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老弟,常常保持連絡。」拋下這句話後添董就離開更衣室。在高達四十度的高溫碳酸泉池子泡久了,添董的眼睛佈滿了血絲,樣子極為嚇人。

       三位「接獲」最新證據的反貪腐小組高層,還沒回到內湖辦公室就已經用電話召集了小組編制內的七位檢察官,且調動了內湖南港松山士林地區所有調查站的調查員與司法警察,連同地院的書記官,只要人還在台北不管有沒有值勤,全部被抽調到內湖的反貪腐小組的辦公大樓待命,不到早上十點鐘,浩浩蕩蕩地調集了兩百多位檢警調人員,連各大電子媒體都聞風而來擠滿的大樓門前的那條民權東路。

        這是一場很明顯的抓人秀,先不管有沒有證據可以起訴被抓來的人,更別說起訴後是否能被定罪,被抓來的人先是一臉狼狽樣地出現在電視畫面,再配合檢警調的片面說詞,其人格就已經被未審先判的媒體給謀殺殆盡,萬一當事人還是社會上有頭有臉的人,只要經歷一場抓人秀就會身敗名裂了,反正社會大眾誰會去在乎什麼二審三審更二審更三審呢!即便在經過數年後冗長的訴訟終於還當事人清白,但其人格、社會關係、工作與一切的一切恐怕早已消耗殆盡。

       添董要的就是這場秀。

        由於章賢祥的身份比較敏感,所以這場秀的主秀就由李貴州檢察官擔綱,檢警調一共兵分十幾路搜索,並發出拘票開始進行逮捕與約談,事實上搞這種抓人搜索秀也不是很容易,事先就得調查並緊盯打算要拘捕的對象的行蹤,大規模約談所需要的前置作業如人力調派、資料蒐集和各單位橫向配合相當繁瑣並具有相當困難度,事前若輩越多人越多單位知道,洩密的機會與管道就越多。

        首先抵達的逮捕現場是大發銀行的前任吳董事長,他正在住所門前庭院內陪著唯一的小孫子整理花草,檢察官意氣風發地指揮著法警將他逮捕,並故意他的孫子面前銬上腳鐐手銬,此外還有六七位調查官在他家中大肆翻箱倒櫃,只要看起來像是檔案的文件,以及所有的電腦,甚至連小孫子的PS3主機都不放過,足足裝了二十幾箱的物證,搜索與逮捕其實才花不到半小時,只是檢警調一行人枯坐在吳董的客廳一個多小時,原來是要配合的新聞SNG車被塞在高速公路上動彈不得,反貪腐小組為了配合畫面只好枯坐在吳董的家中,直到新聞記者急急忙忙打電話進來打了PASS,一群人先是把吳董押出大門外。

        明明就是配合SNG車,連記者的採訪稿都是事前由反貪腐小組的公關人員所發出的,檢察官還故意裝成一副不甩電視機的模樣,對記者的問題還用很酷的神情回答:「偵查不公開」。

        然後緊接著便是一群身穿印有台北調查局字樣背心的彪形大漢調查官,從吳董家中搬出一箱又一箱的物證,魚貫地從鏡頭前面走過去,個各露出正義凜然的撲克國字臉,一副神聖不可侵犯的屌樣。

        這是第一場逮捕秀,同一時間,上演的第二場逮捕秀更是精彩。反貪腐小組第二個要逮捕的是這兩天鬧的沸沸騰騰的新聞焦點人物博發集團董事長葉子翡,昨天下午記者會結束後便快閃搞失蹤,所有電視媒體追蹤了一個晚上,不論是住家、公司、谷關老家都有記者守候,甚至還一度傳出她昨晚出現在機場打算搭飛機潛逃到馬來西亞,害得好幾組電視記者還因此夜宿桃園機場呢。

        事實上檢調人員早就已經派人跟監葉子翡好幾天了,她能夠快閃躲避記者卻躲不掉檢警調的追蹤,她一走進五星級飯店就打了一通手機,因此立刻就被電信警察鎖定,加上她投宿飯店竟然疏忽到用自己的名義登記。對於檢警調有關單位而言,逮捕她實在是易如反掌。

