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明明就是窮途末路不得不逃亡日本,古漂亮一路上卻沒有感到驚恐,其原因是她內心中有股和葉國強一起浪跡天涯的期待。幾年來葉國強的態度時而對她敞開心房,時而擺出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態度,對於一輩子都沒有辦法選擇自己人生該如何過活的古漂亮,說悲哀一點的,能夠偶爾品嘗這種內心世界小曖昧的酸甜苦辣已經是很難得的滋味了。

      「我的部屬為了替我做事,逃亡的逃亡,收押的收押,我不可能一走了之。」前面收費站有員警站崗,那員警只顧著和收費站小姐打情罵俏,讓強作鎮定的兩個人鬆了一口氣。

        「我這陣子天天有種忙到快虛脫的感覺。每天下班都至少晚上七點以後,八、九點還要忙些應酬正常,有時候半夜都還得和美國分公司做線上meeting。」

      「上次我放假已經是四個多月前的中秋節的事情了,妳知道,我們的對手是國際級的美林、匯豐,而與我們天天打購併肉搏戰的那個陰魂不散的章添祥,我很拼命地和他競爭,那個人真的很恐怕,好像怎麼打都打不倒。每次妳打電話給我,我都是硬撐著讓聲音聽起來完全沒有絲毫倦怠感。」

      「好幾次我累到叫護士到辦公室打點滴,打完點滴後立刻召開會議。一直到上禮拜我們終於贏了大發銀行的購併案,那一瞬間,氧氣突然進不了我的大腦、心臟就快要停止,我突然發現這樣的生活很恐怖,我問自己這真的是我要的生活嗎?」
         葉國強不讓古三小姐插嘴一口氣地講出心中的想法。

       「三小姐,我知道妳也很累,所以我體貼地安排妳暫時到日本避風頭,這陣子就當成出國唸書,反正天榻下來也得讓別人去頂,我們都過得太累了,累得連互相照料的力氣都沒有。」

       「你想聽我的意見嗎?」古漂亮反問。
       「意見?」葉國強說:「什麼意見都聽。」
       「別做以後會讓你後悔的事。」
        「就這樣?」葉國強聽不太懂。
       「這樣還不夠嗎?」

         倆人陷入了很長很長的沉默,比車子外面高速公路旁的寒冬魚塭還要安靜,有時候,將自我封閉在孤絕的內心世界裡,反而才覺得自在吧!

         立委的力量加上金控財團老闆的身份,從買機票到上飛機只花了十五分鐘的時間,古漂亮很順利地在高雄小港機場搭上早班飛往東京的班機。

       「到成田機場後,明悉子會去接妳,她已經幫妳安排妥當在日本的一切所需。」葉國強交待了一下面前這位既是老闆、又像妹妹但內心卻又十分迷戀的古漂亮。

        「又是明悉子!如果沒有明悉子,我們之間的關係會不會不一樣。」都已經是什麼關頭了,心智上還是幼稚小女生的古漂亮還在吃醋,葉國強笑了笑對著出境的古三小姐揮了揮手。

        直到葉國強看到機場出境大廳的飛機起降電子顯示板上亮起「JAL 330 NRT TAKEOFF」(註:NRT是東京成田國際機場的代號)的燈號才鬆了一口氣。走出機場大門對著天空說道:我不會後悔的。

        葉國強看了手錶才清晨六點鐘,他知道再過幾個小時後,他恐怕就會成為通緝犯,索性不回台北,決定開車回自己的家鄉-內門,他想再跳一次從小跳到大的宋江陣頭。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