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年夜的深夜,天空深到完全毫無任何顏色,葉國強開著一部平常根本沒開過的尋常廂型車來到老闆國華金控的董事長古漂亮住家的地下室,會開這輛深藍色的保時捷休旅車的用意是躲避跟監的調查官,因為這部車子從未出現在公開場合也非登記在葉國強名下,負責在葉國強住所盯梢的調查官與員警手上並沒有這部深藍休旅車的資料,葉國強自然就輕易地躲過耳目而驅車出門。

        深夜一點多被吵醒的古漂亮古三小姐,被葉國強叫醒還來不及梳理打扮就從臥室被拖拉出房間,古漂亮的丈夫還沒睡覺,坐在客廳冷眼地看著葉國強對自己老婆親膩到有點過火的舉動,葉國強看在眼裡根本顧不了那麼多,叫管家用最快的速度幫古董事長打包並找出護照。

        葉國強幫古三小姐作事已經好幾年,當年古漂亮被老爸突然叫回台灣接管家族銀行,外有兩個姐姐覬覦著銀行董事長的位置,內則完全沒有可以信任的工作班底可以幫助自己,在高爾夫球場巧遇了葉國強,又在路上救了被打到昏迷在地的他,就此倆人就發展出一段極為曖昧的關係,葉國強幫古三小姐力抗家族奪權,對外幫古三小姐擴展銀行金控的版圖,而古漂亮也以金控公司的總經理的位置與高到嚇人的分紅來回報葉國強。

        但是外界的傳言始終圍繞在葉國強與古三小姐的曖昧關係上,有人說葉國強是國華金控古家的地下女婿,是古三小姐的情夫,巧的是葉國強幾年前與前妻離婚後也始終沒有再婚,更讓人有遐想空間的是,古三小姐的婚姻是古家大家長所安排的政治婚姻,倆人根本毫無感情基礎可言,而古三小姐的丈夫婚後更是誹聞不斷,不斷地和小明星、小嫩模或年輕助理搞七捻三,更是八卦雜誌封面的常客。

       國華金控古家是台灣數一數二橫跨金融與傳統產業的家族,從日據時代就由第一代創業者古火清創立了大信米廠與大信棉紡,到了第二代的古萬金,他在年紀輕輕的三十歲就因父親病逝臨危受命接掌了家族事業,他抓準了台灣經濟起飛的時機跨進了金融保險業和房地產業,建立了大信集團的企業王國,旗下有水泥、紡織、營建、銀行、產險、證券等公司,也跨足醫院、出版甚至於美術館的經營,三十餘年之間迅速累積了龐大的集團實力。 

        古萬金膝下育有一兒三女,唯一的兒子在幾年前因故自殺身亡,大女兒古美麗四十五歲已婚,目前並沒有擔任集團的任何職務,二女兒古漂瑩四十一歲,身兼集團內數個文教基金會的執行長,其夫婿為知名小說家。古二小姐天生就具有藝術家氣息,長年以來對於家族企業幾乎是不聞不問。十幾年前執意下嫁從事文學創作的丈夫,足足讓古萬金氣得發誓斷絕其父女關係,直到為古家添得第一個外孫以後,古萬金才稍微降低了對古二小姐的怒火。 

        古家三小姐古漂亮是古老爺年過四十以後,才喜獲而得的掌上明珠。也因此古老爺對於古漂亮寄望頗深,國中畢業就送到美國去就讀,並取得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經濟學學士與碩士,二十五歲回台灣後就直接被古老爺安插到銀行與證券歷練各種職務,可是不到兩年就被大姐視為接班眼中釘而放逐到日本分公司,等於是發配邊疆。 

        古萬金之所以沒有將集團的要職交給大女兒古美麗,是因為幾年前由於古萬金忽然臥病在床,等不及接班的古大姐竟然打算聯合古家在金融界的死對頭-大安金控與其老闆章添祥,想要架空老爸而掌控古家的所有事業版圖,所幸古老爺趕緊將第三個女兒古漂亮從日本召回台灣坐鎮集團總部,古三小姐在葉國強等幹部的幫忙以及家族的旁系力量支持之下,才用收購委託書的方式之下才擊退外敵與古大姐。 

        近年來古萬金古老爺由於年事已老且經常臥病在床,所以整個集團在三年前就正式由古三小姐接班,當時古漂亮還不到三十三歲。 前幾年金融市場常常會謠傳古老爺病逝,而集團的股價也往往會受謠言所拖累,不過最近一年來雖然古老爺的病危謠言不斷,但股價已經不受傳言所影響,這也證明了古三小姐在國華金控以及集團內的地位相當穩固。

