 或什麼的遊行,是個法會,是個祈福,是為那些死去的人們默禱喔,絕對不是fighting 或是什麼什麼的。好羞愧,我竟然如此現實。真的好羞愧。

   這些人,他們的心願如此微薄而重要,暴力與壓迫還是不斷找上他們,但他們的反抗方式,他們的生命方式竟然是這麼溫柔地在流離失所的家園中,號召大家一起在夜晚手持著燭火在星空下遊行,唱歌誦經追念他們失去的同伴…。這個民族為什麼這麼讓我心疼…。kiki 說她們下午搭車時,車上同行的有三個喇嘛,(很擠的一個三輪車啊,擠了七個人),問阿梅說,從哪來?台灣。台灣是個獨立的國家嗎?阿梅說,是呀。喇嘛說,西藏也是個獨立的國家。 

         這個遊行進行的方式,就是大家一起手持燭火,每個僧院都出來喔,這裡有藏傳佛教的四大派別,我們工作的Namdroling 5000 人,我們住的色拉寺(色拉美與色拉傑)加起來可能近6000 人,還有其它的好幾個僧院呢。我想沒有強制大家出來,可是可以想像這個流亡藏人的屯墾區,一定大家都來的。整個屯墾區內的道路都沒有路燈,在玉米田間,就看到好多好多綿延好幾公里的僧人們都手持著燭火,映著天上的星星,大聲誦唱著藏文經文,和平,西藏自由,西藏獨立的誦唱歌聲,而且很大聲很堅定,有年輕人,有年紀很長的老喇嘛,還有大喇嘛撐著傘牽著小喇嘛,大家都拿著燭火前行,在田間走向自己的僧院。那些誦唱聲讓我現在想起來都仍鼻酸,在路上就想掉眼淚。雖然一路上笑笑鬧鬧,我卻驚惶地不知如何把這一刻的震撼留下,永遠記住。

         8/12 應該會另一個屯墾區,叫作Kollegal ,如果去的話只有手機可能會通,其它的通訊方式都很不方便,就打我的印度手機給我吧!



-----------------------------------------------------------------------------
0811

         這幾天手機一直出現問題,好像是主機有問題,很害怕過幾天它就會壞掉了,但是狀況時好時壞,不過印度的這家電信公司也很有問題,我傳給大家的簡訊看來是沒有人收到了,但是還是照樣收我錢,(之前真的是可以發得出去的!)所以暫時不會再傳簡訊給大家,用寫信可以比較清楚了解我最近的狀況。 

        最近的工作遇到很多問題,主要就是我們人太多了,而且又分成好多梯次,很多事情變成要收別人的尾巴而且彼此傳遞有問題,最狀的情況應該是一小批人但是留得久一點,又慢一點可是溝通清楚也了解情況的方式慢慢推動。最大的問題的就是我們對僧院和這個小小的社區造成了很多問題和困擾,最好的方法還是小而美的進行。學弟說最好的狀況還是給他們他們想要的東西,他們才會真正改變,但隨著我們的計畫一年一年膨脹,老師們想送更多學生來學習而不是以讓當地健康促進為主要目的的時候,其實很消費當地,而且也讓這裡的人覺得很失控,怎麼有這麼多麻煩事和奇怪的活動一直進行而無法停止。但有些事情好像又不能不先主動提供給他們,比如說這次幫他們測視力驗光配眼鏡,很多學校讓我們覺得他們甚至有點冷淡,我們在熱臉貼冷屁股,但是不配不檢查的話很多小朋友真的眼睛會有很多問題,而且他們在學習階段,視力不好真的很辛苦。而檢查視力也不會太麻煩,所以還是得硬著頭皮做下去。或許他們真的拿到眼鏡之後,校方才會覺得我還是有做些事,有所改變,下次不會那麼不情願吧。而且這些事不做他們可能永遠都不會有視力保健的觀念,也就無從主動提出需求了。加上配眼鏡與眼科和牙科這次來就和皮膚科狀況很不同,皮膚科很多事情覺得不從制度和環境衛生等等改不行,所以和無力,但是眼科配眼鏡或手術和牙科就比較立竿見影,而且比較一勞永逸,起碼治療完一年內可以沒什麼問題。加上有把視力表留下來,牙醫師也很努力教這裡的健康工作者洗牙,還有幫他們修洗牙機,所以不會有船過水無痕的感覺。可是還是有很多很無力的事。

 




        
我了解不能強迫別人改變,要配合他們的文化。可是明明別的僧院小朋友就很乾淨,住的環境很整潔,老師們也很關心小朋友,他們就沒有那麼多的問題,而這裡的老師們對我們的排拒態度就讓我很傷心,因為他們的環境和他們對小朋友的忽略就讓人很心疼而不能諒解了。因為這就不是文化差異,而是人治的問題了。

         這次還有有趣的學長一起來,他叫作洛桑加參,現在是台大家醫科的R1 囉,學長是西藏逃亡到印度的藏人,念達賴喇嘛的姊姊成立的孤兒兒童村(SOS )長大,然後在南印度這附近的大城市念大學,之後再到台灣念一年中文後念國防醫學院。所以他是個藏文印度文英文中文皆精通的人,他的中文甚至是台灣腔的。看學長和當地互動的樣子,真的很感嘆,外國人要得到當地人的信賴真是太不容易了,語言的隔閡也很深,如果像學長這樣容易取得他們的信任,而能溝通了解更多更多的事就好了…。學長的計畫是未來回西藏去。我希望他的心願可以完成,西藏的情況好得多,八月八日那天我去參加的夜間燭光遊行,是世界各地的人都在抗議中共在西藏的暴政和迫害,一直抗議到明年北京奧運開始;而也是八月八日那天,中國人開始慶祝奧運倒數一年。

         最近雨下得好大,北印大淹水,幸好我們在高原上。星期天會出發去另一個屯墾區,全屯墾區唯一的西醫院裡唯一的醫生和唯一的祕書似乎有些興趣缺缺,沒有很需要或很喜歡我們去衛教什麼的,但是既然那裡之前協會留下了一筆專款在那裡必須用完,那我們就去當度假和看我們能怎麼使用這筆款項,能做多少事就做多少事吧。所以我現在唯一有負責的工作就是整理那位醫生想要進修的一些資料,還有準備一些可以備而不用的衛教資料和海報之類的東西帶去。

         昨夜屯墾區內大停電。在燭光下大家聊了很多。因為雨季,星星不容易看到,但螢火蟲在夜間特別清楚。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