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一個人要幹了一件壞事不難,甚至於要幹一輩子的壞事也不算太難,不過!如果一家三代合計幹了三輩子的壞事,而且只幹壞事,這在台灣,大概只有政客與財團才做的出來!

二、
        總之,購併一家公司的最下下策是收買股權,萬不得已才掏出自己腰包的鈔票,切記,買銀行不必花錢。

三、
        公元2001年,台灣實施的「金融控股公司法」(簡稱金控法),正式地宣告台灣金融版圖將進入恐龍時代,而恐龍的大肆掠奪與那些在食物鏈上屬於恐龍食物的其他生物,也將面臨生存的極大挑戰;只是金融業還沒體會到這部嶄新法律,與史前的太空隕石一樣,將會讓一些銀行紛紛地走向大滅絕。

四、
       坐在強老大一旁的明悉子似乎更是不勝酒力,顧不得拘謹束縛的和服,將強老大的膝蓋當成枕頭躺了下去,昏沉的強老大張開眼睛看到了那張朦朧的臉龐在他眼前,有點像在夢境,他靜靜地從上方俯視明悉子,低頭凝視著這張曾經熟悉但又陌生的臉龐。醉臥在強老大腿上的明悉子雙肩颤動了幾下,強老大望著出了神,很自然地微微傾斜脖子弓起膝蓋,將明悉子的臉輕輕托起,輕吻起明悉子的雙唇,她的雙唇有著羽毛般的輕盈觸感,那帶有果香的口紅唇膏,像極了兒時那一大包棉花糖,充滿了甜蜜的回憶,讓人只想貪婪的吮食著單純的香甜。

五、
       「迷霧の森」門口貼了一張著名能劇「櫻姬東文章」的宣傳海報,這是一齣改編後的戲劇,故事描寫幕府時代中期,一名德川幕府中的家臣,利用三個兒子的繼承矛盾,從中謀奪幕府權力與家產,並與武家出身的櫻姬裡應外合,進行了一連串的扶植幼子擊敗兄長,登上幕府大位的故事。

六、
      「裡面那一堆人正要打炮,我們這兩個槌子到底在幹什麼?我們是皮條客?還是銀行員?」。
      「習慣就好了,我們四菱銀行還有一堆人為了想升官,甚至於把自己的老婆送給去陪老闆睡覺,結果被老闆嫌太老打槍後,又補送上十七歲的女兒去陪,沒想到老闆卻要求吃親子丼。」
      「什麼是親子丼?」
       「媽媽與女兒一起陪著老闆睡覺,三人行一起打炮叫做親子丼。老闆吃了幾次親子丼後,那個端出親子丼的幹部就升官了。」

七、
        強老大突然呆滯著站在餐桌旁,剝了塊餐桌上的吐司餵給飛進餐廳地板上的鴿子後,慢慢地說出:「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拼拼看吧!」

八、
世間奇戀盡是千影聚散的激情,酒一盅,不堪一醉解萬愁;
夢幻中抹去哀愁,是柔情是迷網,怎知醒來之宿醉苦;
人生不過靜動之瞬間,千載百年。雲歸天際,月隱林梢。
只是不知風往哪裏吹?是歸來,還是離去?
是縱情後的散落亦或是載不動的鄉愁?』


九、
        強老大笑笑地說:「國情不同啦!台灣人習慣勤檢持家縮衣節食,然後再將好不容易存下來的錢一口氣賠光;我們台灣人做投資賠幾百萬完全不當一回事,但是,如果要他們來餐廳吃個大餐、開瓶白酒,那真的是要他們的命,沒有那些個人投資散戶,我們吃什麼呢?不談那些啦!」
       即便連聰明專業的明悉子,想了許久還是想不通。

十、
       「對了!社長!你是我今天預備要見的七、八個媒體高層人士中的第一個,沒有意外的話,今天應該全部會倒向古家這邊,這個消息讓你參考一下。哈哈哈!要不要來賭一下媒體有沒有風骨呢?」

