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諸神之城:伊嵐翠

諸神之城:伊嵐翠(全新封面)


        作者:布蘭登.山德森

        2010年下半年起,我個人將閱讀視野伸到奇幻小說的領域,其實除了魔戒、夢書之城與狼與辛香料幾本之外,我並沒有看過多少純奇幻小說,最多就是一些「半奇幻小說」,純奇幻與半奇幻的分野在於,純奇幻小說的時空、史地、人物、背景都是虛構與想像出來的,而半奇幻故事則是在真實的時空中的虛擬與幻想故事,譬如日本作家萬臣目學的「鴨川荷爾摩」或「鹿男」,這兩本書的故事背景是日本的關西,日本關西的京都與奈良是真實的地理空間,又譬如「紙牌的祕密」一書,雖然故事情節已經將撲克牌小丑擬人化,並虛構了真實世界根本不會發生的事情如紙牌演化成有生命的個體,但是整本書還是構築在歐洲大陸,從北歐到南歐,時間的設定也和真實歐洲歷史相吻合,所以「紙牌的祕密」依舊不是純奇幻小說。

         會選擇閱讀「伊嵐翠」的主因在於本書作者布蘭登.山德森,如果近兩年來台灣翻譯小說的最重量級作品是龍紋身女孩等千禧年三部曲的話,那麼下一套更重量級的小說則是布蘭登.山德森的迷霧之子系列,這套迷霧之子據說是近幾年來最引人入勝的小說,在閱讀迷霧之子前我先把作者的另一本作品「伊嵐翠」挖了出來,雖然這兩者之間沒有所謂前後集或前傳後記之類的關係,但是有助於我更瞭解布蘭登.山德森的世界觀以及奇幻文學的領域。

        本書簡介:
       『諸神之城,伊嵐翠。它曾是如此美麗,閃亮著無比光輝。而居住其中的伊嵐翠人更是美麗得無法逼視。他們彷彿是力量的結合體,被視為創造奇蹟的諸神。
        並降福使更多人類重生為伊嵐翠人。然而十年前,「災罰」降臨。諸神之城在一夕之間崩毀,化為死亡之城。祝福變成一種詛咒。會在任何時刻來臨,將任何人變成永恆活著的『屍體』。
        年輕又強壯的亞瑞倫王子,一覺醒來竟被宣判死亡──諸神詛咒已降臨在他身上。他立即被關入伊嵐翠。帶著永恆不滅卻如怪物般的「屍體」。等待那座衰敗的諸神之城來毀滅他。
       集勇敢、機智、堅強於一身的泰歐德公主,為了穩定政局和亞瑞倫聯姻,然而在婚禮前夕,她就被宣告成為寡婦。懷疑王子的死,她開始調查,卻意外發現一件件足以毀滅他們的計畫……
        來自強大帝國的樞機主教,肩負著將他們的宗教成為全世界獨一教的使命。他有三個月的時間去感伊蘭翠的異教徒,不然將是無止盡的屠殺。
有不同際遇、懷著不同目標的三個人,同時在諸神之城下,展開難以意料下一步的明爭暗鬥』

        還沒看過許多奇幻小說的我,或許還沒有資格來評論其優劣,我只是從小說的閱讀本質開始談起,我喜歡的書或小說,得具備幾項條件:1、易讀性。2、具人性溫暖的救贖。3、具省思性或學習性。4、故事線條不能拖泥帶水。5、人物性格與特質得相當鮮明。

       本書的易讀性:

       故事的主線條是美麗城市隕落,人們又遭受詛咒的故事,歷經一連串的歷程,終於有命定的人願意去發現去尋找該城市的殞落秘密,有人願意破釜沉舟,有人喚起道德勇氣,從而揭開秘密,從而改變彼此的人生與喚回昔日的榮光。很典型的史詩與大河般的開放式故事,梗雖然老,但是讀起來相當順手,不會讓咱們東方讀者墮入奇幻小說常有的宗教迷霧史觀。
奇幻作品必備的魔法力量,在本書中稱為「鐸」,基於某些神秘因素而被封閉住,使得諸神之城-伊嵐翠因此頹落,而被祕法選中的人也被視為不祥而驅離。從謎樣的時空與人物的遭遇破題,讓本書的三個主要角色分進合擊去破解詛咒和拯救世界,簡單的主軸讀起來毫不吃力。

         具人性溫暖的救贖:

         被下「災罰」詛咒的伊嵐翠人,他的任何傷口都無法痊癒,所有的病痛都會持續折磨心智,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每一處傷口。他們雖然已經沒有心跳,無須進食,但累積的苦痛卻無窮地折磨他們的生命,他們沒有心跳卻能有意識地活著,任何病痛無法痊癒卻又無法死去。在伊嵐翠,被放逐的瑞歐汀王子在那兒建立了一個理想社會,教會教導著協調與齊一的福祉。
       「亙古以來,人只為了滿足他的口腹之慾而掙扎奮鬥,食物是生命中最迫切的需求。全副的心靈只追求這樣的肉慾滿足。在人能作夢之前,他必須要能吃飽。在他能去愛人之前,他必須先滿足他的胃。但我們不一樣,以一點點的飢餓為代價,我們就可以掙脫有史以來所有生命的枷鎖。」樂觀的亞瑞倫王子以這席話鼓舞了靈魂幾近凋萎的伊嵐翠人。
        另一個女主角紗芮奈也曾經短暫地成為被詛咒的伊嵐翠人,但是伊嵐翠卻是一個讓她感覺到無條件接受的地方,某種更美好、一個人人生而平等的社群,她從那些皮膚醜陋的伊嵐翠人身上感到溫暖,樂意接受她進入他們的生活。
         所以在本書的故事中打敗黑暗、詛咒與極端宗教的不是主角的英勇冒險也不是魔法的施展,而是希望、合作、分享與人性;換言之,本書有著一本好的小說的「失落-救贖-尋找」的必備架構。
         真理是不會被打敗的,只是人們偶爾會忘記它。透過故事主角的帶領,作者還是喚回了失去已久的真理。


