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有如人間蒸發般從他身邊消失了整整一年多的明悉子,聽到這三個字,葉國強先是一愣,緊接著心頭一熱鼻頭一酸,轉過頭來看著追了上來的古漂亮。

「我已經一年多沒有看過她,也完完全全沒有她的消息。妳的消息是從哪聽來的?」葉國強並沒有露出什麼特別欣喜的表情,心中轉念認為說不定這只是古漂亮故意耍點吃吃乾醋的小女人手段而已。

 

「你還記得大信醫院的沈挺義院長嗎?」

 

大信醫院是古家的關係企業,沈挺義是古家多年的投資夥伴,幾乎可以稱得上是古家最忠實的家臣,同時也是國華金控的獨立董事。葉國強在大信銀行與國華金控任職的那幾年,沈院長也是幫他擴展國華金控事業版圖的重要左右手與金主之一。

 

    「嗯!好久沒看到他了,當年我在台北的金山遭到流氓襲擊,不就是妳開車送我到他的醫院去急救的,算起來他也是我的救命恩人呢!」心中充滿好奇的他不動聲色故意避重就輕不去問明悉子的近況。

 

「上個月,沈院長在台南某個鄉下的戶政事務所碰到明悉子。」

 

「台南的鄉下?沈院長會不會看錯了,明悉子怎麼會跑到台南的鄉下?」葉國強這下心中有了譜了,原來明悉子一直待在台灣,難怪在日本怎麼找都找不著她。

 

「不會看錯!明悉子雖然在台灣的行事相當低調,認識她的人不會超過十人,但沈院長絕對是那十個人其中之一。」

 

葉國強回想當年國華金控的購併案中,出了很大力氣的明悉子和關鍵人物沈院長,的的確確碰過好幾次面,印象中他們應該也曾經一起開過會吧!

 

「講到你的老情人,你怎麼一點興趣也沒有的樣子?」古漂亮再怎麼家事顯赫、商場上再怎麼打滾歷練,身為女人的她免不了對這類話題有著女人的相同敏感度。

「我既然三個月前會向妳求婚,就已經表示不會再去管什麼以前的情人不情人了。我的老情人可多著呢!」

 

古漂亮睜大眼睛想要從葉國強的表情中找出一絲一毫的言不由衷,葉國強其實是強作鎮定地表現出一付淡定的神情,但如果這時候有測謊機的話,他肯定通不過測謊的。

 

「好了!隨便你怎麼說啦!反正你這個情場老江湖早就習慣口是心非。」古漂亮露出一付戰勝者的笑容繼續說下去:

「沈院長那個時候和明悉子寒暄了幾句,雖然沈院長沒有告訴我他們聊了哪些內容,但應該脫離不了有關於你與金控案的事情,而且,重點是他們還交換了名片。」

「名片?」

 

「沈院長看到名片上的名字愣了一下,明悉子本來是姓淺野,這大家都知道,因為沈院長和她並不是那麼熟,所以一開始用淺野小姐稱呼她,但名片上,她已經改了姓,名字已經改成黃明悉,巧的是,那天明悉子出現在台南鄉下的戶政事務所,就是為了要改姓,明悉子有台灣國籍,這你應該清楚才對。」

 

葉國強心中一沉問道:「明悉子改姓?改成姓黃?」

 

「看你焦急似的,我想你應該知道日本女人改姓無非是為了冠夫姓,除了是一二十歲的年輕女人,日本人到現在多少還有保有這種傳統,不過你不要妄想我嫁給你會冠上你的姓。日本,沈院長不方便問她的私事,但相信明悉子應該是嫁給一個住在台南姓黃的人吧!」古漂亮說出這件事情宛如對葉國強放大絕,用意相當明顯。

 

「如果你不相信,你可以去問沈院長,明悉子和他一點關係都沒有,他應該不會故意扯這種謊才對。」古漂亮聳了聳肩。

 

「我也相信沈院長不會說謊,我開會時間快要來不及了,第一次和新老闆開會,遲到了恐怕不太好。」

 

此刻的葉國強更是急著想要離開,古漂亮吐了吐舌頭笑著說:「你今天該不會又去找個地方買醉了吧?」

 

       別想太多,這類事情我從小到大碰多了,每次都買醉的話我早就變成酒鬼了。但還是謝謝妳告訴我這個事情,至少我心中的大石頭放下來了,我想明悉子肯定是遇到比我更好的人,我們也只好祝福她了!」葉國強心中早已翻騰但還是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

 

號稱東京花街的神樂坂的天空又飄起雪來,今年東京異常的冷,才十二月初就已經下了好幾天的雪,街尾的赤城神社的地板上灑落了一地的還沒紅透便提早凋零的殘楓,穿著傳統白衣的女官在鳥居下掃著滿地的被雨雪摧殘過後的落楓,步行到神社高處遠眺一輛又一輛的奔馳而過的中央線電車,車頂上鋪了曾沒人會理會的微微細雪,經常來此參拜的葉國強今天卻不知該如何參拜起。直到周禾喻催促開會的電話響起,才讓他回神。

 

他雙手合十對著奉供的主神念念有詞:「買醉?別小看我!中國的版圖等著我去征服啊!」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