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01  

上面這張圖是某個地方的失業率和薪資走勢圖,如果單看這兩項數據,很多人應該會覺得這地方人人有工作,而且薪水持續成長,日子應該過得很好,但事實卻和你想像的完全相反,因為這裡不但生活不易,而且沸騰的民怨讓大批群眾湧上街頭,至今難以平息。

這個地方是香港。

港人的憤怒其來有自,並不是單純政治上的權利被剝奪而已。下面這張圖我之前在討論區有PO過,2004年開始,香港的房價持續攀高,但住房擁有率卻不斷下降,到現在已經跌破50%。一般來說,十幾年前已經有房子的人,在現在變成無殼蝸牛的比率不會太高,這意味著,持續下滑的住房擁有率,乃是因為十幾年前的空殼族,以及之後出社會新世代,在多年工作後仍舊無法承受購屋負擔所致,因此青壯族群的住房擁有率遠低於平均,不滿的情緒自然也可想而知。2009年到2014年,房價高漲的問題也在台灣引爆過民怨,而別忘了,台灣的住房擁有率高達八成以上,香港則低於五成,且房價上漲的週期及漲幅皆高過台灣,因此他們的憤怒程度比起我們絕對尤有過之。更何況,有房子住和居住品質如何又是兩個不同層次的問題,有去過香港,看過他們怎麼曬衣服的人,相信應該對於他們的蝸居處境都會有所感觸。

 K02  

再者,另一個問題是過多的人口湧入造成醫療體系的崩壞,香港公立醫院的排隊問題相當嚴重,連照個超音波或X光可能都要等上好幾個月,這在台灣是難以想像的事情,而這個問題則是造成老年族群的不滿。最後,高端資金與中產、低端人口的大量湧入,超過整個社會體系負擔的臨界點,以及政治上的無能為力,才是造成今天這個人口700萬的城市,有高達200萬人走上街頭的主要原因。

相對於2008年在西藏,以及2009年在新疆的血腥鎮壓,五年前香港的雨傘運動,中國選擇用拖延的方式,等待香港抗議群眾師老兵疲後自行散去,沒有造成太多的流血事件,五年後的今天,截至目前為止也是透過檯面下的力量(例如黑道)試圖對群眾製造恐懼,檯面上並沒有明目張膽的動真格,這並不是中國在處理異議抗爭的應對上有所進步,或者對於人權議題有所省思,而因為香港有兩個特殊地位,讓中國在動用武力上有所顧忌:香港是中國最重要的「轉口貿易重鎮」與「對外籌資管道」。

 K03  

上面這張圖是中國對各個國家的出口佔比,如圖所示,排名第一的是美國的19%,而排名第二的就是香港的13%了。以中國2018年的出口總額24,914億美元來看,13%就是3200億美元左右。眾所皆知,香港地狹人稠、寸土寸金,製造業早在幾十年前就已經外移殆盡,所以貨品從中國出口到香港不會是加工組裝所需,而香港僅有約700萬人口,當然也不會是終端消費,實際上這些商品從中國出口到香港後不會停留在當地,而是會再轉銷到其他國家,也就是所謂的「轉口貿易」,這個特殊地位除了建構在歷史背景和地理等因素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香港具有的「獨立關稅」條件。

再者,香港也是中國企業(包含國企)對外籌資的最重要管道,去年,中國企業的IPO有一半就是在香港掛牌進行,包含小米就是去年在香港掛牌,而阿里巴巴預計的上市地點也是在香港,即便過去多年來,中國一直處心積慮想把上海扶持為另一個金融中心,但截至目前為止仍然難以撼動香港的地位,或許很多人會說,香港金融業要是沒了中國就會蕭條(因為中國業務的佔比很高),這話沒錯,但是反過來說也一樣成立,中國沒有要是沒了香港,對外的資金籌措也會斷鍊。

隨著抗爭延燒與衝突增溫,這一次想像五年前一樣「拖」過去,顯然已經沒有那麼容易,而港警實彈開槍與港府在頒出緊急法禁止民眾矇面後,事情則又往更不好的方向再跨出了一步。

資金的安全性與自由流動,這是建構國際金融中心的兩個最重要的基石,而香港的這兩個條件都是建立在所謂的「兩制」,也就是香港除了國防外交外,在內政與司法上具有獨立地位的基礎之上,這也是上海無法取代香港的主要原因。即便大家都心知肚明,中國日益在收縮香港的自主權,但這件事情基本上是透過檯面下的力量在進行,明面上的執行者還是港府本身,而把這種事情「搬上檯面」會是一條不能踰越的紅線,如果未來中國踏過紅線,越過代理人公然介入,甚或讓六四的慘劇在香港再次上演,那麼全面性的資金撤離潮就必然會出現,對別人畫下傷痕的同時,自己對外籌資的渠道也將會隨之乾涸。

貿易上也是同樣的道理,香港的獨立關稅地位,同樣也是建立在當年的兩制承諾上,美國之前曾經放過話說要取消這個地位,儘管中國透過香港出口到美國的佔比並不算高,但美國在拉攏各國對中國進行圍堵也不是什麼秘密,當然,多數國家都還在觀望,但很多時候,政策的形成是天秤兩端不同力量拉鋸的結果,與中國有經貿往來的利益關係力量在過去和現在或許一直佔在上風,但如果讓香港出現當年新疆和西藏的畫面,那麼人權團體或國內競爭者的遊說力量就會在天秤的另一邊增添法碼,一旦過了某個臨界點,各國加入美國陣營或實施某個程度上經濟制裁的可能性就會出現,這對外貿上正面臨美國關稅壁壘與科技圍堵的中國來說,會是另一個硬傷。

雖然,綜上所述,我們可以知道,對香港實施過激的武力行動是極為不明智的行為,但如果中方的拖延戰術始終未能讓紛擾平息,那麼坦白說,最後會以什麼方式收尾其實我也說不準,因為攤開歷史,獨裁政權作出違背常理的舉措,最後導致災難的案例,其實也多不勝數。

最後,還是希望香港能平安,不要出現讓人痛心的畫面…..

kp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