        負責拘提葉子翡的檢察官正是周君平,他等這一刻的來臨已經等了十年,現階段他所要做的事情就是盡情的羞辱她,國家機器加上憤慨的輿論,只要在拘提的過程使點手段,對於未來的定罪就很有幫助。

        當周君平率領調查官與法警到葉子翡下榻的飯店房間後,周君平故意利用搜索的空檔將事先準備好的「加工」證物栽贓給葉子翡,像假髮、口罩等等,這其實是當年周君平在調查局那幾年學到的,故意放在嫌犯住處或行李中,且在搜索的過程中不經意的發現這些東西,用這些東西來佐證嫌犯有逃亡之虞,往往不明就理的法官便會根據這些證物來裁定收押。

        但這次周君平栽贓的不是假髮與口罩,他很清楚葉子翡已經毫無交保的機會,他要的是更徹底的羞辱,他將事先準備的情趣按摩棒偷偷地放在飯店房間的床頭櫃上,讓一起跟著逮捕行動破門而入的SNG攝影機儘情的拍攝,女記者還故意拿起情趣按摩棒發問:
      「葉董!妳為什麼要帶著情趣按摩棒逃亡呢?」

        周君平還故意對記者咆哮:「不要隨便亂動證物!」
        說完以後還煞有其事地帶起手套拿起情趣按摩棒指示一旁的搜證調查官:「情趣按摩棒證物一件」。

        果不其然,過年連續假期八天的新聞,七大新聞臺每個整點新聞都會拿出這段新聞大肆炒作報導一番,加上博發集團跳票與掏空事件所造成投資人的損失和對台股的可能殺傷力,葉子翡被周君平如此折騰,未來在法庭上的攻防早已經處於絕對劣勢,且無論案情如何發展,葉子翡此生恐怕會和情趣按摩棒畫上等號,完全沒有重新作人的機會。

       國家司法機器的威力相當巨大,當司法運用人民所賦於它對嫌犯做出懲罰與報復的權力時,個人顯得相當渺小。

        另外還有兩組人馬去博發集團台北與新竹兩個營業處所進行搜索,一組人馬到大發銀行進行搜索,名義上是偵辦大發銀行承銷博發公司債的弊案,實情卻是藉機搜索大發銀行董監改選的所有資料。

        除了拘提大發吳董與博發的葉子翡之外,反貪腐小組幾位比較資淺的檢察官則是負責拘補大發銀行的幾位新董事,像國華金控的幾位法人代表史坦利、沈挺義等等。

        更狠毒的是連吳麗茹的母親林素春都不放過,當然站在檢察官的立場,以一個尋常攤販婦人怎麼有財力購買上億元的大發銀行股票,的確啟人疑竇,但這其實應該還搆不著羈押禁見的嚴重地步。

        根據刑事訴訟法,檢察官裁定羈押的條件其實相當嚴苛,只有在所為之犯罪是死刑、無期徒刑或最輕本刑為5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才能進行收押,以一個平民商人而言,持有與身份工作不符的財產其實並非重罪,除非能夠有明顯證據證明其財產來自於其他罪行。

        另外,可以裁定羈押的情況是1.無一定住、居所者。2.逃亡或有事實足認有逃亡之虞者。3.有事實足認有湮滅證據、偽造證據、變造證據、與共犯或證人串證之虞者。當然這些規範就顯得相當模糊,只是,由於前一晚小茹才從偵察庭成功脫逃,自然就給了今天所有的拘提與收押行動的充份理由。

        章賢祥親自坐鎮在反貪腐小組,等著各撥人馬回報拘提的消息,雖然一開始的動作相當順利,大發王董、葉子翡、大發銀行的幾位新任董事、林素春、博發集團的高階主管….都一個個地順利被拘提並且正在押解途中。

       讓章賢祥感到不安的是,這次拘提行動最主要的兩個被告卻無法押解到案,負責這兩個被告的跟監調查官一早就回報已經不見這兩個人的蹤影了。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