       具省思性或學習性:
        雖然奇幻小說是完全架空於現實時空之外,但是種種的場景總是有那麼一些比喻與諷刺性的運用。本書的反派大本營-極端宗教國家菲悠丹,目標就是將故事主角的亞瑞倫國變為菲悠丹的另一個屬國,這不禁讓人想起近幾百年來,不論是基督教、天主教還是回教,總是會出現一些極端宗教的國度,強迫他國與他民族接受完全排他性的宗教,進而引發近幾百年以來的主要戰爭。
        而來自極端宗教國家菲悠丹的教士狄拉夫,更是利用人們對於未知災難的恐懼,而煽動對伊嵐翠的仇恨,他流散出濃烈的仇恨,也展現出無法控制的激情狂熱,他認為統合追隨者最大的力量就是給他們一個共同的敵人。狄拉夫當他大聲疾呼時,他們以喝采回應,當他責難眾人時,他們面面相覷帶著羞愧。當他抬高聲音,他們的注意力隨之集中,當他輕聲低語時,他們彷彿被蠱惑般地著迷。就好像他控制著海洋的浪潮,群眾的情緒起伏全隨他指揮。他違反了所有公開演講的規則,他毫不在意聲調的抑揚頓挫,也不注視著觀眾的眼睛,也無法維持一種莊重的姿態,他興奮的模樣彷彿要把布道台掀起來似的,誇張的手勢,淌著汗水的臉龐,還有一雙狂野和強烈的眼睛。他以一種狂熱的能量尖嘯著發言。
        這也讓讀者想到上一世紀的納粹德國與希特勒,他們訴諸對猶太人的仇恨,將猶太人視為次等人種與禍根,並運用這種仇恨心去合理化其暴力侵略與統治。
        除了宗教以外,故事中心的亞瑞倫國的國王艾敦鼓勵領主粗暴對待他的人民,艾敦王用要是他們不生產就遞奪領主貴族封號來恐嚇他們。這是一個建立在貪婪與恐懼而不是忠誠的體制上。這不禁讓讀者想到資本主義下對勞工與農民的殘酷剝削。


       故事線條不能拖泥帶水:

        故事一開始就非常有吸引力,翻開第一頁就投下一顆震撼彈:拉歐汀王子受到霞德秘法化為伊嵐翠人。作者透過不同的三個角色的視角,用三種不同場景與主觀論述讓讀者可以切換閱讀,不會讓讀者拘泥於單一角色的單一故事背景,讀起來不會覺得膩,除了可以保持新鮮感,也使閱讀速度加快不少,這讓我想到天龍八部的三個主角:蕭峰、段譽與虛竹,三個人雖然都屬於同一故事大架構,但三線故事各有不同的閱讀高度與氣氛,偶爾讓主角們的場景線條沾粘一起,偶爾再讓主角個自回到屬於自己的故事範圍。三位主角交錯描寫,讓故事變得一點也不無聊,我們可以跟角色一同成長,隨著故事牽動情緒。

       人物性格與特質得相當鮮明:

        這點大概是本書最吸引人的地方了。
        三個角色中,瑞歐汀王子是亂世中具有宏大遠見、高貴品德以及深睿智慧的人。就算被祕法纏身卻依然能憑著意志力和相信人心善的本能來拯救伊嵐翠,他有超越俗世的理想,引領迷失的眾人,更重要的他給予人們「希望」。
        另一個是瑞歐汀的未婚妻紗芮奈,在一塊幾乎所有女人十八歲就已經訂婚的土地上,紗芮奈是個25歲的老女人,一個非常高、瘦長而且喜愛爭論的老處女。是個反傳統的女性,不只為了自己的國家而努力,也為了亞瑞倫的未來奮鬥,是一個代表「堅強、相信愛情」的堅毅女性,這個角色相當討喜,完全是現代社會新女性的寫照,也讓人更為認同,特別是對女性讀者來說。紗芮奈說道:「人們對於自己的看法往往是最不切實施的,過去的不幸並不意味著必須放棄未來。」紗芮奈也是代表著一種公平的概念。

       第三個主角比較複雜,來自極端宗教國家菲悠丹的主祭拉森,他想要在三個月內改變亞瑞倫的宗教信仰,來阻止他的老闆對亞瑞倫國的大屠殺,雖然他具有悲天憫人的胸懷,卻一樣陷入唯我獨尊的基本教義,一開始的拉森不過是開明的極權教派份子罷了。但是,拉森雖然是位虔誠的極端宗教的教士,但是對自身的信仰卻一直無法產生堅定的救贖,他在偏激的下屬以及反極端宗教統治的紗芮奈之間擺盪,他的信仰與理性,他的愛恨與羞愧有著嚴重的矛盾。
       三個主角們有七情六慾、會恐懼、會懷疑、會挫敗,但是卻始終堅定前行,作者歌頌人性而非神性,作者不去描寫宗教或神性上的的救世主,而是刻畫出人的堅強。

        本書之所以吸引我,是因為他成功地將具人性光輝鋪排在故事之中。

       看完這本書後,我迫不急待地投入作者的另一套巨著:迷霧之子以及奇幻的文學世界當中。

        評:五顆星

迷霧之子首部曲:最後帝國

迷霧之子 首部曲:最後帝國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