十一、
       上海的冬天算是旅遊淡季,百餘年來的氣溫都在攝氏零下兩、三度到十度之間,早晚溫差相當大,農曆過年前後一個月當中經常會下起大雪,在這種鬼天氣會來上海的人只有兩種,一種是來撈錢的,一種是來燒錢的。

十二、
        葉廠長聽完後笑笑地對黃少柏說:「這位李大師如此賣力的為我們公司講話,記得給他們李大嬸投顧老師,多認購一些現金增資的股票。」

        沈潔森據理力爭地辯解:「我們是李沈投顧團隊,不是李大嬸投顧老師。」

十三、
        強老大選擇了避重就輕地回答,畢竟與古漂亮之間永遠只是資本家與伙計的角色扮演,倆人的世界與角色如同兩條平行線,也許相當地親近,或許方向也是一致,但,永遠不會有交叉點產生。


       
       後記:
       本書最後的一句話,讓我足足地想了兩天兩夜,寫到後來,坦白說連我自己始終都無法確認,強老大作的pasta到底好不好吃?於是我想嘗試著自己在家做做看,當晚將這個實驗性的想法告訴老婆、小孩時,他們都異口同聲地說:
「不!」

        於是,強老大煮的義大利麵到底好不好吃,這個謎團就無法解開,或許可以將這個具爭議性與未知的結局留到台北金融物語參部曲去交待吧。

        其實,博發科技的案子可以在2002年初就被舉發出來,如同當年檢察官周君平說的,早一點去拆除這個企業掏空地雷引信的話,受害者的範圍就會比較小也比較輕微,畢竟法人承受損失的能力遠遠大於一般小散戶,不過,或許這就是台北金融的宿命吧!

        當然!在2002-2005年間,台北的金融圈繼續發生了許多事情,博發科技以及其它一些掏空怪譚,與金控互相的插旗併購等,將持續地上演這齣如夢似幻真真假假的荒腔走板大劇-「台北金融物語」。


         創作心路:

        參部曲會在2009年年底出版,首部曲「內線國度」與貳部曲「金控迷霧」不論有沒有讀者看,就算只剩下一位讀者,我還是會繼續地寫下去,你願意成為我最後一位的讀者嗎?

         08年3月14日,與聚財資訊出版社簽定了台北金融物語首部曲內線國度與貳部曲金控迷霧的出版契約後,從3/15之後到6/22一共一百天,我終於寫完了這兩本小說,首部曲內線國度14萬6千字,貳部曲金控迷霧共17萬字,合計一百天寫了31萬6千多字,我寫完了。其中首部曲已經出版(6/23日起應該就買得到了。),貳部曲預定8月20日出版

        寫的過程坦白說,很累很累!個人做了相當大的犧牲,這過程很像當年考大學一樣,沒有應酬、沒有打球、與外界盡可能的隔離、遠離媒體,每天花上十幾個小時在創作與閱讀以及消化資料,長篇小說真的很難寫,以往各位比較常看是一篇約八百字到兩千字左右的文章,而長篇小說難就難在「它是一篇幾十萬字的文章」,我寫交易員的靈魂用了60天寫了25萬字,用30天寫了十四萬字的收盤後的人生,但那畢竟只是散文式的集結,這次這一百天寫出這麼長的一篇大文章,身與心都已經到了疲憊不堪的田地。

       感謝A姐,JOYCE,EVA與tony ecashflow的潤稿與校正

        
        這一百天以來,除了寫書與一些為數不多的文章以外,我也沒做什麼事情,又沒報明牌害人賠錢、也沒收費做起什麼生意、連公開演講或媒體專訪都沒有,一個幾乎已經是隱世的宅男,竟然也會遭來那麼多的指責、辱罵與誤解,人在家裡坐,什事都不幹也會被人不爽與公幹,詭異啊!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