      「動作快一點,檢察官那邊最快明天就要抓人。」葉國強顯得有些慌張不像平日的沉穩模樣,古漂亮也感受那股大禍臨頭前兆。

       古漂亮的丈夫冷冷地說著風涼話:「拜託,堂堂一個金控的董事長,台灣前十大集團的負責人,檢察官敢說抓就抓?」

        葉國強狠狠地瞪著他,嘴巴回了一句:「公子哥們不知道人間險惡。」葉國強講這種話其實也透露出自己的心態,外界的曖昧傳言其實不是亂傳的,他和老闆古三小姐之間一直存在超乎工作情誼以外的微妙互動,古三小姐出身於豪門世家,婚姻、事業甚至生活圈都是被層層框架給限制住,而一生中唯一屬於自己決定的事情就是挑了葉國強當作事業的夥伴,而這個夥伴幾年來可說是對她不離不棄,從四面楚歌孤立無援一直幫忙到開疆闢土。

       然而對葉國強來說,古漂亮有著一股世家貴族的迷人氣質,對於從貧困環境中長大以及老是在金融草莽世界打滾的他,是罕見且吸引人的,葉國強一直沒有逾越工作的倫常,與其說是顧忌古三小姐的已婚身份和彼此的僱傭關係,不如說是內心深處的自卑感作祟;這種自卑感其實很在男人心中很常見,在同一個社交圈中,最漂亮條件最優的女生往往沒有男生追求,反倒是那些長相中庸條件中等的女生最受男生歡迎,就是這個道理。

       「哼!」古漂亮的丈夫懶得回嘴。

     「與其有時間在這裡講風涼話,請你趕快叫你的立委老爸去弄個小港機場的通關禮遇,我警告你,這不是開玩笑,如果不想見到自己的老婆淪為階下囚就趕快去安排。」葉國強這個人最大的特質是自然而然地會浮現出老大的威嚴,越是緊急越是困難時刻,自然會浮現這種霸氣。

      古漂亮拎著行李跟著葉國強上車後著急地問:
      「怎麼回事?發生什麼事了嗎?」

      「我得到從高檢署來的消息,今天天一亮,就要簽發拘票拘提一堆人到案,包括你跟我。」

        「拜託!這國家沒有法治嗎?」
       「妳總算講對了,當初我一直警告妳,別去打大發銀行的主意,畢竟,章添祥已經不是三年前被我們打敗的章添祥了,妳知道他現在….」葉國強數落起古三小姐。

        「好啦!別說教了,既然你認為併購大發銀行如此燙手,為何你還要順著我的意幫我呢?」古三小姐的大小姐脾氣又來了。

       「我不知道!」葉國強當然知道,只是說不出口。

        深藍色保時捷一路在深夜的高速公路往南飛奔,完全不在乎超速與否。

       「很幸運一路都沒有車潮。」小年夜深夜的高速公路異常地通暢,葉國強總算鬆了一口氣,只見車子一路從林口、桃園、楊梅、新竹急奔南下。

        「我們不是要去機場嗎?怎麼已經到了新竹,是不是開過頭了?」古三小姐納悶地問。

       「我們要去高雄搭飛機!」葉國強看一下儀表板的時速「220」,算一算最慢應該在清晨五點就可以到小港機場了。
        「高雄?」
        「對!妳現在趕快叫你寶貝丈夫安排一下小港的禮遇通關,我們要趕五點五十分起飛到東京的日亞航班機。」
        古漂亮打了電話安排妥當後忍不住好奇地問著:「為什麼要大老遠跑到高雄搭飛機?」

       「我查過了,桃園飛日本的班機,不管是東京大阪或任一個日本城市,最早的班機是早上九點二十分,我們沒有時等到九點多,因為只要一大早檢察官進行拘提,發現找不到你我,他們大約不到十分鐘就會用最速件將你我的護照編號和中英文姓名透過通報系統到機場海關,到時後我們恐怕會在出境海關或候機室被檢警抓個正著。」

      「難道高雄機場就不會被抓。」古漂亮還聽不懂葉國強安排的用意。

      「高雄飛日本最早班機是五點五十分,等到他們發現找不到我們時,妳說不定快要飛到東京上空了。」

      古漂亮聽到「妳」說不定快要飛到…..這句話後打斷了葉國強的話:
       「你…..沒有要和我一起飛到東京嗎?」聽懂這句話後,古漂亮的聲音有些顫抖。

     「傻丫頭!又不是要去東京郊遊,非得要我陪妳去不可。」

       其實明明就是窮途末路不得不逃亡日本,古漂亮一路上卻沒有感到驚恐的原因,是她內心中有股和葉國強一起浪跡天涯的期待。幾年來葉國強的態度時而對她敞開心房,時而擺出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態度,對於一輩子都沒有辦法選擇自己人生該如何過活的古漂亮,說悲哀一點的,這種內心世界的小曖昧已經是此生難得的滋味了。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