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塔 II──三張預言牌

購買黑塔II

      十一、黑塔第二部《三張預言牌》

       如果將《黑塔》系列七部視為一本書來看,那麼第一部《最後的槍客》只不過是書中的序曲,而第二部《三張預言牌》則是故事正文的第一章。

       故事的流暢度清析度比第一集好太多了,黑暗世界與真實世界的界限終於開擴了,史帝芬金在第二集中,在異世界與我們俗世世界中設了三道門,這讓我想起我高中時代看的恐怕電影"怪店",在夜半的旅館走道中,騎著三輪車的小孩穿過一道道門去,看那對鬼雙胞胎,史帝芬金喜歡用門
黑塔第二集比起第一集精采許多,想像力與筆功有緊密的結合了,如異世界最後的生還者羅蘭透過眼睛進入現代社會的人的腦中,在早已用到爛的「跨過門進入另一個世界」的無聊手法上,建立了一個嶄新的世界:門=靈魂之窗=眼睛。羅蘭透過門/透過「囚犯」的眼睛,看到了另一個世界。透過他所選定的三位我們世界的槍手,並將這三位橫跨三個紐約世代的人,帶到異世界,好像組隊任務般地去尋找異世界最終的"業"-黑塔。

        此外透過三個來自紐約的現世者,順便探討毒品越戰黑人人權,以及本書中讓我相當感興趣的-雙重人格,雖然我還有3-7集要看,在第一部《最後的槍客》中,史蒂芬金用了一整冊的篇幅來描述「遠征進行世界」的樣貌,除了一個荒蕪又華麗的世界外,我們遇見了槍客羅蘭。遠征怎麼可以沒有夥伴?同伴的集結正是第二部《三張預言牌》的重心。

        我想史蒂芬金是受魔戒的遠征軍所啟發,魔戒的遠征軍的組成是透過中土與精靈界的政治與軍事的會議集合而成,而黑塔遠征軍卻在近乎殘廢的羅藍透過到他的異世界(也就是我們的世界)來找尋,當然你可以說他用時空次元的錯置來將一些事情合理化:譬如槍客的世界已經死光了,他如何組遠征軍?除非寫成童話,把龍蝦怪,大貓等等擬人化,不然就必需創造另一個世界;不過,在異世界的槍手羅蘭每每來到我們的世界,作者用一個類似外星人或古代人的角度來看現世,卻也造成了一個有趣的小說橋段

      我先把第二集評為:五顆星

購買黑塔II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