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沈寂,但看屋步伐依然沒有停止。因為,總該有幾個報紙上說的,因為股市失利,急需現金而斷頭賣屋的人會出現吧。我們在此寒冬而仍不放棄買屋的念頭,完全是因為公民課本有教過、要秉持著助人為快樂之本的精神。

        報紙上的售屋廣告、仲介網上的房子,永遠是那幾間。從預售時的照片貼到現在,都成新古屋了,還不換;價格也還是一樣,沒看到降個一絲半毫。房仲業者不稱職,屋主也怪。市場熱時,屋主矇著眼及良心漫天開價;當市場冷淡,他們便漠然相應,仿佛沒那房子般。他們買房子都不用貸款嗎?

        再到三峽北大特區去看看吧。我們想,那裡應該是血流成河的主戰場吧。
        一轉入北大特區,路旁貼著「北大特區別墅、92坪、1300萬。電話: xxxxx」。
        我立刻撥了電話「您好,我們想看那1300萬的別墅,請問您是仲介嗎?」
        「不、我們是廣告業者。」對方答。
        等等、這句話我聽過。!「你是x森房屋的x小姐吧!!」我問。
        「你是誰? !」對方十分驚訝。
        一番確認的問答後,對方知是以前帶看過的客戶,很親切的說「唉呀!我的聲音有這麼好認嗎?」。
        我沒告訴她,是他們特殊的自我定位叫人印象深刻。

        一來到大學官x社區,我們便嘆了口氣,有綁著x森房屋布條的房子只有一間,這間我們早知道,可是一直沒什麼興趣看,因為聽說一層樓面積只有十四、五坪,相當狹小。

        自我定 位為廣告業者的x森房屋仲介証實了我們的猜測。但是,來都來了,就看吧。經驗有些也會變成智慧的。房子的格局採光也有許多令人頭痛之處。

        「你們可能會用多少預算買這個房子呢?」廣告業者問。
        「呃….,也許我們討論看看再決定吧!」道了再見,疲累的走出屋外。看房子,尤其某些格局不佳的房子,雖不是自己的,同樣會在腦中演練一遍應如何改造,跟打理自己的房子一樣累。

        跟廣告公司的仲介小姐揮手再見後,我們在社區路上走著,看到一輛閃亮的賓士車停下,一對穿金戴銀的男女搬了許多東西下車進屋。

        我上前去打招呼,告訴他們我剛才看了他們社區的屋子,想問一些有關格局及其社區的問題。
        「你想買這裡的房子啊! 我有好幾間,但是太多、不太記得是哪幾間了。你要不要看看?你等等!!」他叫出屋裡那珠光寶氣的中年婦人帶我們去看。

        婦人身上戴著成串的紅寶石項鍊,手指上的紅寶石戒指更是大得驚人。婦人先帶著我們參觀她的居所,地下室裝潢成卡拉ok室,有飲酒吧台,牆上貼滿紫金色絨毛吸音壁布;一樓客廳則以黑、紫、金、及深咖啡色為主色調,有整整一面牆的酒櫃,裝著滿滿的酒,都是電視上男女主角吵架後常喝的洋烈酒。整體風格看起來,就是框金包銀的華麗感!

        她指著透明玻璃黑花門片外觀的電梯說,「你們剛看的那間房子不好啦,屋主退掉了電梯,告訴你,透天房子如果沒有電梯,跟住公寓就沒兩樣,那沒品質啦!我先帶你們去看我那間150坪的。」。她收了手指,那顆直徑近二公分的寶石在我眼前留下一陣殘影。跟在後方,才發現她連衣服也是鑲著亮晶晶的銀絲線。

        「我之前住板橋,告訴你們哦! 板橋的房價還有空間哦, 我在新板特區有買了xx16區好幾間,你們要不要也去看看!」婦人邊走邊自我介紹。不過,xx16區,那不是標榜著傭人要有另外的樓梯與電梯的建案嗎? 我的財力連傭人都請不起了,更不可能為別人家的傭人蓋電梯。

        「我們會在這裡買這麼多房子,是因為有朋友在都市更新局做事,他說這裡會有發展,我們就一起合買了很多房子,像臨馬路那排別墅共有14間,我們就買了九間。」她邊說,我們只能一直點頭,我連什麼是都更局都不知道呢!

        150坪的別墅,要不是有價格因素,不然還真挑不出什麼缺點。她將大門上鎖後,就開了電梯門,按上五樓,打算從樓上看下來。
        家用電梯小,裝三個大人剛好滿。我們正慶幸著沒帶孩子來,電梯上升二三秒後,就突然砰的下墜。

        「哪ㄟ安ㄋㄟ!電梯上週才保養過,這電梯品質很好,沒有問題、前面幾戶有反應過會關人,可是只是上頭有個扣鎖有小毛病,修好就沒事了。他們後來就再也沒反應過了…….。」婦人狂按著電梯的所有按鈕、求救鈴,可是沒一個有反應。最扯的是求救鈴並不是通往警衛室,而是只有屋內人才聽得到的。我清楚記得她將大門上了鎖。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手機不斷的撥出,x同電梯維修人員假日放假,轉了半小時都無法聯絡上。電梯內愈來愈熱,婦人臉頸油亮,比寶石更耀眼。我們猜測,可能是因為室內二氧化碳濃度愈來愈高,所以室溫急升。如果這猜測是正確的,那我出來後一定力行節能減碳。

        一個半小時了,好不容易聽到婦人兒子的呼喚,真是個孝順的好孩子。他帶了人及工具來,努力了約半小時後,用力的將電梯門拉開。我們從一二樓夾縫中跳出電梯。

        一出電梯,我們就急著找理由走人,再無心情看屋。難為婦人還記得叫我們留下聯絡電話,說等電梯修好後要再約我們來看。
        「透天的還是要有電梯啦! 我會要求換保養公司,以後就會正常了…..。」婦人向著我們邊揮手邊說明。我們也只好頻頻點頭以對。

        一個小家庭,要保養電梯,看來可能不比保養膝蓋骨容易。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